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usu5y"></strike>

    <big id="usu5y"><nobr id="usu5y"><track id="usu5y"></track></nobr></big>
  • <center id="usu5y"></center>
    <code id="usu5y"><em id="usu5y"></em></code>

        永城黃口漢畫像磚考

        發布時間:2014/5/13 15:34:27       來源:本站      點擊次數:1444

        盛朝新

        黃口漢畫像磚出土于古老的澮河沿岸,這是一片厚重的土地。澮河沿岸有不少古文化遺跡和大型漢墓群。《史記》、《漢書》中記載的澮水即流經于此。

        該畫像磚出土于漢墓,雖有斷裂,但相對完整。畫像磚展示的內容不同于永城地區漢畫像石所常見的珍禽異獸、祥瑞辟邪、車騎出行、伏羲女媧、拜謁禮儀等題材,而是一幅漢代莊園生活寫實圖,豪強地主或官吏倉廩圖。內容雖然單薄,但寓意豐富,該圖有樓閣三座,有樹木兩棵,有馬一匹,有人物三個,內容對墓主有享祀和祈福的寓意。

        畫像磚圖中的三座樓閣,左側兩座相同,右側一座較高。中間一座較大,樓下層室內坐一男者,束發,面向一側,懷抱一根木棍,斜放著,似乎倚肩,棍頂高和頭平齊。左側一座閣樓里也坐一男者,束發,昂頭與對面閣樓里的人似在對視,懷抱一根木棍狀物,較短小,與耳平齊。這兩座閣樓里的人均正襟危坐,一副嚴肅恭謹之態,一副忠于職守、敬業的形象。兩座閣樓之間,席地而坐一位男者,戴著帽子,寬袍大袖,目光平視,似炯炯有神,一副尊者的儀態,一副優雅自得的形象。此人身后有一株樹,樹身彎彎曲曲,樹叢高聳,樹梢超過閣樓,顯見樹木高大旺盛。畫像磚的右側亦有一座閣樓,一層是封閉式的。樓下一株粗大彎曲的柳樹狀樹木向空中伸展,樹蔭下,站立一匹馬,馬頭正視前方,馬尾低垂,仿佛在等待主人喂食,又好像是在樹蔭下乘涼,也好像是處在待命狀態隨時為主人效勞。這幅場景圖外飾之以布景帷幕,顯示壯麗豪華。

        該畫像磚中的閣樓和1971年內蒙古林格爾漢墓壁畫中的閣樓基本一樣。據漢畫像專家研究,這種樓閣是漢代的一種糧倉。林格爾漢墓壁畫中就有“谷倉”二字。在漢代規模較大的糧倉頂層多有氣樓,糧倉頂部有檐有窗的通氣結構被稱作氣窗,又叫氣樓,主要作用是通氣散濕,預防糧食霉變和蟲蛀。古籍中多有記載,如王禎《農書》中說“今國家備儲蓄之所,上有氣樓,謂之敖房,前有檐楹,謂之明廈。倉為總名,蓋其制如此。”《欽定大清會典》記載“凡倉敖之制……敖頂建氣樓,以散其蒸。”在該畫像磚中這種重檐樓閣的底部略顯高一些,是倉底臺基,樓一層寬大開敞,方便出入,二層即是氣樓,符合古籍記載。

        閣樓內人懷抱一根木棍狀的東西是什么呢?據專家研究,有不少漢代這種倉廩閣樓圖,幾乎都有人持一根或多根木棍狀的東西。這看似木棍,其實并不是木棍。由于該畫像磚圖并不是很清晰,不妨作兩種解讀。一種是該閣樓內持木棍之人應該是漢代官吏或地主莊園的門吏或門衛,所執器物乃矛,為主人看家守院,護衛安全。在漢畫像石中這種題材較普遍、較典型。另一種是該閣樓內人所持之物乃漢代木簡或竹簡,該簡呈長條形狀,用來刻文字或記數,亦稱簡牘。這種題材在其他漢畫像磚中也有,皆一人持一根或多根棍狀物,恭敬靜坐。在漢代,造紙術之前,竹簡、木簡是最主要的文字載體,書刻在木簡上,賬本也刻在木簡上。同時,還使用木簡驗符對證,每人各拿一半,以刻在木簡上的字能夠對上為事實依據負責出納,確保無誤。

        然而無論是門衛或是倉廩管理員,由于工作性質的關系,不能馬虎,必須謹慎認真,所以其形象嚴肅而恭謹,顯得兢兢業業,忠于職守。而兩座閣樓間席地而坐,雍容富態之人,顯而易見是主人,他似在巡查傭人,又好似在炫耀富足。漢代是典型的農耕社會,以農為本,糧食與人們的生計密切相關,在當時能夠擁有或享用糧倉是貴族的標志,是富足的標志,是權力的標志。倉廩越大,越顯示地位高貴,生活富足。所以漢代墓葬隨葬品中常有陶倉出土,而畫像磚中也常見有糧倉的內容。這種倉廩圖是墓主人身份尊貴的象征,因此漢畫像磚刻畫糧倉成為當時社會一大流行時尚。黃口漢畫像磚就是反映漢代的一個縮影,圖中有兩座閣樓皆有門衛或倉管傭人,說明其倉廩規模大,生活富裕。當然,此類題材也并非寫實,也可看做是墓主升入天堂后對生活的憧憬和向往,內容不免有些夸大粉飾的色彩,但畢竟從側面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狀況。

        黃口漢畫像磚是對永城漢畫像石內容的一種補充和豐富。對于研究永城漢代社會經濟和社會風貌的歷史特點很有價值和意義。


        (責編:管理員)
        分享按鈕
        快三计划三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