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usu5y"></strike>

    <big id="usu5y"><nobr id="usu5y"><track id="usu5y"></track></nobr></big>
  • <center id="usu5y"></center>
    <code id="usu5y"><em id="usu5y"></em></code>

        永城兩皇后

        發布時間:2014/5/13 15:45:34       來源:本站      點擊次數:2132

        中國版灰姑娘

        “朝里的天官算出來,永城有個娘娘,在城東北方4、5里的地方。”老人的故事,有著民間傳說特有的神奇和戲劇性,讓孫廣舉永生難忘,“他帶著人馬一路尋到孫廠。那陣勢,把村里人都唬住了。先是一騎一騎的馬隊,接著是一對一對手執麈尾穿黃袍的,中間有八個人抬著金頂子鵝黃色的轎子。”“進了村莊,天官下令用黃綾子圍了祠堂前的廣場,命令族長把13—15歲的女孩都找來,誰不來就是欺君大罪。”“天官看了半天,沒發現娘娘,走出黃綾子的幔子,問族長:‘村里還有沒有女孩?’族長說:‘沒有了。’‘不對,應該還有!’族長想了半天:‘對了,還有一個,不過不可能是她呀!’天官問:‘為何?’‘她生下來半傻,爹娘、兄弟都不待見她,天天跟著爺爺去地里放羊。你一見就嚇壞了,一頭禿瘡,兩溜黃鼻涕掛著,不會說話,怎么會是她?’”“天官一聽,馬上喊道:‘你去叫來!’那姑娘正在村東北地放羊,派人騎馬去接了來,送進黃綾子的幔子里,不一會兒就傳出消息:娘娘選中了。”“大家進去一看,(那姑娘)頭上禿瘡揭了,變成了金碗,金碗拿掉,一頭烏發;兩溜黃鼻涕抽下來,卻是兩根金筷子。拿來清水洗了面,一下子變得容光煥發,光彩四射!”

        原來是守拙,免得有人說婆家。“打扮停當,朝中人馬帶著新娘娘打道回京。到京城后咋樣,就沒人知道了,是東宮還是西宮,沒人知道。不過后來姓孫的連續出了很多文臣武將,被朝中加封。”“‘逢廠住娘娘,逢屯出衛戶’。咱村叫孫廠,就是因為出過娘娘。”

        接著,老人又講了一個故事,來解釋孫廠的村民為何都不知道前朝往事,以及孫廠為何衰落成一個普通的村莊。這是一個“南蠻子攆風水”的故事,在河南不少地方都有類似的民間傳說,“孫廠版本”是這樣的:“孫廠出了很多大人物,引起了全國的注意,特別是南方的風水先生,起了孬心,要趕這風水。”“有一天,孫廠西寨門忽然來了一位先生,要找孫氏族長。族長熱情相待,那先生說道,我走遍南方北方,沒看到像你們村風水這么好的地方,如聽我的話,按我的指點再調理一下,更加貴不可言,將來有一斗五升米那么多的烏紗等著你們。”; _/ F# O; Z3 g1 ^

        族長怦然心動,請求指教。“那先生說:你們村下面有一條青龍盤繞,但地下水源枯竭,那龍既不能游水,也不能騰空。應在村西南角、西北角等處打七眼井,這樣水就通了,龍身就活了,你們村的氣象就更可觀!”

        “族長信了這先生的話,按照他的要求,在七個方位同時打井。七口井同時見了水,卻發現都是血水。這才知道壞了風水,龍脈被斬斷了。全村人去找那風水先生,那龜孫卻已連夜遁逃,不知去向。從此孫廠再也出不來人才。”

