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usu5y"></strike>

    <big id="usu5y"><nobr id="usu5y"><track id="usu5y"></track></nobr></big>
  • <center id="usu5y"></center>
    <code id="usu5y"><em id="usu5y"></em></code>

        捻軍在永城

        發布時間:2014/3/18 10:34:45       來源:本站      點擊次數:1796

             捻黨的產生
           捻黨,亦稱捻子,是清代出現的農民反清結社。捻者,意為以手指捻物,使之聚集而不散松。永城民眾謂結隊一支、一股、一伙、一幫為一捻,大幫人為大捻子,小股人為小捻子。民眾成群結隊,聚而為捻,以取食取財,與豪紳、差役相抗。民眾聯伙相聚結黨,即為捻黨。捻黨起源于黃河、淮河之間,豫皖蘇魯邊沿地區。乾隆年間,永城民間就有“順刀會”組織,人人帶刀一把,所到之處,即結捻聚會,劫富濟貧。但有順刀一把,便許入伙,呼朋喚友,攜親帶鄰,拽刀聚眾,十百成群,刀棒并舉,攻掠豪門財主,又稱“拽刀會”。還有義和拳、八卦教、虎尾鞭、鹽梟(護鹽鏢局)等,至嘉慶年間逐步發展成為捻黨。乾隆年間,封建貴族、官僚、豪紳大量兼并土地,十之五六成土地皆歸于富戶豪門,十之五六成農民無地或者只有少量田地,只得租田耕種,地租率達50%以上,高者達60%~80%。另有雜差、附租等。青黃不接時,農民糊口無資,則向地主借高利貸,借一還二、還三,俗稱“驢打滾利”,利上加利,致使債臺高筑。地主逼索,無力還貸,則以田宅償還,因之失地者愈多。富者日富,貧者日貧;富者田連阡陌,貧者無片席之地。官府田賦亦重,雜稅雜捐名目繁多,差役雜派使民應之不暇。官吏貪賭威風,聚斂錢財,征錢糧則浮收私派,聽訟獄則訛詐勒索,唯利是趨,上下相蒙,曲如庇護,咨行不法。官以賭得,刑以錢免,以刀鋸代撲責,用賭賂判生死,酷以濟貧,視民如仇,坐視其餓殍流離,暴露如莽,是故民亦視官如仇,群而相拒。嘉慶以來,黃河多次決口,兩次改道,黃水漫溢,膏腴之地,均被沙埋,村莊廬舍,蕩然無存,被災之民流離乞食,餓殍塞徑,尸骨遍野。又有蝗災,旱災,連年不斷。災荒后,十室九空,炊煙斷絕,田園荒蕪,農村一片蕭條,災民亦多,流民益眾,為生存之計,遂結捻取食。再者,清廷鹽務失調,淮鹽(即南部淮河北之官方所售之鹽)價格昂貴,蘆鹽(即北部金鄉地區官方所售炸鹽)價格較低,民眾則爭購蘆鹽運往皖北、豫南以取利,官府謂之“私鹽”。而民眾則拒食官鹽(淮鹽),利食私鹽(蘆鹽)。災民、流民則不顧禁令,結捻日夜暗運私鹽,于是販運私鹽盛行,遇有鹽巡稽查,鹽販則鋌而相拒。久之,則出現專務保護販運私鹽的鏢局,公然保護販運私鹽,遇有鹽巡,武裝抗拒。其鏢頭謂之“鹽趟主”,官方呼鹽販為“紅胡子”、“捻子”。
           永城地處豫皖蘇魯交界,土地貧瘠,經濟落后,民情渙散,喜于遷徙。而且距離州府較遠,風氣勁悍,民眾尚武術,好俠義,輕死生,因而,游俠多,勇士眾,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兩肋插刀為之不悔。民眾多聚族而居,而且家家有刀矛,遇有仇隙,則合族而出,刀棒相向,無謂生死。一人訟獄,合村合族相助,出資出人,出言出證,雖傾家蕩產而不惜。四省之地,既有犯法,此拿彼奔,隨處窩藏,往往漏網,四省之內皆有朋友,相互往來,貨貸有無,游而結捻。此風一直延續到抗日戰爭時期,中共永城縣黨組織還利用此俗此風,號召廣大人民群眾反抗地主豪紳和官府的剝削壓迫。
           捻黨多以一村、一莊、一族為一捻,修筑寨圩,深溝高壘,以保衛身家財產,防止外來侵擾。所謂“一莊有捻一莊安,一族有捻一族幸。莊內有捻,外捻不入”。嘉慶中,捻黨由小而散,發展成大而聚。少則數十百人,多則數千人,各自為號,分散活動,居則為民,出則為捻。又由黨徒而涌現頭目,群相護從,聽其指揮。捻黨首領稱“捻頭”或“趟主”。大趟主領大旗,下有小旗,多則百余,少則數十,旗色相同。小趟主領小旗。捻頭之下,威嚴使人人敬畏者稱“二捻頭”或“二趟主”;略通文墨,能出謀劃策者稱“掌捻”;勇猛善戰,能沖鋒陷陣者稱“領捻”;小捻入大捻稱“幫捻”;無名號到處游蕩,居無定所,遇機而取者稱為“游捻”或“飛捻”;各捻之間互相糾集,拉攏聯合,曰“招捻”。民有不平之事,往往訴諸捻首,遂得解決。往訴者日眾,每訴必得公正,由是聲名遠播,眾人擁戴,小捻歸附,飛捻趨至,官府敬畏,豪門懼怕,濟困解難,民眾多得庇護,故能一呼百諾,群起而應,遂成“響捻子”。“響捻子”者,也就是地方上的“仁義光棍”,有的影響三五里、三五村甚至十余村,有的影響十里數十里乃至百余里。永城的蘇天福、蘇天才、馮震、李月、趙浩然、高春芳、侯豹、陳毛、余麻合、李家英等均是“響捻子”,后來都成為捻軍的著名首領。
