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usu5y"></strike>

    <big id="usu5y"><nobr id="usu5y"><track id="usu5y"></track></nobr></big>
  • <center id="usu5y"></center>
    <code id="usu5y"><em id="usu5y"></em></code>

        甲骨文“攸侯喜鄙永”初探

        發布時間:2014/5/13 14:13:17       來源:本站      點擊次數:1736

        盛朝新

        永城的歷史非常悠久,甲骨文學家陳夢家考證,甲骨文中商王征東夷卜辭里的“攸地之永”就是永城。筆者為進一步考證這個問題,查找了有關的甲骨文的原文記載,并參考甲骨文學家的論述,對永城在商代的地位和作用作一探討。

        商代甲骨文目前共有15萬片,專家僅解讀其中的三分之一。在甲骨文資料里,發現跟永城有關的有13條。據陳夢家研究,永城在商代屬于攸國。這個攸國是商王朝的一個重要諸侯國,位于商朝國域的東邊,直接和東夷人方相鄰。攸國的范圍大致在永城、渦陽、宿州以西,蒙城以北這一片區域。攸國的第一代君主是商王武丁之子,叫子攸,第二代君主叫子唐,第三代君主叫子吉,第四代君主叫子喜,即攸侯喜。攸侯喜是一個非常重要而又富有傳奇色彩的人物,在甲骨文中直接跟永城有關。讓我們看看甲骨文的原文記載,在郭沫若的《甲骨文合集》里,第36484片甲骨文是“癸卯卜,黃貞,王旬亡尤。在正月,王來正人方,在攸侯喜鄙永。”第36490片甲骨文是“正月癸卯,在□□□喜鄙永秭”。甲骨文學家李學勤的《殷墟文字綴合》中,第189片是“正月癸卯,來正人方,在攸侯喜鄙永”,第218片是“在某秭,步于永”,“在永秭,步于□”。據專家研究所謂“攸侯喜鄙永”,就是攸侯喜攸國邊境上的小城永邑,鄙在這里是邊鄙、邊沿的意思。怎么能夠認定這個“永”就是永城呢?

        這必須從商王征伐人方的路線上來考證。陳夢家對此進行了深入細致的研究,發現商王征伐東夷人方途經的地點,是從國都“大邑商”出發,向東南行進的。經商丘向東南而去,從卜辭的時間和每日行程考察,甲骨文卜辭中的“攸侯喜鄙永”非永城莫屬,只能是永城。商王征伐人方在帝乙時至少發生兩次,在帝辛(殷紂王)時至少一次。這幾次都是從永城經過的,其中帝辛征伐東夷,是從“十祀九月甲午”從國都出發,至“十一祀正月丙午”到達“攸地之永”,歷時127天,行程1420里。歸程是“正月丙午”從“攸地之永”逗留到“四月癸酉”抵達“云,奠,河邑”,歷時89天,行程1070里。商王此次不僅是征伐也有狩獵的性質。

        帝乙是商朝第三十代君主,帝辛是帝乙的第三個兒子,就是通常所說的殷紂王。帝辛期間,殷紂王攻打東夷人方,在攸地之永與攸侯喜合兵,一起攻打東夷,在“永”的東部打敗東夷人方。陳夢家指出,殷紂王征伐人方的卜辭中,“正人方”是指往來之程,“來正人方”是指凱旋歸程。學者們以此為根據把錯亂的卜辭重新排譜,分成清晰的往返兩部分,才發現一個重大問題,那就是“攸地之永”是商王征伐東夷的一個重要轉折點。甲骨文學家王恩田指出,“攸侯喜鄙永”是一個特別關鍵之地。帝辛正是“正月癸卯在攸侯喜鄙永”之后才開始書寫“來正人方”的。永城是帝辛大捷之地,這也就很好地解釋了為什么帝辛在“攸地之永”逗留了近一月的時間,因為商王帝辛戰勝了東夷人方,要和攸侯喜及大臣們在這里慶賀、休息,還要祭祀、狩獵,要占卜,要選定一個良辰吉日班師回朝。