        “攆風水”的故事,讓人有些壓抑,孫廣舉講給小伙伴們聽,大家都為家鄉有這樣的宿命感到喪氣。孫老師反倒被這宿命論激發斗志,他后來極其勤奮,終于成了有成就的學者。

        而那個中國版灰姑娘的故事,云山霧罩,讓他半信半疑。長大后,他查過地方志,查過明史,想求證此事,卻沒有見到任何關于此事的記載。《明史》上記載,永城確實出過皇后,不過那皇后姓張,是明成祖的兒媳,明仁宗的媳婦,有“女中堯舜”之譽;明代倒也有姓孫的皇后——明宣宗的媳婦,但史有明載,那位皇后是山東鄒平人。

        后來回家探親,他偶然又聽說一種解釋:娘娘在進京路上因感風寒得了病,未曾到京就仙逝了。故而不見經傳。這說法讓孫老師產生了反思,上世紀八十年代,他寫了一組關于家鄉的散文,行文中笑自己“迂”,這樣的“神話”,想從史料中證實,怎么可能?他也笑鄉親們的愚。他們創造出如此神秘的來無影去無蹤的神話傳說,來增加村子的榮光,自己也沾光。真人不露相的箴言,貌似深邃而實則蘊涵著昏聵。

        但后來再閱讀史料,孫老師的看法又有了新變化,他驚奇地發現,孫廠村看似荒誕不經的民間傳說,竟然有一個真實的內核。依據有兩條:明宣宗孫皇后的父親孫忠曾任永城縣丞;孫廠的碑刻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全部被毀,而最近出土的一方墓志,清楚地表明孫廠人是孫忠的后裔,他們原籍山東鄒平,因孫忠在永城當官,因官注籍,在這里扎了根兒。也就是說,這個村果真出過皇后。不過,按照史書記載,這位孫皇后美麗動人、聰慧異常,是位“白雪公主”,絕非“灰姑娘”。

         

        引子

         

        時間的力量是無與倫比的。

        永城孫廠村的孫氏家族,曾經有過令天下側目的顯赫和輝煌,但500多年后,盡管祠堂和其他一些建筑遺跡仍豪華得“超標”,但這個村莊關于那段往事的記憶,卻幾乎蕩然無存。只有兩個傳說,影影綽綽存留了一些訊息。

        “天官選娘娘”和“南蠻子攆風水”的傳說,生動精彩,富有傳奇色彩,讓我們感受到當地民間文化曾經何等樸茂和豐富。但這傳說與史籍記載相比,只有一個核心內容是相同的:孫廠出過皇后。具體內容卻天差地別,完全是兩碼事了。

        在孫廠的民間傳說中,孫皇后曾經奇丑無比,是能掐會算的天官,讓她瞬間從丑小鴨變成了美天鵝;但實際的情形,卻是這位孫氏自幼美麗無比、聰慧異常,正是因為美貌過人,才引起一位不尋常的人物的關注,但這位改變她及家人命運的“貴人”,不是能掐會算的天官,而是一位能進出永樂大帝宮廷的女性——彭城伯夫人。

        孫皇后原籍山東鄒平,父親孫忠出任永城主簿,一家人移居永城,后來就入了永城籍。正是與永城結緣,孫氏及其一家的命運發生巨大變化。

        當時永城最顯赫的家族,是城西的張家。張麒及兩個兒子俱為武將,跟隨燕王朱棣南征北戰。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張麒的女兒被選為燕世子妃,后來燕王朱棣發動靖難之役,奪得皇帝寶座,成為著名的永樂大帝,張麒之女也因此升格為皇太子妃。這樣一個家族,在明初的永城,自然是無比顯赫的。而那位彭城伯夫人,就是皇太子妃的母親。

        彭城伯夫人曾返鄉探親,偶然見到孫主簿之女,大為訝異。她出入宮廷多年,見過美女無數,卻對美麗聰慧的孫氏格外垂青,隨即將她帶到京城,向永樂大帝朱棣極言此女之賢。朱棣對這個十來歲的小姑娘也是一眼看中,讓她進入宮廷,交給皇太子妃張氏撫養,也就是讓她與皇長孫朱瞻基一起生活。孫氏和朱瞻基由此結下青梅竹馬的戀情,彼此相愛終生。