           捻黨的斗爭
           永城捻黨以游民、災民、貧民居多,販運私鹽以食其力,或驢馱,或小車推大車拉,成群結隊,拈刀插捧。遇有鹽巡,刀槍相搏,毆打致傷,不相顧忌,竟販鹽成功。冬春,聚而“打糧”,又曰“打梢”,手持鋤頭、刀矛、棍棒、殺進富戶財主家,奪取財物糧食,歡呼雀躍而歸,糧盡再出。有時出外所經之處,則先遣人傳呼大戶財主備飯若干桌,如只百人,必令備百桌或七八十桌,虛以眾多而嚇詐財主,使之懼怕,若地保告官,則更加虛張聲勢,官役不敢往捕。至則咨意大吃大喝,吆五喝六,飯飽酒足,呼喝而去。此謂之“吃大戶”,因是白吃白喝白拿,又謂之“白撞手”。麥收季節,則群出搶收財主的莊稼,捋麥穗,割秫頭(高粱穗),剪谷穗,挖紅薯,名曰“拾莊稼”。向地主豪紳強行借貸,叫做“磨彎”。武裝出動,圍攻集鎮,迫使官吏豪強捐獻錢糧若干,得而后撤離,卻不攻城寨,遇大軍則走,不與之戰。捻黨以劫富濟貧相號召,打劫集鎮上官紳的油坊、錢鋪、當鋪、鹽店,瓜分財主的浮財。民謠有曰:“跟著帳子(大隊捻黨)走,吃也有來穿也有,不納銀子不完糧”。永城山城集、埋頭集、太丘集、車集、李口、裴橋、馬橋、高水坑、趙莊埠等均是捻黨活動較早之地。
           捻黨以武裝斗爭形式聚眾起義,攻城陷寨,打擊清軍,永城境內主要有以下數起:
           道光十一年(1831年),宿州張義法,跟隨永城的魏中源學彈花織布。曾參加白蓮教起義,失敗后又到永宿邊界參加捻黨,建立大乘教,聯合直隸白蓮教準備起義。
           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十一月,江蘇蕭縣捻黨縱洪、馬宗禹、李光相、縱友等起義,占據永城芒碭山。清廷下令四路進剿,捻軍退至亳州境內,被清軍擊敗,縱洪被捕,縱友逃亡,馬宗禹繼續領導捻軍戰斗在永亳地區。
           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歲饑,永城趙之琛在城東起義。知縣高賜琪率差役捕捉不獲,便招募呼莊人馮震(又名馮在石,起義后又取名馮金標,綽號老錘手)為皂頭捕捉趙之琛。趙之琛與之戰不利,便逃往沛縣活動。
           清咸豐二年(1852年)二月,馮金標在永城東南李家口、岳家集聚眾起事。東興集(車集)人李月在王溜子聚眾起義。知縣呂贊陽帶領壯勇劉自順等往捕李月,戰于官莊店,李月敗走,與馮震聯合,共約四五千人,勢力逐漸壯大。蒙城捻黨首領龔德樹率眾萬余人在雉河集南起義,與張樂行合作,以雉河集為據點,進攻永城。蘇天福在裴橋集南永亳交界地區率眾起義,與張樂行、龔德樹配合呼應。
           咸豐二年(1852年)秋,亳州捻黨首領和鹽梟張樂行準備起義,招集18位弟兄商議對策,決定先除掉馬牧集武舉、老牛會團練武裝頭子王照瓊。于是派張德才等人去馬牧集有意鬧事以挑起事端,相機把王照瓊干掉。不久,張德才保運私鹽回來,即路過馬牧集,順手牽羊,把王照瓊的百余頭綿羊拉了回來。王照瓊也有意挑起事端,又從龍山買回來百余頭羊散牧。張樂行親自帶隊去搶奪王照瓊的羊群。王照瓊帶領30余人追趕,雙方在半路相遇,一場惡斗,互有傷亡。適逢永城縣衙騎兵趕到,將張德才等18人捉獲,押入永城監獄。為了救人,張樂行聯合蒙城捻黨首領龔德樹(外號龔瞎子),集合1萬余人,在永城捻黨蘇天福的支援下,圍攻永城。捻黨包圍縣城后,馮震、李月、張鳳山、余麻合等永城捻黨首領聞訊趕來,從中策應。知縣呂贊陽緊閉城門,行文歸德府求援。張樂行嚴禁騷擾百姓,秋毫無犯。聲言,把張德才等人安全放出,萬事俱休。否則,等攻破城池,官兵一個不留。歸德府奏聞河南巡撫。河南巡撫為避免釀成大禍,密令暗放張德才等人,捻軍始解圍而去,隨后又趕到馬牧集將王照瓊等30余人捕殺。
           咸豐三年正月(1853年2月),永城捻黨首領馮金標、張鳳山前往亳州、蒙城交界的雉河集(今渦陽縣城)山西會館參加豫皖邊界十八路捻黨相會的聚義結盟,俗稱“捻黨十八鋪聚義”。各路捻黨豎旗,公推張樂行為盟主,祭旗起事。提出“殺富濟貧,替天行道”的口號,十八鋪捻黨各有武裝千余人。永城捻黨首領馮金標、李月、張鳳山共有武裝四五千人。
           咸豐三年(1853)正月,亳州義門人劉白鴨(一說鄧鴨)據永城西南裴家橋起義,捕殺了地保王超群。知縣呂贊陽帶兵勇400人往捕,被捻黨擊敗,呂退至龍崗集監生崔鋒家。劉率捻黨追至龍崗集,遂包圍崔鋒家,俘殺官役李姓2人。呂贊陽派崔鋒面見劉白鴨講和,崔鋒許錢800千講和,劉方撤圍。呂贊陽逃歸縣城。歸德知府陳介眉帶領兵勇400名往剿,劉白鴨向芒碭山撤退。陳介眉追至薛湖集,雙方交戰,劉白鴨戰不利,傷亡200多人。
