• <strike id="usu5y"></strike>

    <big id="usu5y"><nobr id="usu5y"><track id="usu5y"></track></nobr></big>
  • <center id="usu5y"></center>
    <code id="usu5y"><em id="usu5y"></em></code>

        抗戰在永城 一

        發布時間:2015/6/17 16:01:16       來源:本站      點擊次數:3650

        永城縣城保衛戰

        永城保衛戰是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由國民黨永城縣政府、軍隊和中共黨員在永城共同組織的第一次對日戰斗,雖然最終失利了,但先烈們的英勇犧牲精神將與山河同在與日月共輝!

        浴血縣城

        1938年3月,日軍在臺兒莊戰役中被殲1萬余人,因而侵占徐州的計劃受挫。日軍為了打通津浦、隴海線,迂回至徐州以西,途經永城,于5月12日從宿縣向永城發動突然襲擊。為阻擋日寇的進攻,縣長魯雨亭立即作出決定,除留有縣城北門讓群眾轉移外,其余三個城門一律用土堆及磚碴碎石坉住。縣保安隊和民工一道將東、南、西三個城門全部堵住,并在城門之外構筑了簡易的工事。

        南店子是永城縣城的南大門,也是日軍進攻縣城的必經之地。駐扎在永城縣城南1.5公里處南店子的國民黨軍于學忠部第9師第8團第9連,于5月11日夜接到阻擊日軍的命令,連長立即集合全連官兵,召開緊急會議,布置戰斗任務,并連夜挖掩體,構筑阻擊日軍的簡易陣地。5月12日早晨,日軍4架飛機在永城縣城上空來回盤旋偵察,并在城外投下了幾顆炸彈。上午8時,南邊的槍炮聲已經聽得非常清晰。為觀察日軍進犯縣城的路線,魯雨亭與王卓然(共產黨員)登上了縣城東門外50米處的三臺閣。上午9時,日軍在坦克、裝甲車引導下逼近南店子。當日軍到達陣地前30米時,永城國民黨駐軍的連長向全體官兵發出命令,所有武器一齊開火,進犯永城的日軍先頭部隊遭到突然阻擊,一下子便死傷七八十人,坐在裝甲車里指揮隊伍前進的日軍大佐見遭到伏擊,慌忙命令步兵暫停前進,下令炮兵向我伏擊陣地轟擊。炮轟15分鐘后,日軍開始發起進攻。隨后,永城駐軍與日軍進行了激烈的戰斗,在彈藥用盡的情況下,與日軍步兵展開了肉搏戰,最后永城駐軍119人全部壯烈犧牲。本次伏擊戰共擊斃日軍87人,打傷日軍百余人。

        上午10時許,日軍短暫休整之后,繼續向縣城進攻。日軍對城內的高大建筑物崇法寺塔、三臺閣等一一炮擊,約有近百發炮彈爆炸,城內10多處起火。炮擊持續約半個小時。然后,日軍即用兩輛坦克在前開路,掩護步兵向南門沖鋒。快到護城河沿時,左邊的那輛坦克的駕駛員掌握不準,剎車不及,結果一頭栽到了城河里,再也爬不出來。魯雨亭在城墻上指揮隊員一陣機槍、手榴彈將沖鋒的鬼子打了回去,另一輛坦克也掉頭竄回去了。當日軍4輛坦克再次行進到護城河中間時,魯雨亭命令兩挺機槍開火掩護,兩名精通武術、輕功精湛的年輕保安隊員攀城墻而下,迅速逼近日軍坦克后,一名隊員將拉了弦的手雷塞進坦克的瞭望孔內,另一名隊員將捆在一塊并拉了弦的5枚手榴彈塞入坦克履帶里。日軍一輛坦克立刻被炸毀,另一輛坦克癱在原地打轉。

        日軍一個挎戰刀的指揮官見坦克攻城派不上大用場,就將坦克上的炮和小鋼炮的炮口全指向南城門一帶。鬼子指揮官戰刀一揮,日軍的重炮和坦克炮一齊轟擊南城門,炮彈呼嘯著飛向城門樓和兩邊的城墻,城樓被打塌,南城門被炸塌,城墻被炸開了一道30多米寬的口子,撤退時動作慢的保安隊員被炸死1人、炸傷2人。日軍停止炮擊之后,又用兩輛坦克掩護步兵沖鋒,100多名日軍端著三八步槍,貓著腰向城門和城墻缺口處靠近。魯雨亭命令隊員,敵人不到有效射程內不準開槍,數十名日軍登上了被打塌的城樓,盲無目的的打一陣槍,看看沒有人還擊,便走下殘垣斷壁。魯雨亭突然喊聲“打!”機槍、步槍同時射擊,手榴彈扔向敵群,日軍丟下10多具尸體便倉皇后退了。半小時后,200多名鬼子兵來到了西門。日軍指揮官從望遠鏡里觀察陣地后,令炮兵向城內開炮轟擊,保安隊簡易的工事大部分被摧毀,10多名隊員被炸死,30多人受傷。日軍步兵做了調整后開始進攻,4挺輕機槍組成扇形火力網在前面開路,緊跟著是8個懷抱手提沖鋒槍的士兵,后面是持三八槍的大隊鬼子,整個隊形像一個完整的梯形。守護西城門的保安第二分隊,在分隊長張保忠帶領下,連續打退日軍三次進攻,斃傷日軍40多人,彈盡,張保忠與38名保安隊官兵最后全部殉難。王卓然見眼前的情況十分危急,便命令一個班掩護,他立即組織其他隊員將負傷的戰士抬下去向城北轉移。魯雨亭被李傳芳、朱家寶二人連扯帶推的來到大隅口,迎面碰著從北門進來的共產黨員劉屏江和盛稅堂,后面跟著扛著軟床子的幾十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來抬傷員。這時,王卓然也跑了過來,共同分析形勢。在不利于己的情況之下,魯雨亭為減少傷亡,立即命令撤退,到縣北旱堤口集合。