        永樂大帝駕崩后,他的兒子朱高熾、孫子朱瞻基先后即位,是為明仁宗、明宣宗,而永城的張氏、孫氏,也相繼成為仁宗、宣宗的皇后。這個時期,號稱“仁宣之治”,被認為是明朝國力最強、政治最清明的時期。

        明太祖朱元璋立國時,制定了嚴厲的家法,嚴禁后宮干政,這一點,被史家認為“漢、唐以來所不及”。但恰在兩位永城皇后時代,各種因緣際會,讓她們成為重大國事的“幕后推手”。

        張氏力助夫君登基

        孫氏進入皇宮、由皇太子夫婦撫養之時,正是宮廷明爭暗斗、危機四伏的時期。這位十多歲的小姑娘,成為了皇位之爭的見證者。

        皇太子朱高熾生性沉靜,喜好讀書,為人寬宏,性格溫和,頗有仁者之風。作為朱棣長子,他很早就被立為接班人,但老爸并不喜歡他,在朱棣當皇帝的二十余年,他的太子地位好幾次岌岌可危。

        朱棣不喜歡朱高熾,主要是因為他體態肥碩,不能騎馬射箭,后來又患了腳疾,走路需要兩個內侍攙扶。朱棣本人英武強悍,看到兒子這個樣子,心中十分不滿,甚至多次“恚”,有另立太子之心。

        朱高熾的主要競爭對手,是他的二弟朱高煦。此人英武勇猛,與父親頗有幾分相像,常隨朱棣南征北戰,立下赫赫戰功。白溝河之戰,朱棣差一點被建文帝大將瞿能抓住,正當危急之時,朱高煦率數千精銳騎兵趕到,殺掉瞿能父子,救出朱棣;隨后在長江邊上,朱棣被盛庸擊敗,又是朱高煦引騎兵趕到,擊退盛庸,扭轉了戰局。朱棣“屢瀕于危而轉敗為功者,高煦力為多”,因此他認為這個兒子“類己”,對其十分偏愛。

        朱高煦為人狂傲,功勞又大,恃功驕恣,根本看不上仁弱的哥哥,甚至“輒以唐太宗自比”,謀奪太子之位的野心毫不掩飾。

        在咄咄逼人的朱高煦面前,朱高熾幸福的婚姻成為重大得分因素。張氏聰慧溫順,端莊大度,“操婦道至謹,雅得成祖(即朱棣)及仁孝皇后歡”。每遇徐皇后與成祖便殿議事,她就侍奉在側,親自下廚做飯,說話辦事極其得體,令朱棣對這個兒媳婦很滿意,曾對徐皇后說:“新婦賢,他日吾家事多賴也。”

        張氏與朱高熾的兒子朱瞻基,也成為重大得分因素。《明史》說,朱瞻基“生之前夕,成祖夢太祖授以大圭曰:‘傳之子孫,永世其昌。’”朱瞻基滿月時,朱棣看到了這個孫子,脫口夸道:“兒英氣溢面,符吾夢矣。”

        這個記載當是史家附會,但在張氏和朱高熾的精心培育下,朱瞻基長大后十分優秀,“嗜書,智識杰出”。即便是狂傲的朱高煦,對這個侄子也不能不刮目相看。

        朱棣曾命他的兒孫一起在南京拜謁明太祖孝陵。朱高熾“體肥重,且足疾,兩中使掖之行,恒失足”。朱高煦就在后面冷嘲熱諷:“前人蹉跌,后人知警。”而走在他后面的朱瞻基聞言,馬上回敬道:“更有后人知警也。”朱高煦回過頭,看到侄子眼中英氣逼人,心中一寒,臉上陡然變了顏色。