           咸豐三年二月初五日,捻黨首領陳毛率眾占據薛湖集,聲震豫東。歸德知府陳介眉帶領兵勇400名,開封、歸德、陳州、許昌道臺林揚祖委派候補知縣趙獻卿帶杞縣壯勇,并會同參將范正綸部,分三路圍剿,大戰于薛湖集,捻黨失利,陳毛等被俘遇害,傷亡70余名,被俘97名,損失槍炮100余件。二十四日,捻黨千余人占領馬頭寺。河南巡撫陸應谷咨會護理河北鎮總兵崇安督率將勇進擊,林揚祖督同陳介眉前往策應,縣丞劉鴻昌帶兵勇截擊,捻黨被擊斃280余名,捻黨首領被俘26名,槍炮損失甚多。
           至此,捻黨完成了從捻黨起義向捻軍起義的轉化過程。同時,捻黨在斗爭中先后被清軍俘斃700余名,著名捻黨首領陳毛等24人均被殺害。馮金標、李月、張鳳山等暫時歸附漕運總督周天爵。
           捻軍進入永城
           咸豐三年(1853年)三月二十八日,捻黨首領蘇天福(李寨鄉蘇平樓人)、蘇天才(李寨鄉蘇平樓人)、張文德、岳本初、賈周在縣西南蘇鹽店之賈莊(屬裴橋鎮)聚眾起義,打死練勇劉二等數名。次日,歸德、陳州團練總辦祝塏率兵分路進襲,蘇豹、王明道、賈五3人被俘遇害。四月初二日,蘇天福、王大柱等率2000余人集結于永亳交界之耿皇寺,祝塏即日約會丈八集(又曰扎把集,今裴橋鎮和順集)、大王集等處鄉團約2萬余人,于三日渡包河進擊。蘇天福率部眾于耿皇寺以北列隊抗擊。清軍分路包抄,蘇率眾南退。清軍追至張家寨,蘇又返回退至夏橋,與戰不利,捻黨首領張曉、胡鳳舉、岳本初等被俘遇害。蘇部退至亳州境內。
           咸豐三年(1853年)四月初,太平天國北伐軍林慶祥、李開芳、吉文元等率部北伐,途經永城,一度占領縣城。永城捻軍蘇天福率部響應,為北伐軍向導。隨之,馮震、李月、張鳳山脫離周天爵,帶回部屬、輜重,重舉義旗,占據趙屯,打黃旗,聚眾千余人,活動于永東、宿西一帶,與蘇天福捻軍相配合,力量迅速壯大。初七日,林慶祥、吉文元北伐軍在捻軍引導下,攻破歸德府(今商丘睢陽區)。
           咸豐三年四月十二日、十三日,亳州捻黨首領王大柱、王大坤等,舉大旗,坐綠橋,頭包紅巾,身穿號衣,率領1萬余人,進入永城,配合蘇天福部行動,連破大王集、丈八集、夏營、戴營、酂陽集等處,擊斃鄉勇700余人。
           咸豐三年四月二十九日,亳州捻黨首領張樂行率部進入永城境,與蘇天福、王大柱等聯合數萬之眾,由永西渾河集出動,攻破龍崗集、酂縣城一帶。縣丞劉鴻昌帶兵及團練王鷹等進剿,蘇天福等率眾迎戰于喬集之南,王鷹被擊斃。三十日,劉鴻昌又與捻黨戰于酂縣城之西,劉不敵捻黨,遂潰退。
           咸豐四年(1854年)二月初八日,太平軍曾立昌、陳士保、許宗揚等率領太平軍北伐援軍挺進永城。代理知縣傅錫綸、守備丁兆發不戰而棄城逃跑。太平軍進據縣城,占縣衙,開監獄,放囚徒。永城蘇天福、馮震、李月率捻軍4000余人入城。亳州捻軍張樂行為支援太平軍北伐,于二十五日率眾進入永城縣城,沿途居民捐贈豬、羊、酒、面,慰勞捻軍。曾、陳、許等率領北伐軍北上后,捻軍亦撤離縣城西進。傅錫綸因棄城逃跑被革職治罪,縣丞劉鴻昌升任知縣。而蘇天才聚眾數千人,以馬村橋為據點,配合蘇天福活動。趙浩然(順和鄉趙莊埠人)據高水坑、趙莊埠聚眾千余人起義,以響應太平軍,配合蘇天福捻軍的斗爭。
           蘇天福事件
           清咸豐四年(1854年)二月底,蘇天福(回族)率領捻軍在裴橋集、耿皇寺一帶積極活動,主動出擊,攻入丈八集。清巡撫督促總辦歸(德)陳(州)團練署太康知縣祝塏進入永城圍剿。桑殿元率鄉勇配合祝塏部于裴橋北進攻蘇天福部。蘇與戰不利,率部退守亳州境內。祝塏、桑殿元率部跟蹤追擊,攻入亳州,在亳州大肆燒殺搶掠,連地主豪紳也大批被殺。激起亳州民眾包括部分地主豪紳奮起反抗,以報仇雪恨相號召,擁護蘇天福,支持蘇天福反擊。蘇天福也以反抗祝塏、桑殿元的燒殺搶掠,為親人報仇雪恨為名,號召民眾加入捻軍,部隊得以迅速壯大。永城地方團練以捉拿蘇天福、保衛家鄉相號召,攻打蘇天福捻軍。從此,永亳之間成仇,互相攻擊,你來我往,形成“拉鋸式”的斗爭,此即所謂“蘇天福事件”。  同年五月,蘇天福聯合亳州的張文德、賈同捻軍發動反擊,再次攻入永城,與祝塏團練大戰于蘇家鹽店附近。不久,又聯合亳捻王大柱等占領永亳邊境之耿皇寺集,抗擊祝塏2萬余團練武裝的進攻。蘇天福發動反攻,祝塏不敢抵敵,徐廣縉率清軍助戰,也大敗而逃。五月二十日,蘇天福聯合張樂行,率捻軍萬余人攻打酂縣城,清軍徐廣縉無力應戰,向河南巡撫稟報稱:張樂行已受撫,此次是為“蘇天福事件”復仇,非為爭戰而來。清軍團練連續戰敗,豫皖兩省大臣借此相互攻訐控告。六月,清幫辦團練大臣袁甲三與河南巡撫英桂就“蘇天福事件”達成協議,派人往永城、亳州地區,各令送還婦女,捆獻兇犯。但是,總辦歸陳團練祝塏置之不理,繼續率團練進入亳州大肆焚殺搶掠,聲言搜拿蘇天福方才罷休。英桂只得將祝塏撤職西調。蘇天福乘機反攻,袁甲三只好放棄調解,督軍進攻蘇天福捻軍。七月,蘇天福約集47路捻軍總目,議定聯合作戰。在亳州張樂行、夏邑王冠三捻軍配合下,由渾河集向永城進攻,聲勢浩大,所向披靡,連續攻破龍崗集、酂縣城等清軍團練據點,向北進攻會亭驛,清軍徐廣縉率部抵御,被捻軍擊敗潰逃。十月,徐廣縉病,清政府命道員張維翰接替徐廣縉之職。
