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usu5y"></strike>

    <big id="usu5y"><nobr id="usu5y"><track id="usu5y"></track></nobr></big>
  • <center id="usu5y"></center>
    <code id="usu5y"><em id="usu5y"></em></code>

        劉集遭遇戰

        發布時間:2014/3/18 16:33:18       來源:本站      點擊次數:3514

            1949年12月2日夜,就在杜聿明率徐州守敵西逃的第2天,華東野戰軍8個縱隊20幾萬大軍急進追擊的時候,駐在汝南埠北側金鋪鎮的華野特種兵縱隊騎兵團接華東野戰軍司令部加急電報,令星夜兼程向永城、亳縣方向急進,堵截徐州南逃之敵。
            騎兵團是彭雪楓將軍1941年8月1日創建的原新四軍4師騎兵團,也是新四軍乃至華中野戰軍、華東野戰軍惟一的建制騎兵團。騎兵團按馬匹的毛色劃分不同的大隊(營級),1大隊為白馬,3大隊為紅馬,5大隊為黑馬,7大隊為黃馬等。調整后,容易辨認騎兵大隊,在隊列行進中,也更加整齊劃一。不久,被老百姓神化成“白馬團、紅馬團、黑馬團……”,令敵人聞風喪膽。
            團長戴彪、政委盧富貴、參謀長程朝先召開了大隊以上領導干部緊急會議,布置行軍計劃:其他5個大隊搜索前進,1大隊(營級)帶全團的病號和病馬作后衛。經2天3夜急行軍,部隊到達亳縣、永城邊界地區。開始并未發現任何敵情。
            1948年12月8日早7時,1大隊行至亳縣東北的劉集南側時,聽見北邊有零星槍聲。大隊長孟昭賢接到前衛3區隊副區隊長萬福才的報告,用望遠鏡一看,足有1000余國民黨兵向南擁來。
            孟昭賢派人向團部報告敵情后,立即與副大隊長張遵三商量,決心消滅這股敵人。但當時由于1大隊執行病號、病馬收容工作,一部分人要去照看病號,一部分人要將戰馬牽離戰場(1人最多牽4匹馬),這樣算起來,真正能投入一線作戰的人員只有48人,顯然硬拼不行,必須巧打。逐令3區隊迂回敵東側打敵后尾;2區隊迂回敵西側,搶占柏樹林墳場,用急襲殺傷敵人;病號帶病馬占領東側大村莊向敵射擊但不沖擊,盡量造大聲勢迷惑敵人。待2、3區隊基本就位后,孟昭賢令號目馬文祥吹起沖鋒號,全大隊立即向敵人發起了沖鋒。敵突然受到攻擊,死傷不少,亂成一團,一面組織火力向我射擊,一面拼命通過十孔橋,向劉集方向倉皇潰逃至劉集南面的小土圍子殷樓,并用輕、重機槍和“60”炮,向我猛烈射擊,企圖封鎖我尾追道路,迫使我不能接近圍子。
            這時,孟昭賢審問了1名俘虜后得知,5日,杜聿明召集3個兵團司令邱清泉、李彌、孫元良研究突圍辦法,自行決定當晚各兵團同時向淮河以南突圍,隨后,杜聿明怕承擔責任又取消決定。但孫元良已搶先于當晚向西南突圍,除一部潰逃回邱、李兵團防區外,其主力被殲滅,孫元良及少數隨員化裝逃脫,124師部分部隊乘黑夜突出包圍圈。12月6日碰上第41軍少將副軍長楊熙宇帶著突出來的幾百人,兩部合起來1100余人。

