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usu5y"></strike>

    <big id="usu5y"><nobr id="usu5y"><track id="usu5y"></track></nobr></big>
  • <center id="usu5y"></center>
    <code id="usu5y"><em id="usu5y"></em></code>

        逶迤芒碭山,悠悠千古情

        發布時間:2014/5/13 15:13:48       來源:本站      點擊次數:1391

        5月5日,我們“木蘭女子文學社”一行20人,驅車前往永城芒碭山游覽。    早就聽說芒碭山歷史悠久,文物薈萃。心急車快,神往已久的芒碭山就在眼前。我們懷著虔誠之心、敬仰之情走近芒碭山。“漢梁孝王陵”幾個蒼勁有力的大字映入眼簾。駐足,仰望,365級石階從山腳通向梁孝王王后宮墓地。石階兩邊的山體被綠蔭籠罩,郁郁蔥蔥,幽靜神秘。

        沿著回廊前行,看到許多大大小小的石塊,上面還刻著標號,這是漢代的石匠們為了建墓室刻上字,可見石匠做工的精細,也可見2000多年前的漢代文字。這些石塊,經考古學家驗證,不是芒碭山之石,而是從外地運來的。在當時交通險阻、運輸工具落后的情況下,從外地運來數量之多、體積之大的各種大小石塊,該耗費多少人力物力和財力啊!

        這天正值立夏。我們頂著三十一二度的高溫,拾級而上。每踏上一個石階,腳步就會輕輕,唯恐驚醒地下睡夢中的每一個漢代人。365級臺階,代表著一年中的每一天。修建漢墓時,每年中的每一天都有人在勞作著。遙想著這些默默修建漢墓的人們,心情不免增添了幾分沉重,心靈也和他們更貼近。

        我仿佛走進了漢代,和工匠們握手,用力開鑿山體,精心測量每一個石塊的大小。手磨滿了繭,被尖利的石頭割破了皮、磨出了血。冬日狂風暴雪,夏日酷暑難耐。月月年年,衣衫襤褸,鞋底磨破。歲歲年年艱辛地勞作,肉體上的折磨都可以忍受,但最難耐的卻是他們深深的思鄉之情和割不斷的思親之痛!這些工匠們為修建王陵和妻兒分開,離鄉背井,常年勞作在深山密林、巨石嶙峋之間。多少次午夜夢回,思念遠方親人之心夜夜魂牽夢繞而不得安寧。盡管身在異鄉、生活艱苦、神傷情苦,但工匠們對工作仍是一絲不茍,盡職盡責。

        每每想到這些,我心中的敬意就會增加幾分。

        梁孝王王后陵

        梁孝王劉武生活于西漢的“文景盛世”,梁孝王陵屬于夫妻“同墳異穴“合葬,即兩處陵墓在一個山體并列開鑿。梁孝王王后陵位于保安山北山頭,坐西朝東,南距梁孝王陵約200米,是人工在堅硬的巖石中開鑿而成的,屬于大型“鑿山為室”的石崖墓,距今2100多年。該墓規模宏大,結構復雜,地宮是由2條墓道、3條甬道、兩個主室、三十四個側室等構成的龐大地下宮殿群,東西全長210.5米,最寬處72.6米,地宮總面積1600多平方米,總容積6500多立方米,其年代早于北京十三陵1300年之久,其規模大于北京明定陵兩倍,是目前中國發現的最大崖洞墓,被中外考古界稱為“天下石室第一陵”。

        為便于游客走進墓室,旅游區在甬道右側修了木質臺階,臺階左外側就是光滑的石塊。踏著木質臺階走進長長的甬道,越往里走,地勢越低,氣溫驟降。外面三十多度高溫,里面卻陰森潮濕、光線暗淡,灰黃的燈光下,可以看到每個主室、側室內擺放著陪葬的器皿。梁孝王是太后寵愛的兒子,其王后墓室的設計、內部結構均是按照漢代王室宮殿的布局而建造的。由于人們想象著去世的人應該和活著的人一樣地生活,因此,墓室內的設計都是按活人的生活需要設計而成,由前庭、車馬室、甬道、客廳、臥室、回廊、壁櫥、糧庫、前庭、后室、浴室、廁所、皰廚、馬廄、兵器庫及隧道、排水系統等構成,其建筑質量堪稱完美精致,不論是在當時還是在后來的歷代皇陵中,都稱得上是上乘精品之作。

        引起我注意的是:室內有中國最早使用、雕刻精美的石制座便器,與今天的沖水馬桶有異曲同工之妙,卻比現在的沖水馬桶早2000多年!墓室內竟然還有一個大而深的冰窖,可以貯藏食物,類似于現代人用的電冰箱。