           此時,亳州捻黨首領張樂行名義上仍歸附清政府,清團練幫辦大臣袁甲三即督促張樂行捉拿蘇天福,以表明歸撫心跡,同時又密令兵弁誘殺張樂行,達到一石二鳥之目的。密謀敗露,張樂行被逼無奈,重舉反清大旗,蘇天福積極配合,兩軍互相支援,部眾日增,聲勢日大。九月,張、蘇聯合攻入柘城。年底,蘇部回師亳州,打敗清知府張家駒、副將孫家泰于寺兒集,乘機攻入永城。十二月二十日,進攻渾河集,擊斃練長王相同以下百余人。
           咸豐五年(1855年)二月二十日,蘇天福率部再次向永城進攻,在馬橋北與澮南團練激戰竟日,擊斃練總蔣師堂以下300余人。三月,蘇天福聯合亳州張樂行、蒙城龔德樹、夏邑王冠三,四支捻軍主力與清軍張維翰、陸希湜、繡綸、張家駒、孫家泰等戰于泥鰍集(泥臺店)。河南巡撫英桂手忙腳亂,如坐針氈;團練大臣袁甲三被奪職歸京。
           捻軍大聯合
           咸豐五年(1855年)秋八月,在江淮河漢地區,太平天國運動迅猛發展,捻軍起義遍地蜂起,全國反清浪潮急劇高漲。永城的捻軍首領除蘇天福之外,著名的有馮金標(馮震、馮在石,綽號老錘手)、李月、張鳳山、趙浩然(永北20里趙莊埠人,武童生,人稱趙老浩)、李家英(永東車集人,趙浩然表弟),余振山(又名余麻合,永北薛湖集南余大莊人,張樂行妻弟),蘇天才(永西南蘇平樓人,又名蘇全)等,各擁眾數千人至萬人、數萬人。永城成為捻軍的重要活動地區和重要戰略根據地之一。
           在兩年的反清斗爭中,各路捻軍初步形成了聯合作戰的局面,各捻軍首領逐步認識到聯合作戰、共同抗清的巨大好處。而且張樂行、蘇天福、龔德樹、王冠三4支捻軍聯合作戰,多次打敗清軍,威震豫皖蘇魯地區,也為捻軍大聯合大統一奠定了基礎。于是,咸豐五年秋(1855年),各路不同旗號的捻軍聚集到蒙城、亳州交界的雉河集,舉行聯合統一大會,即著名的“雉河集會盟”。其時,雉河集張燈結彩,鑼鼓喧天,人歡馬叫,刀槍如林,旌旗蔽日。永城捻軍蘇天福部、李月部、馮震部、蘇天才部、李家英部等參加了會盟。
           會議決定各路捻軍聯合統一,公推亳州捻軍首領張樂行為“大漢盟主”,號稱“大漢明命王”。并祭告天地,宣布信條,頒發布告,公開提出“救我殘黎,除奸誅暴”的口號,揭起反清大旗。規定:旗分五色,各旗統將皆聽盟主調遣。黃旗居中為帥旗,張樂行盟主兼黃旗旗主,雉河集以北、張老家地區為其領旗區域;藍旗居東方,雉河集以東、至宿州地區為其領旗區域;紅旗居南方,雉河集東南地區為其領旗區域;白旗居西方,雉河集西南、以西地區為其領旗區域;黑旗居北方,雉河集以北、永城、夏邑地區為其領旗區域(后來,五旗擴大到二十五旗)。四路旗主帥旗皆鑲黃邊。蘇天福為黑旗旗主,稱順天王,打黑旗鑲黃邊旗;趙浩然打純黑旗;劉學淵(劉大老冤)、劉玉淵(劉二老冤)打黑旗鑲黑邊旗,夏邑的王冠三(王貫三)、宋喜元等皆舉黑旗鑲藍邊旗;楊興太舉八卦旗;李月、李家英、馮金標、蘇天才、王萬一等皆舉黑旗,稱黑旗總目。每一旗為一個作戰單位,可配合作戰,也可獨立對敵。雖然結盟,然而各旗仍不能統一指揮,旗主無任免權,無調遣權,無約束力,互不統屬,山頭林立。永城以北民間所謂“趙老浩的旗單擺”即此之意。捻軍所處不設營壘,隨地止息,不設營帳,不備軍糧,得糧則騎兵二步兵一分攤。臨戰出征,戰后歸家,忽聚忽散,散為民,起為捻。往往舉家從軍,舉村從軍,舉族從軍。趙浩然兄弟、兒子、兩個女兒皆為捻軍悍將。各旗捻軍服飾不一,但一律扎頭巾。武器有大刀、齊頭鐥、長矛、火炮、抬槍、鳥銃等。
           捻軍第一次圍攻縣城
