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usu5y"></strike>

    <big id="usu5y"><nobr id="usu5y"><track id="usu5y"></track></nobr></big>
  • <center id="usu5y"></center>
    <code id="usu5y"><em id="usu5y"></em></code>

        經典故事

        發布時間:2014/3/21 11:49:52       來源:本站      點擊次數:2837

        子罕辭玉


        2400年前,宋國所屬的酂邑(今永城市境內)柏山腳下(今侯嶺鄉柏山村)有一姓李的人家。戶主叫李琦,是個石匠。

        一天,李琦上山采石。破一巨石時,從碎石中發現一塊玲瓏剔透、通體發亮、似石非石的東西。李琦將采得的石塊拿給附近一位出名的玉匠看,玉匠說是一美玉,非常難得,非常珍貴,將其命名為“柏山壁”。玉匠反復叮嚀李琦:不要聲張,不要將璧塊隨便拿出來讓人看,要注意珍藏。

        玉匠不讓李琦聲張,但在與一個好友閑談時,無意間說出李琦得美玉的事。他那好友又是個快嘴,心里存不下任何東西。于是,李琦得到“柏山壁”的消息很快便傳開了,許多有錢的王公貴族聞訊而來,競相出高價購買,李琦就是不賣。柏山附近的一個田姓貴族首領,對“柏山壁”垂涎三尺,為得到“柏山壁”,以李琦的曾祖父曾是他家的奴隸,為得到平民的身份,曾向他家借很多的錢為由。要李琦替他曾祖父還債,如沒有錢,就須用“柏山壁”抵債。李琦根本不知道有這筆債務,不愿意還債,田姓貴族便將李琦的妻、兒捉去。

        李琦既不想把“柏山壁”送給田姓貴族,又擔心妻、兒的安危,幾次去探望妻、兒,都被田姓貴族拒之于莊園大門之外。正當李琦急得焦頭爛額之際,玉匠告訴他:“你不如把‘柏山壁’送給子罕,子罕是宋襄公的五世孫,他雖然不是宋國的國王,但國王是他的哥哥,他本人也有很大的權力,國王很聽他的話。他若收下‘柏山壁’,便可派兵把田姓貴族除了,也替咱柏山鄉除了一大害。田姓貴族想霸占‘柏山壁’,也是為向國王送禮,謀求封地和官職”。

        李琦聽從了玉匠的主張,懷揣“柏山壁”出發了。為了安全,他白天休息,夜晚趕路。宋國國都宋城在今商丘市西南,離柏山110公里路程,李琦用兩個夜晚的時間便趕到了。

        李琦進了宋國都城,找到子罕。跪在子罕面前,雙手捧著“柏山壁”,雙眼噙著熱淚向子罕哭訴了事情的經過。子罕讓李琦站起來,接過“柏山壁”,仔細看了一番后,說:“這是我一生中見到的最好的玉,現在它雖是一塊璞石,但略加雕琢,便價值連城。”

        李琦聽子罕夸獎“柏山壁”,趕快說:“請王爺收下這塊寶玉,派兵鏟除田姓貴族,救回草民的妻、兒,為柏山鄉的百姓除害。”子罕說:“鏟除惡霸田姓貴族,是國家保境安民的職責,我會去辦的。但這‘柏山壁’,我卻是不能收的!”

        聽到子罕不收“柏山壁”,李琦忙問:“王爺不是很愛美玉嗎?莫非‘柏山壁’是假的,王爺才不收它?那王爺也不替草民辦事啦?”子罕說:“‘柏山壁’是塊上等好玉,我很喜歡它,但它卻屬于你。我雖然喜歡玉,特別喜歡寶玉,但從不巧取豪奪,更不以權謀私。你以‘柏山壁’為寶,我以不貪為寶。如果我收下你的柏山壁,方派兵去鏟除田姓貴族,那咱倆的寶便都沒有了。你且把‘柏山壁’收藏好,我在宋城安排一個客店讓你稍住幾日,待你回鄉時便什么都明白了。”

        李琦在宋城住了十多天。子罕通知讓他回家,他便急忙往回趕。回到家中時,妻、兒正在家中盼望他的歸來呢!