        令我驚嘆的是“一線天”的奇妙景觀。墓內主室中央有一尊漢白玉塑像,塑像上的李王后有傾國傾城之貌,笑容可掬,目視前方,可以想見當年的李王后肌若凝脂、氣若幽蘭,一頭青絲梳成華髻,粉面含春,丹唇含笑,繁麗雍容。也許是擔心王后幽居地宮、靈魂寂寞,便設計出讓王后在主室中每天都可看到東方升起的第一縷曙光,這樣一來,王后的靈魂雖是在九泉之下,也可朝朝沐浴陽光,感受世間溫暖,站在李王后塑像背后,向墓道口望去,真的可見一線光明。所以,這兒被稱為“一線天”。王后塑像的眉間位置有一個紅色亮點,這是用現代高科技的“激光定位儀”去測量從墓口至王后像的直線距離準確程度,光源正好從洞口射到王后眉間位置。讓人驚嘆古人究竟用怎樣的測繪工具才測量出這樣如此精準的方位?設計如此精妙,堪稱一絕!

        更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梁孝王陵和王后陵之間有一條地下通道,名曰“相思道”,是供梁孝王和王后靈魂幽會的通道,可惜未及完工,王后就駕鶴西去。活著時,梁孝王對李王后特別依戀,夫妻恩愛,希望九泉之下也能隨時相見,以解相思之苦。至今“相思道”內仍貯有兩千多年前的泉水,也因為泉水的阻隔而使得二人無法團聚,終成千年憾事。我站在灰暗的“相思道”中,看著眼前阻塞不通的甬道,仿佛感覺王后就在我旁邊,依舊每天“虹裳霞帔步搖冠,鈿瓔累累佩珊珊”,癡癡地望、幽幽地想、淚眼望穿、徹夜難眠,盼望能見到梁孝王;而梁孝王每天也面對被堵的甬道,飲酒傷懷,賦詩感懷,以寄托思念王后的殷殷之情。雖然“相思道”不通,有情人地下終未見面,但思念之情、牽念之意恰如縷縷錦絲、山縫之水,滲進石巖、穿透石縫,帶給心愛之人。

        只要真情永在,相信梁孝王和王后定會心心相印、相戀千年萬載。

        走出陰涼的王后陵東門,一股熱浪撲面而來,墓室內外竟然相差2000多年,仿佛完成了一次千年穿越!

        我從歷史中走進現實,回轉、佇立、沉思:

        漢代是中國歷史上最為崇尚厚葬的時代,而“文景盛世”時期國力雄厚、經濟發達,在墓穴建造上盡可極盡糜費,但是在火藥尚未發明的兩千多年前,僅憑人手一錘一釬的敲打,完成如此精妙的設計,如此巨大而又復雜的工程,確實令人嘆為觀止!我為面前古墓的艱巨浩繁而感慨,也為古代工匠們的精湛技術所折服。同時,我們既感受漢代國力的強盛,也不得不嘆服王后墓室的豪華;既驚詫于王侯將相生活的奢廢,更驚佩于這些平平凡凡的古代工匠們!正是由于他們,才鑄就了不遜于當今、卻仍被今人引以為自豪的漢代文化豐碑!

        你聽:古代工匠們那釬錘擊鑿堅石的叮當聲猶在耳邊回響,那穿越千年的朝暮晨昏的釬錘似乎還在久久叩擊我難以平靜的心扉……

        劉邦斬蛇

        離開了梁孝王王后陵,就來到了漢興源。

        漢興源是一處仿古建筑群,分為廣場、牌坊、門廳殿、斬蛇宮、碑亭及東西廂房、線刻碑廊、后大殿等部分組成。首先看到的是一個高大壯觀的牌坊。藍的底色寫上燙金字,還有金色的花紋,上面是鎏金瓦,下面是四根紅色粗大的立柱,組成金碧輝煌的牌坊。這便是漢高祖劉邦斬蛇起義處。

        我喜歡柱子上的一幅對聯:“狂歌撼天地,大野舞龍蛇”,氣派豪邁,氣勢恢宏,把漢高祖震撼天地、貫絕古今的業績,和斬蛇起義、創建漢家一統江山的功勛囊括無遺。

        走過牌坊,就可以看到一尊劉邦塑像,長長的頭發在頭上梳一個髻,天庭飽滿,劍眉星目,鼻梁高聳,頦下留有一付飄然的五柳長須栩栩如生,器宇軒昂。他的眼睛炯炯有神,盯著那蟒蛇。一手握劍鞘,一手抽劍,仿佛是寶劍從鞘中拔出的一瞬間,昂首兇猛的大蛇就會斷成兩截。我們在放映廳里看到關于這個故事的形象畫面,感受當時的情景:

