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usu5y"></strike>

    <big id="usu5y"><nobr id="usu5y"><track id="usu5y"></track></nobr></big>
  • <center id="usu5y"></center>
    <code id="usu5y"><em id="usu5y"></em></code>

        唐庸之

        發布時間:2015/1/8 15:35:30       來源:本站      點擊次數:2889

        唐庸之,1901年11月26日出生于山東省肥城縣張家店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幼年曾在本村讀過小學,后因家貧無力交納學費而輟學,到縣城一家店鋪當學徒。稍年長,即聯絡窮人,搞起一個小車隊,為商家店鋪推運貨物。1936年春,車隊被韓復榘沒收征為軍用,他被迫流落他鄉,輾轉來到河南省永城縣投奔他打魚兼賣羊肉為生的舅父李連友,寄居在縣城北關郭義太家里,繼續做小生意維持生活。

        1938年2月,永城縣民眾抗日救亡動員委員會以縣中學生為主,開辦抗日青年訓練班,招收部分社會進步青年參加培訓。唐庸之滿懷抗日救國激情,毅然放棄小生意,應招考入青訓班學習。3月,縣動委會以青訓班學員為基礎,組織抗日工作團下鄉宣傳抗日,唐庸之分到第二區工作團,隨團長盛稅堂到永東二區開展抗日救亡和做宣傳發動群眾的工作。4月,唐庸之被盛稅堂派到劉河東的聯蕭鄉任聯保主任。

        5月12日,日軍侵占永城,各工作團均被沖散。5月下旬,唐庸之幾經輾轉,又與盛稅堂、王卓然等人取得了聯系。這時,永城各地“雜八隊”已經蜂起,三里一隊長,五里一司令,互劃防區,各霸一方。唐庸之按照盛稅堂、王卓然、劉屏江等人的指示,東奔西跑,串聯原抗日工作團的同學重新集合,成立抗日武裝學生隊。并積極做“雜八隊”的工作,引導“雜八隊”走真正抗日的道路。永北和永西北學生隊成立之后,他又被派到永北大股“雜八隊”邱洪彬部做統戰工作。邱洪彬委任他為秘書長(人稱他為參謀長),負責管理內務。他經常勸說邱部要抗日,并敦促邱部積極打擊日軍。

        8月,學生隊脫離了邱洪彬部單獨活動,唐庸之也隨盛稅堂、王卓然等到永西北蔣口一帶宣傳抗日。8月24日,在蔣東口蔣漢卿家里,唐庸之和蔣漢卿一起,由盛稅堂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0月,壽松濤、馬乃松等人奉中共河南省委之命來到永城,在國民黨豫東保安第三總隊司令兼永城縣縣長蔡洪范部做統戰工作,開辦抗日干部訓練班。唐庸之及大部分學生隊員被介紹到該干訓班學習。1939年初畢業后,唐庸之隨工作組被派到永城一區擔任區長,同時參加區委為委員。到任后,他與區委其他領導人蔣漢卿、劉曉華、楊斐等密切配合,努力工作。他不分晝夜,訪貧問苦,召集各界人士開會,物色人才,建立各鄉政權;發動群眾,宣傳抗日道理;動員青年參軍,擴大區隊和學生隊。

        唐庸之一向不畏艱險,經常奔波于各“雜八隊”之間,耐心地做說服教育工作,爭取“雜八隊”歸編新四軍游擊支隊或區政府領導。經過努力,永北大大小小的“雜八隊”或歸編新四軍,或歸編魯雨亭領導的抗日游擊隊,或接受民主區政府領導,都走上了抗日的道路。

        1939年10月5日,唐庸之與新四軍獨立大隊政委盛稅堂、副大隊長楊斐及一區區隊指導員周尚文等人,前往永東北蔣樓與竇殿臣商談歸編及解決軍服等事宜。竇殿臣及其弟竇廣勝名曰歸編新四軍,實則心懷叵測,暗地加緊勾結日偽軍,甘愿做漢奸走狗。他們邀唐區長等人商談歸編是假,擺設“鴻門宴”是真,欲捕捉唐區長等人作為投靠日軍的見面禮。在宴席上,竇匪預謀暗下毒手,示意暗號被唐區長發覺,他當即沖出門外,邊跑邊向匪徒射擊。剛沖到村外,他即中彈受傷,又被匪徒捉回。10月6日深夜,唐庸之、盛稅堂、楊斐和周尚文4人被竇匪押到竇樓南5里處高窯,一坑活埋。臨刑前,4位英雄大罵劊子手,匪徒們蜂擁而上,把他們推進坑里,用棍棒、鐵鍬、鐵锨等兇器齊向4位英雄身上、頭上猛砸亂劈。唐區長掙扎著高聲怒斥道“竇俄、竇廣勝,你們殺了我們幾個人沒有啥,看你能把新四軍的千軍萬馬怎么著?”話音未落,即被屈樓惡霸劣紳屈萬川一鐵锨把頭劈爛,當即昏死,盛、唐、楊、周4位英雄同時遇難。時唐庸之38歲。

        (責編:管理員)
        分享按鈕
        快三计划三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