           雉河集會盟之后,捻軍實現了大聯合。永城為蘇天福黑旗領旗區域,每有大的戰事,均配合行動。如攻城略地,對抗強大的清軍時,則數旗并出。此時,永城、夏邑清軍兵力單薄,防務空虛,僅增加河南道員張維翰1800名兵力,僅能保守城池。于是,捻軍乘機發動進攻。咸豐五年(1855年)九月,蘇天福、張樂行、龔德樹率領捻軍三路大軍共3萬余人,大舉進攻永城,在廟集打敗潁州知府陸希湜之后,兵分三路進攻渾河集,在泥鰍集(泥臺店)與河南道員張維翰相遇,捻軍當即發起進攻,人人奮勇,其勢不可擋。張維翰不支潰敗,清將達凌阿被擊斃,張維翰拼死突圍,幸免一死。捻軍揮師西進,占領會亭驛,接著攻陷夏邑,聲威大震。捻軍占領夏邑后,東出碭山,西撲商丘馬牧集(今虞城縣城),打敗清軍朱連泰部,進圍歸府城。十月,占領蒙城,西向進攻鹿邑、柘城、亳州,包圍亳州13日。河南按察使余炳燾督兵馳援,命令祝塏防守鹿邑,令瑚圖凌額、任愷駐守永城縣城,馮景扼守永南黃口,余炳燾率軍駐守永城西南麻冢集,并約會徐州鎮總兵興慶兵勇、宿州照容馬隊協助,又調永城鄉團萬余人隨同作戰,總兵力達數萬人。十月二十八日,清軍趁捻軍后方空虛之機,襲占了雉河集。蘇天福、龔德樹撤亳州之圍回援,復奪取雉河集。余、祝、瑚三路進軍亳州,永城只有少數鄉勇。
           咸豐五年(1855年)十一月初三日,捻軍趁清軍進亳,永城空虛之際,立即揮師北上,奇襲麻冢集,將徐州兵勇擊敗。十一月初四日,蘇天福、張樂行等率捻軍分路由馬橋、李口渡過澮河,取道進圍永城縣城,拂曉開始總攻。張樂行攻東門,王冠三攻南門,龔德樹攻西門,蘇天福攻北門。自晨至午,炮聲不絕。余炳燾率清軍由酂縣城、丈八集星夜馳援。捻軍迎戰于皇戚林,與戰失利,撤軍南去。隨后,清軍駐曹州府湖南提督武隆額率5000余人進軍永城。十一月初六日,捻軍集中3萬余人,在永城西南麻冢集迎敵。鏖戰兩時。捻軍騎兵從西南突出,襲擊清軍后隊,將成齡軍包圍,成齡中槍墜馬而死,180余人被擊斃。捻軍大獲全勝。十一月初十日,捻軍復于麻冢集戰敗團練,擊斃酂縣城、柘樹集練丁近百人。清將武隆額心膽俱碎,懼怕遭擒,慌忙帶親兵從永城逃往夏邑。因心懼捻軍懲罰,急派人將俘獲的張樂行侄子(關押在徐州監獄)釋放。隨后,捻軍攻夏邑,武隆額又逃到虞城,捻軍進攻虞城,武又退到歸德府城。清廷震怒,立即將武隆額革職,改派河南巡撫英桂為攻捻主將,督辦豫皖蘇三省剿捻事宜。英桂又急調南陽鎮總兵邱聯恩(人稱邱瘋子)、保英自信陽馳赴歸德,命令武全、徐曉峰、朱連泰以及徐州興慶兵勇、鄭魁士軍、塔恩哈軍、伊興額吉林馬隊等大軍,分路進軍皖北豫東,形成南北夾擊之勢,企圖一舉將捻軍剿滅。
           捻軍第二次圍攻縣城
           捻軍趁英桂調兵遣將之時,于咸豐六年(1856年)正月十三日,再次圍攻永城縣城。張樂行率總部駐東關祖師廟,馮震、李月攻打東門,龔德樹攻打南門,王冠三、劉本剛攻打西門,蘇天福攻打北門。城內駐有太原兵110名,本營兵百名,劉自順部練勇200余名。捻軍于東門外筑炮臺1座,高出城門樓,其上架炮3尊,炮彈如碗,齊向城內轟擊。捻軍攻城武器劣,攻堅能力差,久攻未下。蘇天福與攻打西門之王冠三,分兵襲擊夏邑縣城,至十七日拂曉,攻破城池,活捉夏邑知縣郭鳳恩,押至永城北門蘇天福大營斬首。城內劉自順練勇沿城吶喊,周圍放槍,虛張聲勢。二十二日夜,天降小雪,捻軍麻痹大意,居屋避寒,給清軍以可乘之機。練總劉自順帶領曹聾子等10余人,乘黑冒雪縋城,偷偷摸到捻軍炮臺之下,用炸藥將捻軍東關炮臺轟塌,捻軍被俘7人。捻軍打造云梯400余具,以便登城,被劉自順派人毀之。隔日,永北團練侯來彥、呂永貞、張桂一等率領鄉勇數千人來城解圍,被捻軍擊潰。永城知縣劉鴻昌見城危如累卵,如熱釜螻蟻,惶惶不可終日,連連派人向駐守歸德府的河南巡撫英桂請求救兵。
           英桂深感兵力不足以抵抗捻軍,就向朝廷奏請救兵,朝廷無兵可調,無可奈何,只是累下嚴令進剿。結果各路進剿清兵均不敵捻軍的反擊,尤其蔡道口一戰,清軍大敗虧輸。英桂亦被捻軍困守于歸德城中。 二月九日,城北團首聶大敏和薛湖團練團長聶君聘、壯頭邵燦章等,乘捻軍分兵西向,圍城兵力單弱之機,糾集薛湖、保安山等地練丁2萬多人來城解圍。是時,黃風大作,不見人馬。至城北,兵分三路,向攻城捻軍蘇天福、王冠三、李月部進攻。捻軍于北大堤迎擊,未及成列,被聶君聘率部沖散。西關三里道口廟內之捻軍遭聶君聘、邵寶三、李貫甲兩路夾擊,猝不及防,敗退南走。駐東關崇法寺之捻軍亦遭侯端章率練勇襲擊,先勝后退,捻軍遂撤圍。二月初十日,包圍歸德、永城之捻軍同時撤圍。英桂只得將敗狀具奏朝廷。清廷大怒,申斥英桂,仍責以攻捻,并起用袁甲三隨同英桂剿捻。另查辦祝塏,將邱聯恩、崇安給以革職留任之處分。
           二月十二日,四鄉運糧剛入縣城,捻軍忽然又至,與城北聶大敏練勇交戰,不利退走。因薛湖團練聶大敏、聶君聘等協助清軍參戰,張樂行遂派遣李益元等率捻軍5000人進攻薛湖集。二月二十日,李益元到侯樓擊斃練丁聶家成等130余人,薛湖集練丁聞風逃遁。二十五日,李益元會同保安山捻軍余麻合(余振山)東進瓦子口,直取徐州總兵傅振邦的大本營,敗于清軍。三月二十一日,捻軍進據茴村集,并分兵進入蕭縣境內。清軍副都統伊興額率吉林馬隊與徐州總兵傅振邦率蘇軍進剿,并調集鄉團2000人助戰。捻軍于茴村集嚴陣以待。伊興額率騎兵突然襲擊,步兵、團練隨后圍攻,捻軍與戰失利,傷亡700余人。后永城北團練與蕭縣段廣瀛團練聯合進擊李益元捻軍,李益元被俘遇害。活動于保安山一帶的余振山捻軍又遭到永北團練與碭山團練的圍攻,余振山(余麻合)戰死。
