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usu5y"></strike>

    <big id="usu5y"><nobr id="usu5y"><track id="usu5y"></track></nobr></big>
  • <center id="usu5y"></center>
    <code id="usu5y"><em id="usu5y"></em></code>

        永城古縣衙遺址文化土層勘查

        發布時間:2014/5/13 15:32:49       來源:本站      點擊次數:1249

        盛朝新

        永城古縣衙歷史悠久。據明代嘉靖年間《永城縣志》記載,自隋朝永城設縣以來,縣衙就一直處在中山街和牌坊街交叉口路北的位置,直到清朝咸豐四年(1854年)被太平天國農民起義軍攻破焚毀,共使用了一千二百余年。歷代是屢毀屢修。縣衙建筑規模很大,是一處六進六出的大院。從前往后依次是大門,鼓樓,儀門,忠愛堂,退思堂,知縣宅,上房,韓公樓。大院內前左有旌善亭,右有申明亭。中間東有大堂,典史宅,西有龍亭,監獄,獄廟。后面左側有花園,右側有馬神廟,主簿宅。其中花園與鶴湖相連。整個建筑以中部南北為中軸線成對稱分布,氣象威嚴,壯觀宏麗,是縣城內最富麗堂皇的建筑精品 。          

        古縣衙被太平軍焚毀后,由于沒有在原地復建,致使此處基本淪為民宅區。解放后,老公安局大院僅占據古縣衙的四分之一的面積。這次舊城改造,古縣衙首當其沖。民宅拆遷后,由于該地地勢較高,與新建筑水平基點差異較大,而且不符合樁基施工要求,需向下挖掘約兩米,打樁后再挖深約三米。因此古縣衙地下土層需大面積深挖取走。這對于研究古縣衙的地貌變遷以及有關永城的歷史提供了一個非常有利的條件,就像翻開了一本塵封已久的歷史書籍,從中閱讀到不少有價值的信息。

        古縣衙下的土層,深挖至五米余,依然不見原土。可見其原來的地勢并不高,這五米多的歷史文化土層皆系碎磚和瓦礫以及灰坑。根據施工現場挖掘的一個清晰的剖面以及每一層的遺物,可以作一個年代的大致推測和劃分。

        地表以下兩米,黑色土壤,為明清文化土層。碎磚爛瓦居多,另有清代黑陶  紅陶殘片,發現有兩個殘缺赑屃,兩個碑座,這些可能是使用之物。據明嘉靖《永城縣志》記載,縣衙儀門前立有五通古碑,這些碑座恰好發現在縣衙前,可能與此有關。在縣衙東面發現有較大的碑頂帽檐以及斷裂巨大碑身,查縣志,此處乃明代魏公祠位置。魏公即明朝萬歷年間永城縣令魏純粹,因治政有功,頗得民心,后人立祠紀念。縣衙西北處地下發現了二十多個石滾,這些石滾皆土褐色,表面粗糙,通身及兩頭圓眼無任何磨損痕跡,顯然 不是打場或碾磨所用。那么這些石滾究竟是干什么用的?據我市有關文物專家考察,這些石滾應是汴河上使用的東西,是汴河橋上的一種基柱石。 當年汴河穿永城縣城而過,而汴河橋的位置據此并不遠。汴河毀棄于南宋末年,但據研究永城汴河段毀滅較晚,大致在明代中早期。當汴河毀棄后,橋也就無用了,于是附近居民就將石橋拆了,拉走蓋房墊路壘院墻,這些石滾均是二次使用。在這些石滾中還發現了一個帶有榫頭的,石頭內有凹槽,嵌進一條厚厚的鐵板,表面銹蝕斑斑。證實了專家的推測和考證,這些石滾確實一種建筑構建。另外還發現一塊漢畫像石碑,上面二龍穿環,清晰可見,畫像精美,可惜碑體斷裂殘缺。該碑是二次使用,當作房基。還發現有殘缺小碗數個,均帶花紋,其中有三個小碗底部有字,一個寫有“大明成化”,另外兩個各有古篆字四個。三個小碗處同一地層,應該是明代之物。