                                                                      圖1  揮刀殺敵

            大隊長孟昭賢觀察地形后,命令各區隊盡量接近敵人,把敵包圍起來。2區隊(連級)長王永豐帶領區隊沖向圍子西北側的高地柏樹林墳場和一段半截子溝。敵人利用占領的圍墻向我猛烈射擊,王永豐的馬被打死,3區隊副區隊長萬福才負傷,新戰士肖傳祥中彈犧牲。孟昭賢的大衣被打了兩個洞,還有幾個同志的棉帽被打掉了。王永豐隨即命令部隊下馬,徙步向前運動。此時敵人的機槍已封鎖了通向樹林的道路。2區隊副區隊長王廣華帶領5班長武學勤等4人,冒著敵火力滾過大路沖入樹林。戰士郭長青用敵人逃跑時遺棄的一挺重機槍,向敵人射擊,壓制住了敵人的火力。其他同志快速通過大路,進入樹林,迅速接近敵人。
            孟昭賢觀察到十孔橋西側的交通溝地形很有利,于是令2區隊掩護,他帶著1區隊下馬徒步,用爬行和蛙跳的動作進入交通溝,逼進了殷樓圍子,距敵200米左右。接著,3區隊又攻占了圍子的西側柏樹林內的幾個大墳包,距敵不到100米,居高臨下向敵射擊。病號們相機占領了圍子東、南側,并組織人員騎馬來回跑來跑去,虛張聲勢,將敵人團團包圍起來。
            在孟昭賢的指揮下,全大隊集中全部火器向圍內射擊,炮手張勇、李凡用2門88式小炮向圍內發射小炮彈,因為圍內敵人密集,每發一枚小炮彈都能殺傷敵人。接著,支部書記張德才組織人員向敵喊話。
            14時許,有幾個軍官悄悄到圍墻上視察動靜,1班長張興遠立即舉槍射擊,擊中了為首一人。事后知道被擊中者是敵41軍124師少將師長嚴翊。敵人軍心大亂,豎起白旗,派出一名副官談判投降。
            孟昭賢小聲對周圍的同志說:“你們就叫我孟團長,要裝得像,沉住氣。”等那位副官走近,支部書記張德才指著孟昭賢對他說,這是我們的孟團長,那個家伙連忙恭恭敬敬地向孟敬禮,孟故意不理睬,高聲發出命令:“張參謀,通知各營和機炮大隊加修工事,暫時停止射擊。”敵參謀說:“我們長官說我們愿意投降。但保證我們的人身安全,允許各自回家,吃頓飽飯,再發干糧。”孟昭賢當即答復說:“回去告訴你們的頭頭,優待俘虜是我軍的一貫政策,給你們半個鐘頭時間,放下武器,把隊伍帶出莊來。”那參謀轉身回去了。
            半個小時過后,敵人并沒有把隊伍拉出來,還讓我軍代表進圍子再談。騎兵們憤怒了堅決要打進去。孟昭賢和張遵三、張德才商量,一致認為目前不宜強攻,孟昭賢對他們倆人說:“我去談判,老張在此指揮,要是我回不來,你們就順著我去的路打進去,殲滅敵人。”張遵三、張德才同意派代表談判,但不同意孟昭賢親自去,孟說:“敵人雖多,武器彈藥雖好,但是逃兵,疲憊不堪,又沒有后續部隊,沒有援兵,1000多人擠到一個小圍里,兵力展不開,對我們情況也不清楚,而且地形對他們不利,我們完全有可能爭取他們投降。”最后終于說服大家。孟昭賢腰里別上20響盒子槍,其他3人挎著湯姆式沖鋒槍,身上帶滿了小型手榴彈,大搖大擺地走進圍子。
            圍子內敵人如臨大敵,架起各種槍支槍口對準我代表。我代表不予理睬,大步向前。孟昭賢對124師副參謀長陳璽疇說:“我想勸告你們,要看清當前的形勢和你們的處境,蔣家王朝快要完蛋了,你們還頑抗什么呀?城里那么堅固的工事你們都守不住,守這個圍子只能是自找死路。”
            這時,在場的許多敵軍官兵亂哄哄地爭論起來。孟昭賢趁機走到一個糞土堆上大聲說:“蔣軍官兵們,你們大部分是受苦的人,是抓壯丁來的,給蔣介石賣命當炮灰值不值得?淮海戰役我軍就要全勝,蔣家王朝眼看就要覆滅……”有幾個頑固軍官把子彈上膛,槍口對準我代表。孟昭賢迅速拔出盒子槍對準躺在擔架上的嚴翊,張玉山也用湯姆式沖鋒槍對準嚴翊,林忠興用湯姆式沖鋒槍對準陳璽疇,王廣華兩手拿著兩枚拉出線的手榴彈,用高大的嗓門說:“你們開槍吧!我們進來與你們談判是為你們的生命考慮,你們要是執迷不悟絕沒有好下場,一切后果由你們承擔!”
            這時,1大隊大部分同志已沖進入圍內。團領導帶著團部和9大隊到了圍外。豫皖蘇軍區3分區騎兵大隊及警衛營1個連(乘汽車)和地委書記壽松濤也來到圍外。這對敵人起了震懾作用。
            經過2個多小時的艱苦談判,下午16時,敵放下武器向我投降。事后,當他們知道一線作戰的的只有48名騎兵時,都大為吃驚。
            此戰,俘敵副軍長、師長以下1100余人,斃傷55人。繳獲八二迫擊炮2門、六○炮5門、重機槍10挺、輕機槍28挺、卡賓槍9支、湯姆式6支、電臺4部等大量精良裝備。
            孟昭賢率1大隊,押解著1100余俘虜兵,連夜開進到酂城休整。從此,1大隊全部換上了美械裝備。
            9日上午,華東野戰軍司令部來電嘉獎了騎兵團1大隊。

                                   圖2  我軍向前進,俘虜向后送。康矛召1949年攝于淮海戰場

         

         

        (責編:管理員)
        分享按鈕
        快三计划三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