           黑旗軍主力渡淮南征
           咸豐六年(1856年)三月,攻捻老手袁甲三復出,任幫辦團練大臣,即與南陽鎮總兵邱聯恩、河北鎮總兵崇安、大名鎮總兵史榮椿、副都統克蒙額、翼長舒通額各部清軍匯合,確定由永城而亳州,由亳州窺取雉河集的計劃,以期與徐州鎮總兵傅振邦、壽春鎮總兵鄭魁士會剿之師飲馬雉河集。
           咸豐六年四月初八日(1856年5月11日),袁甲三督率邱聯恩、克蒙額、舒通額清軍由歸德向亳州進攻,直抵蘆家廟。清軍以捻軍叛徒孫之友為向導,蘇天福率黑旗捻軍與清軍大戰于亳北五馬溝,蘇軍敗退。隔日,蘇天福又聯合余燼及附近捻軍迎戰清軍。方一交合,捻軍即退,退往田家溝。張樂行聞訊率部來援。方交陣,黑旗捻軍先退,眾旗見黑旗退,皆退。張樂行失利,退至王家樓,又退至馬家橋。繼之,蘇天福黑旗與韓奇峰藍旗捻軍3萬余人進攻永城,以分清軍之兵,與徐州總兵傅振邦、清將伊興額大戰于苗村橋,不利撤回。張樂行亦領軍自蒙城北上,與傅振邦大戰于濉溪口丁家樓,擊殺清兵將弁多人,捻軍亦損失頗多。四月二十八日,亳州失守,捻軍退至翟村寺。五月初六日,退守白龍王廟。五月初九日,白龍王廟失守。五月十七日,雉河集失守,張樂行、蘇天福等受傷。
           咸豐六年七月十八日(1856年8月18日),轉戰兩個月的捻軍重新奪回了雉河集。于是分兵四出,攻擊清軍。八月下旬,捻軍分別在裴橋、劉奶奶廟、石橋、羅樓、余集、天齊廟等處擊敗各地團練,擊斃練丁、鄉勇1500余人。九月初五日,蘇天福、魏希率部東進濉溪口,再由濉溪口北上,進攻蕭縣,威脅徐州。徐州總兵傅振邦率部冒雨攔截。由于傅部騎兵多次沖鋒,捻軍受挫。蘇天福乘傅振邦步兵扎營未穩,率部沖鋒,傅軍大敗,退入蕭縣城。是日,清總兵邱聯恩、崇安直取橋口,捻軍力拒,清軍兩路騎兵伏擊,捻軍撤退。
           咸豐六年十一月初一日,雉河集二次失守,蘇天福、張樂行、龔德樹、韓奇峰率捻軍主力南下,開辟淮南戰略區域。咸豐七年二月初六日(1857年3月1日),張樂行率捻軍二次占領豫皖交界之水陸要沖,人煙輻輳,淮汝匯流的商業重鎮三河尖,與太平軍將領李秀成取得聯系,捻軍、太平軍于霍邱會師,協同作戰,捻軍接受太平天國的領導和封爵,蓄發易幟,蘇天福被洪秀全敕封為立天侯。咸豐八年十月,蘇天福率部深入蘇北、魯西南一帶,配合淮北捻軍發動進攻山東之戰役,一度占領豐縣,旋揮師南下,占領懷遠、臨淮關、鳳陽等地。咸豐九年六月十六日,蘇天福與太平軍一部合師攻克定遠,將懷遠與廬州(今合肥)兩個中心聯系起來,蘇天福積功封為掃北王。咸豐十一年十二月,蘇天福率軍從定遠北上,回歸永城、亳州地區。
           捻軍堅持根據地斗爭
           蘇天福南征后,留守永城境內之捻軍在趙浩然、馮震、李月、李家英、劉玉淵、劉學淵、蘇天才等率領下,馳騁南北,與清軍頻繁作戰。咸豐七年(1857年)五月二十一日,馮震、李月率部與清副都統伊興額激戰于永北丁集,捻軍敗,李月被俘遇害。其部劉學淵退到劉集,馮震下落不明。
           咸豐八年(1858年),捻軍占據鐵佛寺、官莊店、李林、韓寨、茴村集、呼莊等處。趙浩然、蘇夢月、劉學淵、劉天福率部在徐州、宿州、蒙城、懷遠、亳州、永城之間活動,縱橫四五百里。四月十五日,劉玉淵率部于永城西會亭集殲鄉勇100余人。黑白兩旗至永東車集,遭山西參將巴克唐河、知府常文遴、永城知縣劉鴻昌等合擊,捻軍退至石弓山,陳莊圩寨被清軍毀壞。九月十五日,趙浩然聯合劉天福、孫葵心部進入夏邑縣境,繼而圍攻夏邑縣城,未克而還。十二月,捻軍分兩路進攻永城縣城,前隊進至城南,遭清將巴克唐河和常文遴、劉鴻昌督軍阻擊,趙浩然率部從李口前來,亦被截擊而退。
           咸豐九年二月十五日(1859年3月19日),捻軍進擊會亭集,陣殺會亭鄉勇120名。二月二十日,捻軍攻打酂縣城,陣斬柘樹集鄉勇139名。六月,捻軍探知清軍從山東運來一批軍糧,黑旗一部由城東南向北進軍攔截。六月二十二日,于城北旱堤口(陳集鎮漢陳集)遭山東濟寧道臺黃良楷截擊,捻軍轉至洪崗,復遭守備宋大有伏擊,捻軍南退。黃良楷駐守縣城,連續在柘樹集、酂陽集、雙橋集與捻軍作戰,捻軍胡屯圩寨被毀壞。八月下旬,黃良楷率部于甘茶廟、閻橋、車集多次向捻軍進攻,捻軍開進芒碭山。九月六日,孫葵心、劉玉淵率部進軍太丘集北,胡橋集練首陳伯黨督率鄉勇尋機作戰,被捻軍戰敗,陳伯黨斃命。十月,李家英、蘇天祥兩部捻軍聯合東進宿州境,一舉攻克清軍濉溪口大營,給蘇軍以重創,隨后退出。十二月,捻軍擊斃清游擊陳保元。