        地表一下三至四米,是唐宋文化土層。該土層為灰褐色。夾雜碎磚瓦礫。這層土最大的特點是灰燼土多,一層層疊加,面積大,厚度深,動物骨骼和牙齒比比皆是,有馬骨,牛骨,羊骨,豬骨,野豬骨等,灰土附近出土大量殘碎的宋代梅瓶。該梅瓶通體為棕紅色,灰褐色,高約三十公分,直徑約十公分余,束底鼓肩,應是宋代人盛酒的一種器皿。灰燼土積存的面積之大令人吃驚。這些灰燼土如果不是居民生活所遺,那么又是如何產生的呢?我們懷疑是不是跟北宋發生在永城縣城的那兩場大火有關。據《宋史》記載“開寶七年九月(966年)永城縣大火,燒民舍一千八百余區,八年四月(967年)永城縣大火,燒軍營民舍一千九百八十區”。當時永城縣城連遭兩場大火襲擊,燒的房倒屋塌,殘埂斷壁,一片狼藉。當時的人們在廢墟和灰燼垃圾上又蓋起了房子,以至于現在在灰燼中還保留了一段殘存的屋基。在古縣衙的西北灰燼土下面,還發現了一些石條砌成的墳墓,這些墳墓的年代應該早于縣衙,在隋代以前。因為縣衙里絕對是不會允許修建墳墓的。據研究,古縣衙所處的位置處在隋唐大運河的北堤上,在隋代沒開挖大運河之前,古縣衙的位置處在馬鋪城的北郊,大運河是從緊貼著馬鋪城北的地方開挖過去的。運河開通后,運河兩岸變得繁榮起來,馬鋪城的繁華也移到了運河兩岸,而馬鋪城也變成了永城。大運河岸邊隨著運河繁榮而迅速城市化,北堤外的墳墓很快被蓋房占壓覆蓋在下面。縣衙所處的位置當然也會占壓一些墳墓,這也許就是我們今天能夠看到縣衙下有墳墓的原因。

        地表下五米,發現有殘缺的漢代花磚,畫像磚,繩紋磚以及繩紋瓦。還有帶繩紋的粗糙的土陶片等。這些都是典型的漢代文化積存。另外還發現一些灰坑及動物骨骼。是漢代人生活的遺跡。

        這次古縣衙的北邊地層中還發現一條清晰的河溝剖面。該剖面東接鶴湖(柳葉湖),西邊向居民樓下延伸。城內為什么有湖?是如何形成的呢?這個湖為什么是狹長的半圓形?在明清永城縣志中找不到答案。據明代和清代《永城縣志》記載,永城明清城墻長1840步,而在此以前的城墻長1160步。相差六百多步。這是為什么呢?答案其實有可能就在這個柳葉湖上。這個柳葉湖其實在唐宋時期很可能是老護城河。明代大修永城縣城將老護城河包進城內形成所謂柳葉湖。擴展城池的原因跟保護縣衙有關。原來縣衙的后邊就是護城河,而擴展后有效延長了縣衙的南北縱身,減緩了縣衙后邊直接暴露受敵易于攻擊的隱患,增加了防護的厚度。因為每一次改朝換代和社會動蕩,縣衙作為首腦機關都是首先被攻擊摧毀的對象,所以縣衙的保護工作歷代都是重中之重。這是縣衙一直位居城市中心區的主要原因。1 S# G. @9 F1 o. I# k' t

        通過勘查永城古縣衙下的地層,我們了解并解讀了城市地層的年輪,從而進一步了解了有關永城城市歷史的發展脈絡,也是對歷史文化的一種促進和探究。


        (責編:管理員)
        分享按鈕
        快三计划三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