        梁上君子


        1800多年前,東漢王朝在豫東永城設置太丘縣。漢桓帝年間,年近50歲的許昌人陳實被派赴到太丘任縣令。

        陳實理政有方,凡事以公論斷,清正廉潔,心地寬厚,善于以德感人,深得太丘縣百姓的尊敬和愛戴。

        一天夜晚,陳實在縣衙內處理完公務回后宅睡覺。他推開臥室的門時,聽到屋內有響聲。他以為是老鼠打架,也沒有在意。他點上燈,燈光照得滿屋通亮。他仔細地用眼光將屋內巡視一番,發現書柜底層的一扇門被打開了。他心細如絲,做事有條不紊,從來沒有打開書柜門不關的習慣;夫人、兒孫們也從不胡亂翻他的東西,他不在屋里時兒孫們更不會進來取東西,也不會翻書柜。為此,陳實斷定:有外人進屋來啦,并開箱倒柜尋找貴重物品。于是,他更加仔細地將屋內巡視一番。當他抬頭上望時,發現屋內房梁上伏著個人,那人嚇得一動也不敢動。陳實心里想:夜間潛入別人家臥室,非奸淫之徒,便是偷盜小人。那人已知被人發現,卻仍然伏在房梁上一動不動,看來他很害怕,可能是個入道不久的小偷小摸之類的人。這樣的人或許可以教誨。

        他把目光從房梁上收回,坐在椅子上沉思一會兒。呼喚衙役將自己的家人全部召集到臥室中來。

        兒女及傭人到齊后,陳實語調深沉地說:“我曾多次向你們講過,每個人都應該自尊自愛,嚴格要求自己,防止走向邪路。我從審理的一些案件中悟出一個道理:干壞事、做惡事的人也不是生來就壞,只是平常不注重修養自己,不學好,慢慢養成壞習慣,就走向了邪路。本來,有些人的素質并不很壞,如果他不能棄惡從善痛改前非,就慢慢地變成了小人。‘梁上君子’就是一類這樣的人。”

        躲在房梁上的小偷,對陳實教育家人的話,句句聽得仔細,聲聲入耳,也通曉話中的道理,理解陳實的良苦用心,心中十分驚慌,羞得無地自容。他一個翻身,從房梁上跳下來。跪在陳實面前連連磕頭,向陳實認罪,表示愿意伏法,讓陳實將他押入牢中。陳實經過仔細盤問,得知此人因莊稼連年歉收,做小買賣又賠了本,家中生活極端貧困,他才干了小偷小摸的勾當。他夜間偷偷潛入縣衙,見陳實正在前堂辦理公事,就來到陳實的臥室,本想偷點銀兩趕快溜走。誰知翻遍室中的所有柜子,只有些破舊衣服和許多書本,根本沒有值錢的物件,更沒有金銀玉器一類的東西。他正準備逃走之時,剛好陳實推門進屋,他就躲在了房梁上。

        盤問完畢,陳實緊盯著“梁上君子”的雙眼說:“你因生活所迫,干了些偷摸的勾當,繼而成了‘梁上君子’。被人堵在屋中,你既沒有奪門而逃,也沒有拼死搏斗,看來還是可以教誨的。今天,本縣不再嚴懲你,但要你具結悔過。”

        “梁上君子”寫了悔過書,表明了痛改前非的決心,并在悔過書上簽字畫押。陳實讓家人取出一些破舊的衣服,又送給他一些碎銀子,讓他作本錢做個小買賣以養家糊口。那人接受了饋送的東西,千恩萬謝地拜別陳實而去。

        此事傳開,很快成了民間的美談。太丘縣在陳實任職期間,很長時間沒有發生盜竊的案件。從此,“梁上君子”成為一個典故,成為竊賊的代名詞。

        相讓胡同


        相讓胡同位于永城市老城區中山街中段路南,是一條南北走向的胡同。現在,這個胡同兩邊已經建起了很多樓房,明清時期的古貌已難覓蹤跡,但是,相讓胡同依然存在,相讓胡同的故事傳承不衰。

        據傳說,明朝中期,相讓胡同很窄,僅能單人行走。最窄處,行人穿過還必須側著身子,像現在諸如“一線天”之類的山道。那時候,胡同兩側,分住著汪、練兩個大戶。汪姓人家有人在兵部任提督,練姓人家有人官居都堂。

        有一年春天,汪、練兩家整修房屋,拆舊更新。練家動工早于汪家,打地基時沒有與汪家打招呼。練家的地基砌好后,汪家扯線丈量,說練家的地基向外拓展了一尺,占去了多半個胡同的地皮。汪家再蓋房屋,就要把胡同堵死了。練家說,汪家前些年蓋房時就沒有留滴水的地皮,多占練家的宅基地久矣。