           咸豐十年二月十二日(1860年3月4日),捻軍一部在澮河北進擊柏山集鄉勇,陣斬17名。四月十三日,捻軍過柘樹集,遭練丁攔截,捻軍還擊,殺武生屈如元、屈忠彥以下22名。四月二十一日,趙浩然率部從城郊分兵北上,連破高玉樓、后高口兩寨。二十三日,攻克旱堤口而后南下。六月初十日,趙浩然率部路過劉花寨(屬蔣口鎮),遭寨主劉文棋(綽號劉半拉天)截擊。次日,趙浩然憤而率部攻打該寨。劉文棋率寨丁頑抗,屢攻不克,捻軍死傷甚多。趙浩然命捻軍拔地里青秫秫(高粱)捆扎成束,填平西門寨壕,將寨攻破,遂將劉文棋等劉姓男女223口全部殺死。尸體狼藉,無人掩埋,此后,人們即稱劉花寨為劉亂死崗。六月十二日,捻軍一部在酂陽集與清游擊王廣居作戰失利,轉向碭山,路過薛湖西,遭薛湖練丁攔截,捻軍殺練丁10余名。十三日,清參將明惠、都司陳廣譽、守備宋大有率部進攻馬頭寺劉玉淵部捻軍。劉玉淵為避敵鋒芒,率軍轉向東北,至甘雨店(呂店),遭練總苗文斌截擊,遂轉向北劉河集、潘道口。十五日,捻軍在蔣口集擊斃蔣口鄉勇100余人。是月,捻軍劉玉淵、劉懷珍、宋喜元占據蘆廟、劉營、三里灣等地,與清軍明惠、陳廣譽、宋大有、苗文斌所部先后交戰,互有勝負。
           永城捻軍后期的根據地保衛戰
           咸豐七年(1857年)以來,捻軍主力不斷西征東戰,遠離故鄉。只有少數兵力留守,不足以抵抗清軍及團練的進攻。于是筑圩固守,保存糧食、武器。清地方官吏和豪紳、團練為自保,不致被捻軍消滅,也筑圩防守。于是,爭奪圩寨即成為戰爭的一種重要形式。永城境內捻軍占據84個圩寨,均為大寨。地主、團練筑守的圩寨大小數百個。但大多只為自保,并不與捻軍爭戰。捻軍到來,但供所需,捻軍亦不攻取。如遇為敵者,或駐守團練、鄉勇,或儲蓄糧草較多而又不捐與捻軍者,捻軍則攻取之。捻軍圩寨,如無清軍相助,鄉勇則不易攻取。清軍所到,地方鄉勇相隨,攻寨殺人。故圩寨爭奪戰亦相當激烈殘酷,無異于攻城。咸豐十一年五月(1861年4月),趙浩然據埋頭集,率黑旗捻軍圍攻洪樓寨。此寨磚墻壘砌,且寨中有寨,墻高壕深,易守難攻。趙浩然部捻軍圍寨后,寨主多方告急,無援。趙浩然虛與贅親,揚言如不允,寨破后將寨中男女老幼全部殺光。寨主懼怕,遂許和親,寨遂破。趙浩然復率捻軍揮師西北,攻占孫楊集、小黃樓。所到之處,民眾紛紛響應。清駐歸德河南團練大臣毛昶熙遣參將孫之友、敖無印等督兵攻取洪樓寨,均被捻軍擊敗。七月,趙浩然捻軍進軍太平集,與孫之友部交戰,夏邑團練隨清軍進攻太平集,被趙浩然打敗。八月,毛昶熙督孫之友攻下趙浩然捻軍所據守的洪樓、孫楊集、樊集、孫五口樓、埋頭集、太丘集、洪路口等7座圩寨。十二月初十日,趙浩然率部復奪取太丘集寨,并率數百騎兵夜襲會亭清軍。同治元年(1862年)初,蘇天福、張樂行率捻軍北上,與淮北捻軍會合。正月,趙浩然、李家英、劉玉淵、王懷義、蘇天才捻軍聯合商丘金樓寨白蓮教軍、山東長槍會軍,進攻商丘、寧陵、睢州,被僧格林沁打敗。時值張樂行、蘇天福在潁上失利,又有僧格林沁直搗蒙亳之說,各路捻軍遂分路回援。二月初,僧格林沁進駐商丘馬牧集,乘捻軍西進,后方空虛之際,派軍進攻永城,連破雙橋集、王家花園、趙家寨等捻軍圩寨,捻軍傷亡萬余人。二月二十八日,清軍孫之友督師在太丘集進攻侯豹,捻軍失利。三月十七日,清軍都統富河、參將孫五雷攻破康平寨。趙浩然退太丘寨。四月,僧軍前哨傅振邦部進攻永西北埋頭集,不克,被捻軍包圍,經激戰,清軍失利,傅振邦逃入縣城。傅復督兵出擊,在城西北程樓與捻軍交戰,雙方互有傷亡。五月,趙浩然捻軍占據埋頭集、太丘集二寨時,常去胡橋、太平集一帶“打糧”。傅振邦、孫之友乘機攻破埋頭集、太丘集二寨,并駐守埋頭集。后太丘集復為趙浩然所據。
           此時,張樂行為分散清軍兵力,率捻軍一部北進永城,占據車集、呂店。趙浩然、侯豹為避清軍鋒芒,便與張樂行聯合,約定樊集捻軍首領朱拉、岳廣于十九日棄太丘南下,于澮河南岸張瓦房圩寨據守。七月,李成捻軍攻破丁集寨,與清軍大戰于李林,清軍潰敗,退至張家樓,李成乘勝追擊,再敗清軍于劉家閣,再追,又敗清軍于陳三官廟,清軍潰散,捻軍俘永城知縣陳灝斬首。永帥林聞訊,于徐橋率部急趕往陳三官廟接應,捻軍撤走。閏八月初三日,捻軍首領李家英帶騎兵600人、步兵2000人及所轄38寨叛捻降清。九月中旬,清欽差大臣攻捻主帥僧格林沁自夏邑陳莊移營于酂陽集。永帥林過馬村橋,攻破趙家寨,攻張瓦房,不下,俘獲趙浩然軍師李京揚,殺之。十一月初四日,僧格林沁督軍進攻蘇天福占據的劉集寨(亳境,距永境2公里),戰斗激烈。清軍用炮火猛烈轟擊,房屋、工事被摧毀殆盡。蘇天福被迫撤退到蔣集堅守。張樂行指揮各路捻軍支援,遭到清軍堵擊。蘇天才率部自馬村橋馳援,與清軍國瑞部反復沖殺,均被清軍擊退,不得前進。張樂行親率大軍支援,在渦河北岸張橋與清軍大戰,被清軍舒通額、蘇克金所堵擊。二十七日,蘇天福親冒矢石突圍,奔向張樂行部南去。十二月初六日,僧軍攻破韓樓、夏橋、張橋寨,捻軍首領楊興文、楊興太等被俘遇害。僧將大營移駐裴橋集。十三日,僧格林沁親率大軍進攻蘇天才所據守的馬村橋。蘇天才率捻軍固守26日,形勢危急,為保存實力,蘇天才于次年正月初六日開北門,棄寨,率部順包河突圍,復遭僧軍截擊,損失嚴重。其妻及寨主何鎮河被俘遇害。蘇天才率余部退至雉河集與張樂行、蘇天福會合。
