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usu5y"></strike>

    <big id="usu5y"><nobr id="usu5y"><track id="usu5y"></track></nobr></big>
  • <center id="usu5y"></center>
    <code id="usu5y"><em id="usu5y"></em></code>

        抗戰在永城 二

        發布時間:2015/6/17 15:57:46       來源:本站      點擊次數:3356

        日軍在永城的暴行

         

        日寇侵占永城后,日本法西斯的兇殘本性得到了最徹底地暴露,到處燒殺淫掠,無惡不作,給永城人民造成巨大災難。他們轟炸了酂城廟會,制造了縣城大屠殺、西十八里大屠殺、僖山大屠殺等事件,火燒了裴橋集。在日本侵略軍的鐵蹄蹂躪下,富饒美麗的永城大地滿目瘡痍,萬戶蕭疏,一片凄涼。

        轟炸酂城廟會

        1938年5月8日,正值酂縣城集南逢古廟會。上午9點左右,四周趕會的人們正在往會場匯集,戲臺上還沒有開戲,臺下已經擠滿了聽戲的人們。這時,一架日軍飛機從東南方向“嗡嗡”而來,繞酂城集低飛一圈后,飛臨會場上空,向十字巷口密集的人群接連投了3顆巨型炸彈。隨著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會場上頓時硝煙彌漫,塵土飛揚,房屋起火,墻壁倒塌,血肉橫飛。接著,幾架飛機交叉著低空飛行,將不大的會場覆蓋得嚴嚴實實,哪里人多就往哪里扔炸彈,并向著四散的人流射出了串串罪惡的子彈。轟炸一開始,附近趕會的人們如潮水般往會場最西頭的土地廟里擠,躲在土地廟里的幾百人躲過了一劫。這次慘案,無辜喪生的老百姓有103人,傷殘者30余人,有5家死絕。

        僖山大屠殺

        1938年8月16日(農歷7月21),侵華日軍從碭山、蕭縣、黃口等據點調集2000余人的兵力,合圍芒山抗日根據地,被早已埋伏在僖山周圍尋求戰機的八路軍黃克誠部陳光指揮的抗日青年訓練隊偵察的一清二楚。正在日本兵完全處于無戒備狀態時,陳光指揮大約一個加強連的兵力,從高粱地、蔓菁地里突然躍入敵群周圍,猶如神兵天降,用機槍、步槍、手榴彈一陣狂掃猛炸。僅幾分鐘時間,日軍就留下二三百具尸體,軍馬也死傷二三百匹。剩余的日軍被陳光率隊邊追邊打,扔下十幾門大炮和數百支槍,狼狽不堪地逃回據點。

        三天以后的8月19日10時許,蕭縣王白樓大地主勾結日軍從蕭、碭、永三縣集結約一個大隊的兵力(其中有騎兵、裝甲兵、炮兵),從四周包圍了僖山集。一陣猛烈炮火之后,日寇看村子里沒有還擊,便氣勢洶洶持槍闖入僖山村。喪心病狂的鬼子兵明知找不到抗日武裝的影子,故意將惡氣撒向無辜的群眾。從上午10點到下午2點左右,日本鬼子在僖山喪心病狂地用各種殘忍手段殺死120多名無辜群眾,跑出去受傷的也有100多人。在被殺的人中,有多名七八十歲的老人和二十幾名10歲以下的小孩。對抓住的青壯年,鬼子兵施暴時最殘忍,有的作為他們練刺刀的活靶子,有的用軍刀先砍四肢再砍頭。僖山集人除部分人逃出外,所有未逃出者幾乎全部被殺光。

