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usu5y"></strike>

    <big id="usu5y"><nobr id="usu5y"><track id="usu5y"></track></nobr></big>
  • <center id="usu5y"></center>
    <code id="usu5y"><em id="usu5y"></em></code>

        華 佗

        發布時間:2014/3/17 15:11:35       來源:本站      點擊次數:4637

              華佗,生卒年不詳,字元化,又一名旉,漢沛國譙郡酂縣龍亢人。學識淵博,精通醫術,兼通數學,又通曉養性之術,年逾百歲而容顏如壯年。沛國相陳珪舉其孝廉、太尉黃琬薦舉為官,他皆不就職。游學徐州、譙地間,為人治病解痛。
          華佗醫術精湛,尤擅外科、兒科、婦科。為人治病,視其病情,配藥不過數種,隨手配藥,不再稱量,煮熟便飲,飲過即愈。如果灸療,不過一兩處,每處不過七八壯(艾灸一灼叫一壯),病即除。如果針療,也不過一兩處,病人感覺針到,便拔針,病即見輕。若病積結在內,針藥所不能及,則施以手術,先喝其自制麻沸散,病人如醉死無知覺,便以利刃破腹,割掉病灶,再縫腹,敷上膏藥,人亦無痛感,數日即可除線,一月之間即可痊愈。
        甘陵相夫人有娠6月,腹痛不安,華佗看脈,言胎已死。使人手摸,在左則男,在右則女。煎藥服下,果下男行,如華佗之言。府吏兒尋、李延俱頭痛身熱,癥狀相同。華佗說:“兒尋當下泄,李延當發汗。”有人不解病癥相同,而治法卻異。華佗說:“尋外實,延內實,故治之宜殊。”即各與不同藥,次日皆愈。東陽人陳叔山2歲小兒得疾,解手常先哭啼,日益消瘦。請教華佗。華佗說:“其母懷驅,陽氣內養,乳中虛冷,兒得母寒,故有此病。”即給四物藥丸,旬日便愈。華佗偶遇軍吏梅平,言其五日卒,速回家與家人相見。梅平急回,到家不時即死。廣陵太守陳登得病,胸中煩懣,面赤不食。華佗看脈,言胃中有蟲數升,食腥物所致。煎湯藥2升服下,當即吐出3升許蟲,赤頭魚身。并說此病后三期當發,遇良醫可救。至期果然復發,華佗不在,不治而死。河內太守劉勛之女年20歲,左腳膝里上有瘡,癢而不痛,數十日復發一次,已有七八年。華佗用馬2匹,牽黃狗1只,跑30余里,狗跑不動,再使人拖拽,計跑50里。令女喝下麻藥,安臥不知覺。用刀砍斷狗之大腿,湊近瘡口。一會兒,有像蛇樣者從瘡口中而出,以鐵錐橫貫蛇頭,慢慢牽出,長有3尺,逆鱗,有眼無瞳。7日痊愈。有一人頭暈不能舉,目眩不能視。華佗使解衣倒懸,濕布擦身,血管盡現五色。用刀戳破,五色血出盡,出紅血,再用膏藥摸擦,蓋被出汗,飲亭歷犬血散,立愈。有一婦人患寒熱病,經年有余。冬十一月,華佗令坐石槽中,用冷水澆灌100下,熱氣蒸出,升騰二三尺,再臥溫床厚被,大汗出,擦粉,汗燥便愈。有人腹中半切痛,眉須盡落。華佗說是脾半腐,施以手術,割掉惡肉,服湯藥,百日康復。
          曹操患頭風,病發,心亂目眩,召華佗針療,隨手而輕。后來病日重,使華佗專治。華佗久離家思歸,曹操許假。到家,以妻病數傳不返。曹操令郡縣發遣,華佗還是不回。曹操大怒,差人驗察,其妻若病,賜小豆四十斛,寬假限日;若其虛詐,便收押下獄。差人至,果有詐,即下許州監獄。華佗臨死,出一卷書與獄吏,言“此可以活人。”獄吏畏法不敢受。華佗即索取火焚燒之。華佗死時百余歲,其家鄉人民及其弟子在村頭建一座廟,春秋四時祭祀。
          華佗為一代名醫,其藝術絕技,玄妙之極,出神入化,看相便知其何病,把脈則曉病之源,對癥下藥,無不靈驗,世稱神醫。時過2000年,無人能出其右者。他是中國乃至世界第一個施行外科手術治病的人,也是第一個將麻醉劑應用于醫學臨床的人。他的家鄉至今仍生長有制作麻醉劑的野生藥材——蔓陀蘿。惜哉,其醫術未能完全傳承后世,實為中華民族醫學界一大憾事,亦是全人類文明社會之一大憾事。

        (責編:管理員)
        分享按鈕
        快三计划三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