        根據甲骨文學家、中國社科院副院長王振中的研究,商代的邑,據其性質有四類:一是商王朝的都城稱邑,如大邑商,二是方國之都邑,三是諸侯或臣屬貴族顯赫人物的領地也稱邑,這種邑與商王朝的關系較為密切,四是諸侯屬邑下的小邑。當時“攸地之永”,應屬于第四種,但從甲骨文記載來看,也具有第三種邑的部分性質。這樣看來,永城在商代應是永邑,而且一度崢嶸過、榮耀過。除此之外,永城地域內還有芒邑、酂邑,商王征東夷也從這些地方經過。根據甲骨文的記載,永邑應在攸國的東北部邊沿地帶。商王帝辛征東夷的時間順序是天干地支紀年,專家依據甲骨文整理出商王行進的先后順序,其中一部分是:“十月又一辛丑,步于商(今商丘)。十月又一癸丑,在亳(今虞城谷熟)。十月又一甲寅,在亳,步于鴻。十月又二己巳,在危,步于攸。十月又二癸酉,在攸。正月壬寅,在某秭,步于永(永城)。”由此可見,商王是先到達商,再到攸國,再到永城。甲骨文學家依據行走日程判斷,永城應在攸侯都城(或重鎮)東部數十里遠。這個信息非常重要,很有價值,給我們很大啟發。因為著名的古人類遺址王油坊和造律臺恰恰就在永城西部,而且遺址距離永城就是數十里。特別是王油坊遺址規模大,商代以前及商代文化積淀厚重,出土有帶刻畫符號的陶罐,尤其是還有一塊卜骨。商丘師范學院著名文史專家李可亭教授曾說過,“永城王油坊遺址是商代文明的曙光”。中國史學界還專門為王油坊遺址劃定一個年代,可見其重要性。那么王油坊遺址、造律臺遺址究竟跟商代攸國都城或重鎮是否發生過關系,這個問題確實值得探討和研究,存在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

        關于攸侯喜,他確實是一個傳奇人物。他幫助帝辛打敗東夷,立下了汗馬功勞,但后來卻從史書上消失了。史載他最后幫助紂王,和周武王對抗,在周武王滅商之際,特別是牧野之戰后,他看到大勢已去,率領軍隊和臣民,倉皇東逃,渡海而去。1761年,法國漢學家德歧尼發表文章正式指出,中國人早在三千年前就已到了美洲,所謂“印第安人”即殷地安人。他的研究結果在世界掀起軒然大波,英國學者研究也得出同樣的結論,并指出攸侯喜過海途中,被大風暴吹到美洲。清末學者王國維、羅振玉以及郭沫若、董作賓等史學巨擘在研究甲骨文中也發現攸侯喜漂洋過海的蛛絲馬跡,但大部分商族人則敗退到河北及遼東一帶。傳說攸侯喜到了美洲變成印第安人,創造了瑪雅文明。瑪雅人的古書中有世代相傳的“喜王之歌”。說他們從遙遠的大陸漂流而來,是一個叫喜王的人帶領而來的。歷史學家通過比較發現,瑪雅文化和中國商代文化有驚人的相似之處,包括歷法、文字、宗教信仰、服裝、墓葬等。因為攸侯喜來自商代永城所在的攸國,永城的古代出土文物有沒有刻下和瑪雅文化類似的烙印呢?筆者查閱了永城古代有關文物資料,發現的確有驚人的相似之處,這難道因為永城是攸侯喜的家鄉才有吻合之處的嗎?比如瑪雅人崇拜龍等瑞獸,而永城漢墓石刻龍和瑞獸的形象比比皆是,漢代的崇拜來源師承于早期的商代,似無疑問。瑪雅人陶器多幾何紋刻畫,而永城王油坊遺址就出土有刻畫幾何紋的陶器。瑪雅人石刻多人首獸身,而永城酂城漢墓出土有九塊人首獸身的立柱石,永城博物館館長李俊山先生在其漢畫像石專著中指出,“三首、四首人面獸是永城漢畫像石刻中較有特點的作品。”這諸多相似之處,難道是偶然的巧合嗎?究竟歷史的真相如何,因為缺乏嚴謹的正史的記載,尚不能成為公眾認可的信史。關于攸侯喜后期的真實情況,尚待專家們進一步考證,但是,攸侯喜前期在永城的活動為甲骨文所記載,是千真萬確的史實,這也成為永城有文字記載的最早的歷史文化。

        (責編:管理員)
        分享按鈕
        快三计划三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