        西十八里大屠殺

        1938年8月20日凌晨,永城縣西十八里和往常一樣,勞動一天的農民正在熟睡,村子里寂靜得很。天剛發亮,就聽“轟隆!轟隆!”幾聲炮響,接著是“噠!噠!噠!”的機槍聲,日軍一個個頭戴鋼盔,手持武器,殺氣騰騰,像瘋狗一樣殺進村來。一進村,日軍就把一個10多歲、趴在墻頭上向外張望的小男孩一槍打死。然后又挨家挨戶地進行搜索,將青壯年全用鐵絲穿過手心,連成一串,拉到村東澗溝里排成行,先用機槍掃射,再用刺刀剖開胸膛,最后在尸體上堆上柴草、澆上汽油,放火焚燒。不能走的老人和孩子都被當場打死,村里沒有跑出去的婦女全部被強奸。槍聲,鬼子的嗷嗷聲,被殺群眾的慘叫聲,使人心驚肉顫,死神威脅著每一個人。凡藏起來未被日軍發現的免遭屠殺,凡未來得及躲藏或被日軍發現的,不論男女老少,不是被日本槍擊就是被刺刀刺死。一時間,整個十八里東街,家家戶戶,橫一個豎一個的尸體倒在血泊里,大街小巷血流成河,悲慘情景目不忍睹。日軍從剛黎明一直殺到上午9點來鐘才離開該村。這次日寇對十八里血腥屠殺約5個小時,計殺死184人。因被殺死的人多,一時買不到棺木,來不及一個個掩埋。外地來這里被殺的,用大車拉出去埋在村北沱河南邊一個坑內,后人稱之為“萬人坑”。

        突襲太丘集

        縣西北雜八隊頭子任德修擁有3000人之眾,他手下一個大隊長張景元的弟弟定于1938年9月15日在太丘集大擺宴席結婚,在太丘集南門里大寺內備酒席四五百桌,前來賀喜者約200余人。日軍聞訊,決定突襲太丘集。當天12時許,客人剛剛入席,“喜總”正在致賀詞之際,駐永城縣日軍100多人,乘坐坦克3輛、汽車6輛,突然出現在南門外。有人看見日軍的汽車來了,便驚喊“鬼子來了,到南門了!”雜八隊聞訊,不管群眾死活,奪路先逃。賀喜的客人和居民更是驚恐萬狀,紛紛棄席而逃,太丘集上的居民拖兒帶女像潮水一般蜂擁逃命。人們看到日軍到來,急忙涌向寨門,因吊橋窄人多出不去,很多人被擠落下水。有些人急于逃命,便從北面翻越寨墻,跳進二三米深的水里。從西門到東門2里多長的寨壕內,落水的人密密麻麻,爭向對岸游,由于互相攀抓部分人被淹死在水里。這時,日軍沖進了寨內,站在寨隍上用機槍瘋狂地掃射落水的和上岸跑出不遠的人群,有不少人被打死或被打傷后落入水里。寨壕、岸邊尸體橫七豎八,鮮血成灘成片,壕內漂的尸體像中毒的魚群在浮動,壕水被染紅,其慘狀令人目不忍睹、毛骨悚然。

        日軍在寨隍上射擊一陣后,又兵分兩路:一路乘坦克、汽車追擊逃難的人;另一路在寨內街上搜查,不論男女老幼,見人就殺,遠的槍擊,近的用刺刀戳。日軍撤走后,太丘集周圍一二十里遠的群眾,含著眼淚成群結隊前來尋找親人的尸體。據當時太丘集參加打撈寨壕內尸體的農民周連才、蔣介臣回憶,被淹死在壕內和擊死在壕岸上的有300余人,另有寨內被槍殺者二三十人。

        火燒裴橋集

        1939年10月12日下午,漢奸王福來帶領著日本鬼子的一個騎兵連和6輛裝甲車約300余人,竄到永城縣西南裴橋集。飽嘗兵荒的裴橋人民,剛有幾個月的好日子,想不到又遭了殃。裴橋周圍逃難的群眾扶老攜幼,牽著牲口,哭喊著叫罵著逃向他方。日本鬼子撲了個空,惱羞成怒,把那些沒有跑掉的老人、孩子統統抓了回來,哇哇地怪叫著:“你們跑得了和尚能跑得了寺嗎?”

        萬惡的敵人對裴橋下了毒手,他們把所有的房子都澆了汽油,挨門挨戶用火把點著,不一會,整個集鎮變成了一片火海。火舌瘋狂地舔著黑煙沖上半空,一直燒到第二天上午。1000多間房子全被燒完,整個集鎮化為灰燼,所有農具、家具也全燒光,連一根棍棒也沒有剩下。劉二姐被活活燒死。有幾個鄉親沒有跑遠,就躲在附近觀望。一位老人見自己的房子被燒,不顧一切地跑出去,被日軍當場一槍打倒。整個裴橋集成為斷垣殘壁,灰燼瓦礫,一片焦土。

         

         

         

        (責編:管理員)
        分享按鈕
        快三计划三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