        激戰永東

        5月12日午后,馳援永城的國民黨軍于學忠部第9師第2團1300多人進抵永城縣城東7公里處車集,偵察得知永城縣城已經陷落,團長急忙命令部隊停止前進,以車集周圍的森林寨為依托,構筑工事,準備打擊來犯的日軍。

        5月13日凌晨,日軍13師團出動步兵、騎兵1500多人直犯車集。于學忠部對氣勢洶洶、輕視我軍的來犯之日軍給予堅決打擊。日軍吃虧后,立即架設小鋼炮,經過瘋狂的炮擊后,又發起重兵沖殺。于學忠部第9師第2團在團長率領下,率部屬堅守陣地,浴血抗擊,沒有后退半步。當日軍以整排整連波浪式地逼進我軍陣地時,我愛國將士輕重武器同時發出熾烈的交叉火網,一次又一次地擊退了敵人的猛攻,100多具日軍尸體橫陳在前沿陣地。日軍不間斷地發起六次沖鋒,均被一一擊退。從凌晨激戰至午后,日軍始終未能攻進車集。經過激烈的戰斗,第2團1連的幾個排長都相繼陣亡,第2團團長雖身負重傷,但仍堅持指揮戰斗。日軍調集炮兵,向車集轟擊。車集南北較窄,炮彈多落在集北空地爆炸,沒有對國軍陣地構成太大威脅,而日軍集結在車集南邊開闊地帶,目標明顯,很容易被我機槍及擲彈筒之類的武器擊中,死傷遍野。雙方激戰至傍晚,日軍害怕夜戰,忙后隊作前隊,前隊作后隊,相互掩護,向縣城方向撤退。于部第2團亦撤出陣地,掩護當地老百姓轉移后,趁黑夜向北撤退。車集伏擊戰擊斃日軍100多人,打傷日軍200多人,繳獲日軍戰馬80多匹及許多軍用物資。

        5月19日,國民黨軍隊開始從被日軍包圍的徐州撤退。第60軍軍長盧漢率部分兩個梯隊經永城向西南撤退。第一梯隊為萬保邦旅三個團,由盧漢親自率領,23日凌晨行至永城縣城東南6公里處,與日軍少數警戒部隊接觸,將其驅走后,即派邱秉常團佯攻永城縣城,日軍龜縮不敢出戰,于是順利由縣城西南郊通過,到達皖北亳州。第二梯隊兩個團,由184師師長張沖率領,在縣城東南與日軍千余人作戰,從拂曉時分一直激戰至下午2時許,日軍遺尸遍野。后張沖率部突圍,經七山子過橋到渦陽龍山鎮。

        日軍踐踏縣城

        5月12日,永城縣城淪陷。日軍進城后,見人就殺,然后將未被打死的群眾集中到一起,從中查找守城戰士,守衛北門的一個未及時撤走的戰士被認出后立即遭槍殺,凡被懷疑者也均被當場殺死。躲在北街的群眾被日軍趕出后,對戴禮帽的、穿西式內外衣的、腰束皮帶的和紋身的人,路西檢查,路東槍殺。有一次在縣城捕捉30余人,全被押到南店子集體殘殺,有的無頭,有的斷臂,有的腸子被拖在體外。有的日軍闖進居民家里,見無物可拿,便將家具焚燒、盆盆罐罐砸碎,有的拉屎拉在鍋里、尿在盆里。他們到處隨意縱火燒民房、焚家具,整個縣城七八天火光不熄。

        這群日本鬼子,白天還在大街上慘無人道地肆意強奸婦女。日軍有時抓到婦女,喪心病狂地強迫我漢族男子奸污,日寇則在一旁哈哈大笑。如果不順從,當即用刺刀戳死。青年婦女為避免被辱,多半投井或跳河溝自殺。城內有口10多丈深的井,平時能供城內大半人口的吃、用水,日寇大屠殺后,這口井即被婦女的尸體填滿了。

        縣城被這群日軍野獸般踐踏之后,居民的貴重物品被搶劫,家什器具被毀壞,十室九空。一些古老建筑被摧毀,房屋被燒3000多間,到處是斷墻殘壁。被燒壞的家具,遺棄的東西,亂七八糟,遍地皆是。從城內到四關,除敵人的嚎叫聲外,死氣沉沉。經過三天大屠殺,永城縣城已變成死城,街頭巷尾,墻角屋隅,尸體成堆,血流殷途,其情之慘,不忍盡述。好端端的一座縣城,被糟踏得像一片荒冢,凄慘景狀目不忍睹。

        5月22日,日本華北方面軍第2軍第10師團立古睦吉部,由徐州經蕭縣侵入永城。在日寇指使下,會同王延卿、姬慶云等組織所謂的自治委員會。過了兩個多月,日寇將難民所解散,又把偽自治委員會改為治安維持會,會長仍是王延卿,副會長張文號。勢力所及,僅達城關附近。

         

         

        (責編:管理員)
        分享按鈕
        快三计划三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