        練、汪兩家,為了宅基地發生糾紛,各執一詞,互不相讓。爭執越來越激烈,矛盾也越來越尖銳,許多人從中調解,兩家針尖對麥芒,毫不退讓。雙方都自認為有理,便各寫訴狀并附各自的地契文書,呈送到永城縣令案頭,讓縣令公斷。

        這本來是一樁好斷的官司,憑著各家的地契文書,拉尺子一量,是非便可明辨。但當時的永城縣令,是用錢捐來的功名,等了十多年,方得以替補之身當了個縣令,做事百般小心。

        永城縣令認為,練、汪兩家爭端事小,但影響到兩家朝廷上的官員可就麻煩了。萬一處理不好,無論是練家還是汪家,給在朝為官的本家打個招呼,他就可能丟了烏紗帽,兩家誰都不能得罪。于是,縣令將兩家的訴狀陳于案頭,壓了下來。兩家每有人來催,他都推諉了事。

        練家已經砌好了地基,備辦了磚瓦木料,為早日把新房建起來,就派家人赴北京城找練都堂,讓其敦促縣令把官司了結。練都堂聽家人細述了事情的原因,沉默一番之后,突然放聲大笑。他笑家人目光短淺,凡事爭強好勝,沒有禮讓文明之風,讓鄉鄰以為練家仗勢欺人、官大壓人。笑畢,練都堂提筆寫信一封,讓來人帶回。

        練家人接到練都堂從京城捎回來的信,慌忙拆開來看,只見信中寫詩一首:千里捎書為一墻,讓他一墻又何妨?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

        這首詩讓練家人受到很大教育,主動推掉砌好的地基,蓋新房時多讓出了兩尺寬的地方。這條胡同因練家的禮讓而寬了很多,行人便稱它為“練家胡同”。

        后來,汪家翻蓋新房時,受練家的影響,也讓出了兩尺多寬的地方,使胡同更加寬闊了,不僅可以行人,還可以挑擔、推小車。

        這時候,永城縣令看到“機會來了”,就將練、汪兩家的訴狀送回,并在全縣褒揚練、汪兩家的高尚仁義之風,號召全縣人民學習練、汪兩家謙恭禮讓的品行,同時親自書寫了“相讓胡同”的牌匾,掛在胡同的南北入口處。

        據說,因為這件事,永城縣令得到練都堂、汪提督的賞識,倒真的又升了一級。

        從那以后,永城就有了一個相讓胡同,同時,相讓胡同的故事也流傳開了。

        還金閭


        永城縣東十華里有個村莊,名叫謝酒店,村頭有座石碑,遠遠地就可以望見“還金閭”三個大字。提起“還金閭”這座康熙年間立的石碑,還有一段動人的故事呢。

        清朝康熙年間,有一位赴汴梁趕考的秀才。他曉行夜宿,一天中午來到永城縣東十里堡村外。這時,已走得人困馬乏、熱汗淋漓,便在一棵楊樹下下馬歇息。他把馬栓在樹上,又松了馬肚帶,把鞍上滿裝東西的捎搭雙手卸下來掛在樹杈上,讓馬也好好休息一下再趕路。由于秀才連日趕路,十分疲勞,將背靠在樹干上就昏昏入睡。一覺醒來,日已偏西。秀才恐怕誤了考期,忙解開韁繩翻身上馬匆忙趕路,卻把那掛在樹杈上的捎搭忘記了。

        第二天一早,十里堡的貧苦農家人謝映明拾糞來到這棵樹下,忽然看見樹杈上的捎搭,他遲疑了一下,便把捎搭雙手托起取下來,沉甸甸地使他感到十分吃力。捎搭里究竟是什么東西?他好奇地打開一看,全是黃澄澄的金子,背回家一稱,不多不少足足六百兩。

        拾到這么多金子,一家人喜氣揚揚,七嘴八舌地議論著買田治地,起樓蓋房。這時,謝映明捋著白花胡須,沉思了一陣,便斬釘截鐵地說:“不能留下。那人發現丟了金子,不知急成什么樣呢?要是商人就會破產,要是奴仆就會喪命,要是趕考的秀才就會葬送了前程。我看,咱得原封不動地歸還失主。”老人的一席話說服了全家人。于是,老人就背起捎搭,來到那棵樹下,依據馬蹄印往西追去。