        芒碭山上,林間小道,劉邦押送數十名勞工,到驪山修筑秦皇陵。連夜趕路,一路饑寒交迫,奔波勞頓,刑徒不斷逃亡,途經芒碭山時人已逃走大半,劉邦心里十分犯愁,看著這些用繩子拴著的刑徒衣衫襤褸,有的身患重病,不斷抽搐;休息時,有的人雖然沉沉入睡,可臉上仍掛著痛苦的淚痕,夢中還發出悲愴的呻吟。劉邦想著到了驪山不是累死,就是被打死,左右都是性命難保,與其自投羅網,倒不如帶大伙一起逃命。主意打定,劉邦把躺下的刑徒全部喊起來,解開了拴在他們身上的繩索說道:“你們去驪山作苦工,不是被累死,就是被打死,以后能活著回來的能有幾人?不如你們全都逃跑,自謀活路吧。”刑徒們很快走掉了一大批。十多位青壯年被劉邦的俠義豁達而感動,執意跟隨劉邦。夜里,劉邦喝醉了酒,令一人前行,前行者回報說前面有一條大蛇擋路,請求讓我們回來。劉邦正在酒意朦朧之中,似乎什么也不怕,壯志豪情油然而生:“大丈夫立志闖蕩江湖,死都不怕,還怕什么蛇蟲?”一揮劍將擋路的大白蛇斬為兩段,路開通了,走了數里路,劉邦困了,倒頭就睡著了。有一老婦人在蛇被殺死的地方哭,有人問哭的原因,老婦人說,有人將我兒子殺死了,有人又問,何以見得你兒子被殺?老婦人說,我的兒子,就是化成為蛇的白帝子,因擋在路上被赤帝子所斬,說完突然不見了。這一故事,被《史記·高祖本紀》所載。在劉邦斬蛇處附近,每年都會長出一片紅草,據說是當年蛇血染成的,當地百姓稱其為紅草坡。若取一點草放在水碗內,水被染成淡紅色(據當地的百姓說,1982年立碑之時還有紅草),如今紅草已難以尋覓。看來,加強自然景觀和歷史文化資源保護,依然任重道遠啊!

        斬蛇后的劉邦帶著屬下隱匿在芒碭山中,當時的芒碭山,峭巖如壁,樹大林深,曲徑幽幽,洞穴如織,藏上幾百號人,好像是往大海里撒上一把塵沙,難以尋找。沛縣子弟及附近百姓仰慕劉邦的義氣,紛紛上山追隨劉邦。很快便聚義起幾百人之眾。妻子呂雉經常帶著孩子來看他。每次都準確無誤地找到,是因為看到一團紫氣從劉邦的住處升起。俗話說紫氣東來,必成大器,未必可信,但劉邦的確做出了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推翻了秦王朝,打敗了項羽,建立了矗立于歷史426年的大漢王朝。

        據說,由于劉邦攔腰斬蛇,結果大漢帝國的江山在中間就出了問題,漢朝被分為西漢、東漢,中間橫插進一個17年的王莽新朝,這究竟是歷史的巧合還是天意所為?讓人們感到奇怪的還有斬蛇碑。看似平平常常的石碑,卻在晚上,用光一照,燈光直射碑體,兩米多高的石碑突忽不見,只見一尊金燦燦的帝王形象,分明欲向你走來,他頭戴皇冠,身穿龍袍,腰束玉帶,足登高靴,一手捋黑色胡須,一手按貼身寶劍,極富立體感,恰似畫中人,如同當年戎馬征戰的劉邦再現,惹得后人竟相觀看,成為這里的一大景觀。

        時勢造英雄。秦王朝末期的暴行,引發農民起義。劉邦就是農民起義中的一員,誅秦滅項,漫登基之路,最終成就一代帝業。一位平民出身的皇帝,他以其超人的智勇和膽識,開創了赫赫揚揚的大漢不朽業績,他的一生充滿了神奇的色彩,其《大風歌》“大風起兮云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今日讀來,依然是如此的蕩氣回腸,氣吞山河,振奮人心!

        芒碭山的景點還有孔夫子避雨處、夫子廟、陳勝墓、張飛寨等不勝枚舉,是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之一。漢墓中出土的壁畫、金縷玉衣、鎏金車馬器、騎兵桶、精美玉器等眾多文物,實屬稀世珍品,藝術瑰寶,具有較高的歷史、藝術、科研價值。這里,漢墓分布之集中,數量之多,為全國罕見。芒碭山作為漢高祖劉邦斬蛇起義創建漢世的起源地,更加顯示出芒碭山的歷史地位和考古價值。著名作家二月河說:“世人了解漢民族,來中國而不至商丘,至商丘而不往芒碭山,對他會是一件很遺憾的事。”

        是啊,走進芒碭山,也就走進了一部漢代發展史,從中可以了解漢代政治經濟的繁榮富強、文化積淀的厚重。漢代在中國發展史上,是一靚麗的瑰寶,至今我們仍在研究漢文化,被漢代的精湛藝術所折服,為漢代人的聰明智慧而驕傲!

        此時的芒碭山,松濤陣陣,百花飄香,鳥鳴山澗,溪水潺潺,山鳴谷應,回蕩千古,歷史悠悠……

        (責編:管理員)
        分享按鈕
        快三计划三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