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usu5y"></strike>

    <big id="usu5y"><nobr id="usu5y"><track id="usu5y"></track></nobr></big>
  • <center id="usu5y"></center>
    <code id="usu5y"><em id="usu5y"></em></code>

        永城古焦州城初探

        發布時間:2014/5/13 15:30:21       來源:本站      點擊次數:1633

        探秘永城古焦州城,要從永城焦州湖說起。焦州湖在什么地方呢?根據明代嘉靖版《永城縣志》記載,焦州湖在“縣城東南十余里,俗名焦州”。這個地方就是現在侯嶺鄉西部化工路一帶,該地既有焦州湖遺址,又有焦州城遺址。這里地勢至今依然略顯洼凹,此地又叫二郎廟湖,曾是永城境內古代比較著名的湖泊。據附近老年人說,大約六七十年前,焦州湖還有一片水面,后來逐漸干涸了。筆者多次前往考察,發現那里的黑泥地里含有大量的蝸牛殼。

        焦州湖不僅見于正史的記載,更有神秘的民間傳說。說是古時某一天,焦州城內一孝子夢見一位老翁,告訴他城將陷落,如你看見城東門外的石獅子眼紅了,趕快背起老母親往西南跑,不要告訴別人。孝子醒來,明白是神仙點化。由于他心腸好,就把此事對人說了,于是很快全城皆知。有人經常去看石獅子的眼變紅沒有,城中一個老財迷,為了發財,心生惡念,趁人不注意,用紅顏色將石獅子的眼睛抹紅,然后到處宣傳說東門石獅子眼紅了,大家趕快跑啊。人們聽說后便匆匆往西南跑去,孝子也背起母親隨著人流跑走了。老財迷趁機到各家各戶偷金銀財寶,誰知此時石獅子眼睛真的變紅了。焦州城的人都跑到亳州安起家來,唯有老財迷守著財寶陷入地下。這就是在永城民間流傳已久、家喻戶曉的“陷了焦州建亳州”的傳奇故事。這個故事的主旨是懲惡揚善,但是卻透露出一個重大的歷史信息。這個信息籠罩在一團神秘的歷史迷霧里,卻隱藏著一段湮滅已久的秘聞。那么焦州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為探索這些問題,筆者游走在永城和亳州之間,翻閱了大量古書,查閱了許多資料,尋訪了古稀老人,試圖梳理出這一段被遺忘已久的歷史,尋覓遠古的足音。其實永城焦州城絕非子虛烏有,它是歷史真實的存在,而且淵源很深,最早要追溯到商周時代。這個問題首先要從古焦國談起。公元前1046年,牧野之戰使周武王定鼎天下,建立了西周王朝。為鞏固統治,周武王分封諸侯,進行以軍事占領為基礎,以血緣關系為紐帶的大分封。除分封有功之臣和王室外,還對前代圣賢之后裔進行了分封。《史記·周本紀》記載:“武王追思先圣王,乃褒封神農之后于焦。”神農氏后裔建立了焦國,這個焦國是姜姓焦國。焦國封于王畿之內,是西周時期重要的諸侯國。那么這個焦國具體在什么地方呢?著名歷史學家何光岳先生考證,這個神農氏姜姓焦國初封于河南陜縣,后被迫東遷中牟,東周時又遷往豫東商水,再遷亳州,后又被陳國兼并,最后遷往山東嘉祥。那么永城的這個焦州城應是焦國的遷徙地之一,焦國遷往亳地(譙),極有可能首先遷往永城焦州(周代永城南部大部分亦隸屬譙),因為這里地勢低洼,屢受水患,然后又遷往亳地之西(今亳州)。就是說焦國在亳地經歷兩次遷徙。筆者還找到佐證,在明嘉靖《永城縣志》里,永城西城區在東周時被稱為譙邑,亦稱焦邑。這和永城焦州是極其有關聯的。結合永城古老的焦州傳說,分析焦國遷徙蹤跡史實二者是吻合的。永城焦州城作為焦國流遷過程中的都邑,焦國部落曾在這里居住,在此打獵、捕魚、農耕。據史學家研究,那時的諸侯小國其實就是一個部落。由于當時農業生產力比較低下,部落還延續著游牧民族的生活方式,逐水而游,逐草而食,逐高而居,居無定所,經常搬遷。焦國的遷徙和商王朝國都的遷徙很類似,都是那個游牧時代的共同特點。研究發現,永城焦州城其實是作為神農氏后裔的封地和都邑存在的,是永城珍貴的周代歷史文化遺存。

        東周時代雖然焦國部落從永城遷到亳州,但焦州城并沒有被水患毀掉,依然存在。西漢建立后,焦州城成為建成城。據《史記》記載,呂后的弟弟呂釋之被劉邦封為建成侯,侯國都邑就是建成城。呂釋之是漢朝開國功臣,是劉邦的心腹大將。焦州城成為國舅爺的封地,其實有深刻的歷史底蘊和背景,因為呂姓也是姜姓的一支,都是神農氏的嫡系后裔。焦州城作為神農氏姜姓的封邑,當然也是呂姓的封邑。看來劉邦當時是深諳歷史,正是出于對歷史的考量,讓國舅爺回歸自己的本邑封地,而此地當時又在沛的湯沐邑內,顯示劉邦對國舅爺的尊敬和重視,同時又便于自己監視和控制。《漢書》記載漢孝惠二年,呂釋之的兒子呂則承襲父親封號,后來呂則的弟弟呂種又承襲兄之封號,封在焦州城。呂氏家族鼎盛期,焦州城這里一度成為呂宣王國。呂氏家族衰敗后,漢景帝的孫子劉拾被封為建成侯,漢宣帝五鳳三年即公元前55年,西漢一代名相大丞相黃霸被封為建成侯。焦州城走向歷史的輝煌,但此后卻消失在歷史的長河里,《后漢書》對建成城沒有了任何記載,可能這座城池因屢受水患而毀棄了。

        亳州作為焦國繼遷之后的都邑存在的時間據史書記載比永城要長,但是焦國最終還是遷往他處,所以永城有焦州城,亳州也古焦城。焦字在甲骨文中上面是一支大鳥,這個鳥字恰是商周時代東夷民族崇拜的圖騰。永城在商周時處在東夷部落的范圍內。焦字出現在永城的古地名中與永城當時東夷的地位完全符合,焦州城也是東夷文化在永城的歷史遺存。

        焦州城現在還有沒有遺存?據侯嶺村的一些老人說,以前在焦州湖故址的農田里曾出現過很多殘磚斷瓦碎片,面積頗大,這是不是焦州城的遺跡?也有可能。還有人認為,焦州城已深埋地下,暫時看不到遺跡。據永城博物館館長、考古專家李俊山先生介紹,該地化工路曾發掘出一座東漢墓葬,但并沒有發現古城的痕跡。看來焦州城的具體確定和發現尚需時日,一旦焦州城破土面世,將為永城揭開一道疑存千古的謎團,為永城歷史文化平添新的風景。

        (責編:管理員)
        分享按鈕
        快三计划三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