        且說那位趕考的秀才,催馬急急趕路,走到半夜,正要找店住下,忽然發現馬背上沒有了捎搭,大驚失色,便急忙調轉馬頭,順著原路往東奔去。秀才心如火燎,亡魂失魄,想到因為家庭貧窮,無力籌措路費去汴梁參加考試,恰巧一家富戶托他給汴梁經商的親戚捎六百兩黃金,才答應借給他一匹馬,贈送十兩白銀作為路費。如果找不回這六百兩黃金,我十年寒窗,豈不毀于一旦,傾家蕩產,也難償還富戶的金子,不如一死了之……正當秀才悲痛欲絕之時,那位老人迎面走來看見那馬跑得通身是水,馬上的青年汗流浹背,便猜想一定是失主,忙向前攔住馬頭,高喊:“公子慢跑!公子慢跑!”

        當老人問明情況,就把黃金全部交給秀才,秀才感動得雙手顫抖不知說什么才好。連聲說:“謝謝救命之恩!”忙向老人施禮,并拿出幾錠金子奉送老人作為酬謝。老人向前攔住,分毫不收。催促秀才趕路。

        老人拾金不昧的事傳到本縣大學士李天馥耳中,他親筆書寫“還金閭”三個大字。鐫刻立碑于村頭。那位秀才也考中了舉人,做了地方官,來到十里堡報恩謝酒。從此以后,十里堡才改名為謝酒店。

        彭雪楓賣馬度春荒


        抗戰時期與后來一段較長的歲月里,在新四軍官兵和豫皖蘇邊區的人民群眾中,傳頌著彭雪楓將軍為官清廉、秋毫無犯的故事。

        彭雪楓(1907—1944)是紅軍和新四軍中的著名將領,著名抗日烈士。曾任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第三軍團師政治委員、師長,江西軍區政治委員和縱隊司令員,新四軍豫東游擊支隊司令員兼政委,中共豫皖蘇邊區黨委書記,新四軍四師師長兼淮北軍區司令員等職。

        1938年10月,時任新四軍豫東游擊支隊司令員兼政委的彭雪楓,率部在豫皖蘇邊區苦戰四個月,取得了對日作戰的一系列勝利,大大鼓舞了當地人民群眾,部隊也得到了很大的發展和鍛煉。轉眼間,春節就要臨近了。這時,彭雪楓率領游擊健兒,冒著暴風雪由亳縣的觀音堂轉移到永城的書案店。書案店是豫皖蘇邊區的一個村鎮,這一帶地區歷經日偽頑和土匪、惡霸的統治壓榨,人民生活更加艱難困苦了,廣大群眾生活在死亡線上。

        彭雪楓領導的新四軍游擊支隊都是農民子弟,在艱難困苦面前,彭雪楓嚴格要求自己,也嚴格要求部隊,愛護人民,堅決打鬼子懲漢奸為民除害,盡量減少農民負擔。部隊每天吃的是紅薯干、高粱面摻糠菜蒸的黑窩窩,喝的是清水湯。當時有位戰士編了這樣一段順口溜:“三九年,早春天,我軍東進書案店。天天吃盡紅薯干,兩月不見油和鹽。臘月三十推石磨,一斤高粱辭舊年……彭司令率咱渡難關,餓死也不把紀律犯。”

        按照部隊規定,彭雪楓這一級干部生活供應上有照顧。但患有嚴重胃病的彭雪楓,一直和戰士同甘共苦,毫不特殊。有一天他的胃病發作,炊事員給他做了一碗面條,受到他嚴厲的批評。

        農民的感情是純真和樸實的,當他們親眼目睹新四軍官兵駐在村里,幫助群眾挑水、掃院子、干零活,買賣公平,待人和氣,關心體貼百姓疾苦,再看看他們的艱苦生活,大家心里都覺得很過意不去。當新四軍游擊支隊在書案店要過第一個春節時,村里的老百姓希望大年初一能讓彭司令和部隊戰士們吃上一頓餃子,至少吃上一頓粗面饃。大家推舉保長梁純修、甲長董學田、老中醫王欽義等出面,挨門挨戶收了幾大筐白饃、黃饃、黑饃,然后敲鑼打鼓把饃送到了彭司令的住處。彭雪楓熱情地接待了大伙,對他們說:“你們受書案店民眾的委托,送來這么多過年的食品,我代表新四軍游擊支隊全體干部戰士,向你們,并通過你們向書案店父老兄弟姐妹表示衷心的感謝!但是,這些慰問品我們不能收。”