           同治二年正月初九日(1863年2月26日),僧格林沁率部進攻趙浩然捻軍據守的張瓦房寨,趙浩然、侯豹率眾抵抗被圍,經激戰,趙浩然同其弟三臭被僧軍俘獲,侯豹逃脫。趙浩然及其弟三臭被押解歸德府監押,清廷下令極刑處死。趙氏兄弟于歸德府遇難,懸首東西城門,家屬7人,兒媳、三臭妻均被殺于縣城,其子趙柱逃往宿州,亦被捕獲,解往永城被害,家產被抄洗一空。至此,永城境內捻軍所據84寨,被清軍攻破17寨,降清軍66寨。同治二年正月二十七日(1863年3月16日),僧格林沁移大營于渦河北岸廟集,督率舒通額、蘇克金等對雉河集發動總攻。張樂行、蘇天福、蘇天才、劉玉淵、韓秀峰等五旗捻軍20萬人聚集雉河集。清軍總兵陳國瑞、將國瑞、都統富明阿集中蒙古騎兵2萬余名發動沖鋒。捻軍與其展開激烈決戰,擋不住清軍騎兵的沖擊,潰敗,被殺者2萬余人。二月初一日,捻軍從雉河集撤退。劉玉淵、蘇天才、韓秀峰等著名捻軍領袖先后被俘,遇害于白龍廟(亳州義門集)僧軍大營。張樂行率余部退至宿州,在西陽集李家圩子被叛徒李四一(即李勤邦)出賣,遭清宿州知州英翰擒獲,同時被擒者有其子張喜(鬧)、義子王宛兒,押至僧格林沁大營。清廷下令凌遲處死。二月十八日,張樂行、張鬧、王宛兒同時殉難于白龍廟附近之周家營。蘇天福機智逃脫,后被叛徒王懷義出賣而被捕,殉難于白龍廟(義門集)附近的小僧營(即周家營)。
           永城捻軍余部后期的斗爭
           同治二年二月(1863年3月),在清軍強大的圍攻之下,捻軍根據地中心雉河集陷落,蘇天福、張樂行等捻軍領袖遇難。但捻軍余部蘇天羅、陳福、王尿、王廣、張更、張耷拉等仍繼續在永亳之間活動,抗擊清軍,與官府斗爭。五月十八日,翟步漢、姜盤等率領捻軍馬步兵3000余人,東進丹城集、桐溝集、呼莊、呂店等地,進攻樊集。八月,姜盤等捻軍會合太平軍萬余人由雙橋集、柘樹集、西十八里、望堂等打糧而后西進。十月二十二日,捻軍、太平軍復從西北折回,經永東北丁集、陳集、梁油坊、李林、竇雙樓、車集、呂店等地南進。十二月,李大個子率領捻軍騎兵、步兵數千人突然進攻永西會亭驛,清軍總兵成景率部抵抗。同治四年四月,捻軍從永城出發,進入山東,僧格林沁率軍3萬人追趕。二十四日(1865年5月18日),追至曹州菏澤縣城西北高樓寨時,埋伏此地柳林、堤外、村莊里的捻軍一躍突起,捉矛持刀,袒臂沖殺,騎兵兩翼包抄,將僧軍圍裹數重。僧格林沁馳馬沖陣不得出,退守小圩子。捻軍環寨筑壘,掘長壕以困之,外伏大軍。僧格林沁突圍,捻軍伏兵四起,將僧軍截成數段,僧格林沁受傷墜馬,被捻軍刺殺,部眾被殲15000余人,總兵何建鰲、內閣學士全順亦被斬。清廷震駭,視長城崩塌。許多清廷官員因此被革職。
           斬殺僧格林沁之后,張宗禹率捻軍返回,五月十五日經永東梁油坊、茴村集、東十八里南進,攻擊駐雉河集的潁州(阜陽)知府英翰。五月二十四日,捻軍一部自永城鐵佛寺北去,折而向西,轉回永西望堂,再由大王集迂回南去。二十六日,捻軍一部經東十八里北去,次日捻軍一部又自永西洪崗北進。
           同治五年(1866年)三月,捻軍至僖山。四月二十一日,賴文光、任化邦率領捻軍回永城,到達永東60里之苗村橋。二十三日,直抵城下,進攻永城縣城,擊斃守備方玉白。另一部攻打永東呼莊寨,清軍周盛波率馬隊一營趕去增援,突入捻軍陣地,捻軍損傷數十人。二十四日,捻軍駐扎城東北,周盛波率軍進犯,捻軍分三路夾攻,以馬隊沖擊周盛波軍。周部童邦杰用洋槍洋炮堵擊,都司周行發率馬隊由城東抄捻軍后路。捻軍退走夏邑,又為豫軍所敗,遂折回永夏邊界。
           同治五年(1866年)五月,捻軍到洪崗收麥。十七日,捻軍牛宏升與清軍周盛波戰于永城,不利。捻軍任化邦與清軍王家林戰于永城,又失利,遂退走。此后,捻軍分為東西兩支,則不復到永城地區活動。
                                                                     ——文章來源:黨史辦公室《厚重永城》

        (責編:管理員)
        分享按鈕
        快三计划三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