        朱棣在接班人問題上,曾長期搖擺不定,他曾征詢當時朝中最重要的大臣、文淵閣侍讀學士解縉的意見。解縉的回答毫不含糊:“皇長子仁孝,天下歸心。”但這話并沒打動朱棣,他默不作聲。解縉一看,趕忙連連叩首,勸說道:“還有一個好圣孫!”朱棣聽了這話,才下定決心,確立了朱高熾接班人的地位。

        在這種宮廷爭斗中,張氏起的作用,或許不能一一說明,但無疑是非常重大的,《明史·后妃傳》高度肯定了這一點,認為朱高熾“瀕易者屢矣”,但最終“以后(指張氏)故得不廢”。

        對于張氏所起到的作用,當事人朱高熾無疑最清楚,出于對張氏的感謝和對她政治才干的認可,他登基后,“中外政事,莫不周知”,所有國家大事,都會征求媳婦的意見。

        “女中堯舜”張皇后

        1424年,朱棣在北征蒙古的歸途中駕崩,朱高熾即位,史稱明仁宗。當上皇帝后,他很快以寬厚溫和的性格,帶來了祥和的政治局面。他實行了一系列改革,首先赦免了建文帝舊臣和永樂時遭連坐流放邊境的官員家屬,并允許他們返回原處,又平反冤獄,使得許多冤案得以昭雪。

        其次,朱高熾選用賢臣,削汰冗官,任命楊榮、楊士奇、楊溥三人(史稱三楊)輔政,修明綱紀,減免賦稅,無償賑濟受災地區,妥善安置流民。

        他還下令息兵養民,不再打仗,并停止寶船下西洋,停止皇家采辦珠寶等行為。這些做法,使社會矛盾緩和,百姓得以休養生息,生產力得到發展,開啟了一個穩定、強盛的時代。

        遺憾的是,即位不到一年,當了22年皇太子的明仁宗就突然病逝。他的兒子朱瞻基承繼大位,改元宣德,是為明宣宗。朱瞻基即位后,尊母親為皇太后,“軍國大議”多稟聽她裁決,在這位太后參與下,宣宗迅速平定了漢王朱高煦的叛亂,并延續仁宗的政策,繼續重用“三楊”,息兵養民,賑荒懲貪,使明朝天下安定,社會經濟迅速發展。

        張太后曾帶宣宗拜謁成祖、仁宗陵墓,京畿百姓夾道拜觀,陵旁老幼皆“山呼拜迎”。張太后回頭對宣宗說,百姓這么愛戴你,是因為你給他們帶來了安定的生活,“皇帝宜重念”。回家的路上,有百姓“獻蔬食酒漿者”,太后命人取來讓宣宗品嘗,曰:“此田家味也。”以此讓他體會普通百姓的甘苦。

        在張太后指教下,年輕的宣宗勤政節儉。他在位期間,吏治清明,社會穩定,經濟繁榮。后人將他與父親在位時期稱為“仁宣之治”,史家給予了極高的評價,認為“仁宣之治,吏稱其職,政得其平,綱紀修明,倉庾充羨,閭閻樂業,歲不能災。蓋明興至是歷年六十,民氣漸舒,蒸然有治平之象矣”。“明有仁、宣,猶周有成、康,漢有文、景”,將這一時期與成康、文景之治相提并論。

        相比武則天、慈禧等女強人,張太后很低調,她既沒有直接聽政,也沒有在歷史上留下多大名聲。她只是默默地站在幕后,以出色的政治才干,贏得了丈夫和兒子兩代皇帝的信任,為他們裁決國家軍政大事,協助他們將國家帶上坦途。可以說,她以一種春風化雨的方式,為那個時代帶來了安詳的福祉。盡管這位太后并不廣為人知,但還是有人給予她極高的贊譽,稱之為“女中堯舜”。

        這個時候,入宮已十多年的孫氏也日漸重要起來。宣帝與她青梅竹馬,情深意篤,但與張太后永城同鄉的身份,為她帶來了麻煩,使她曾失去過成為皇后的機會。


        (責編:管理員)
        分享按鈕
        快三计划三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