        彭雪楓接著說:“現在春荒嚴重,鄉親們的生活夠苦了。我們是共產黨領導的人民子弟兵,是為打鬼子,救人民而來的,我們應當與大家同甘共苦,絕不能再增加人民的負擔……”這下可把幾位代表急壞了,他們再三請求彭司令把這些食品收下。讓來讓去沒有辦法,梁保長只好又提出在大年初一請部隊的官兵到各家吃一頓年飯……

        大年初一清早,軍號聲響了,部隊緊急集合,在群眾還未起床的時候,悄悄地離開了書案店,到寨子西南方大洼里“躲年”去了。當群眾去請戰士們吃飯的時候,才發現室內空無一人。直到下午部隊才回到村里。群眾贊嘆道:“彭司令的隊伍真是紀律嚴明,秋毫無犯。”

        春節后,群眾中陸續出現斷炊戶,部隊也要靠野菜充饑。這時,彭雪楓找到軍需處詢問:“現在全師還有多少錢?”軍需處同志向彭司令員匯報說,現在全師只有五塊錢,部隊已經到了經濟極度困難的地步。

        彭雪楓深知數月來戰士們的艱苦,幾乎每天都在打仗,吃的全是高粱面鍋餅和生著黑斑的紅薯,病號越來越多。當務之急,除了抗敵打仗,就是要軍民同心協力,共度春荒。這一帶畢竟還是新區,底子薄,籌糧籌款很困難,怎樣解燃眉之急呢?考慮再三,他決定:“賣馬!”這其中也包括他自己心愛的坐騎棗紅馬。

        警衛員小劉實在不忍心把彭司令立有赫赫戰功的棗紅馬賣掉,偷偷地把馬藏在一位老鄉家里。彭雪楓知道后嚴肅地批評了小劉。他何嘗不疼惜生死與共的戰馬,是形勢所迫啊!棗紅馬牽來了,彭雪楓攀著馬的脖子,撫摸著馬的鬃毛,騎著它打鬼子,除漢奸,救傷員,馱彈藥的一幕幕重現眼前。彭雪楓從口袋里掏出他吃飯時留下的一塊紅高粱面鍋餅塞到馬嘴里,眼睛濕潤了,無言地轉身走去。

        彭雪楓在全體軍人大會上說:“同志們,當年秦瓊受困,賣過一匹黃驃馬,今天,我們也把和我們一起東征的紅驃馬、白驃馬,數十匹心愛的戰馬賣掉。有的同志不理解,想不通,其實道理很簡單,我們是無產階級的隊伍,和老百姓魚水相親,只準為民愛民,不準擾民。今天賣馬,明天我們會從敵人手里奪取更多的戰馬!”

        馬終于被賣掉了。所得的錢雖然不多,但吃飯問題暫時解決了,同時還抽出一部分錢救濟了一些斷炊戶和無錢買種子的農民。彭雪楓賣馬的消息不脛而走。當地開明人士董學田異常激動地說:“將軍為民賣馬,亙古少有。有此仁義之師,何愁倭寇不滅。新四軍真乃天下文明第一軍!”廣大群眾也隨之發起了捐獻錢物,踴躍參軍的熱潮。芒碭山區堅持抗日的民族英雄魯雨亭,聞彭雪楓將軍賣戰馬之事,十分感動,特意將一匹號稱“火車頭”的青白色戰馬奉送給彭雪楓將軍。當地群眾還自發集資為彭雪楓司令員立了一座“清官碑”,由晚清秀才周鴻儒老先生撰文。在石碑中央,刻著“彭司令員雪楓紀念碑”八個大字,兩側刻著一副對聯,上聯是:“救民涂炭恩澤同山河并存”,下聯是“益國盤石功勛與日月齊光”。碑頭橫額是“民族長城”。

        彭雪楓騎著戰馬“火車頭”,率領將士,開辟了廣闊的豫皖蘇抗日根據地。一年內戰斗78次,擊斃日偽軍1368名(內有日軍聯隊長、中佐、少佐各一名),俘日偽軍1200名,擊傷日偽軍3487名,繳獲大量槍支彈藥,更可喜的是從敵人手里奪回數百匹戰馬。爾后不久,戰馬逾千,成立了一個騎兵團,成為彭雪楓將軍“三大寶”(拂曉報、拂曉劇團、騎兵團)之一。

        (責編:管理員)
        分享按鈕
        快三计划三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