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usu5y"></strike>

    <big id="usu5y"><nobr id="usu5y"><track id="usu5y"></track></nobr></big>
  • <center id="usu5y"></center>
    <code id="usu5y"><em id="usu5y"></em></code>

        粟裕在開辟發展豫皖蘇根據地中的歷史性貢獻

        發布時間:2019/11/26 17:32:59       來源:本站      點擊次數:400

        壽曉松


        2019年,是我最為敬佩的一位人民軍隊杰出的軍事家、戰略家,我們軍事科學院的粟裕老政委逝世35周年。在學習探索軍事科學、研究戰略理論的過程中,粟政委永遠是我心中的光輝

        榜樣。結合工作的點滴體會,我曾寫過《粟裕軍事指導藝術》、《粟裕作戰指揮藝術》和“深思熟慮,機斷專行—試論粟裕大將作戰指揮藝術的鮮明特色”等著作文章。每當走向自己的辦公地點時,就能看到墻上他老人家那深邃的目光,一直在注視著我們,激勵著我們去不斷探索。退休后,我把多年積累的關于粟裕大將的資料悉數保存,現將粟裕在全國解放戰爭期間,率部挺進豫皖蘇,加快人民革命戰爭的勝利進程所做出的貢獻整理成文,以深切表達我這名新兵緬懷先輩祭奠先輩的崇敬之情。

        一、率軍挺進豫皖蘇地區,支援晉冀魯豫野戰軍直出大別山

        全國解放戰爭第二年,黨中央、毛澤東主席根據戰爭形勢的發展變化,高瞻遠矚,指揮人民解放軍實施戰略反攻。首先于1947年6月30日令晉冀魯豫野戰軍(亦稱劉鄧大軍)強渡黃河,進入魯西南地區,不久,又南越隴海路直出大別山,拉開了人民解放軍對國民黨統治區實施戰略進攻的序幕。8月5日,華東野戰軍(亦稱陳粟大軍)按照中央軍委指示,分成東西兩個兵團。東兵團由二、七、九3個縱隊組成,堅持山東解放區。西兵團由一、三、四、六、八、十縱及兩廣縱隊特種兵縱隊組成,由陳毅、粟裕親自率領,執行支援劉鄧大軍挺進中原的任務。

        戰略任務一經明確,陳毅、粟裕即率華野指揮機關和第六縱隊、兩廣縱隊和特種兵縱隊從膠濟路北之桓臺、廣饒出發,與華野一、三、四、八、十縱等部會合于魯西南地區。作為位于劉鄧大軍左后方出擊的又一路大軍,究應在何地區作戰,才能對劉鄧軍產生最佳的支持作用?毛主席、中央軍委正在謀劃之中。就在此時,粟裕于8月18日電告中央軍委,建議劃定華野西兵團的作戰范圍,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意見。毛主席對粟裕的建議贊許有加,于8月24日復電粟裕指出:“粟裕同志巧酉電意見極為正確。西兵團作戰范圍規定為黃河以南、淮河以北、運河以西、平漢以東。”這樣,華東野戰軍南進中原,經略豫皖蘇的范圍就明確了。粟裕這一具有真知灼見的建議被中央軍委、毛主席采納并批準后,華野西兵團又同歸他們指揮的晉冀魯豫野戰軍第十一縱隊會合,在山東鄆城沙土集首戰告捷,全殲國民黨軍整編第57師9500余人,俘中將師長段霖茂,繳獲大量武器彈藥和物資,打開了進軍豫皖蘇地區的通道。

        豫皖蘇地區在抗日戰爭時期,就是黨中央、毛主席高度重視并指導開辟的一塊具有戰略意義的敵后根據地。解放戰爭爆發后,這里由華中局劃歸晉冀魯豫中央局領導,堅持在這里的有一個區黨委、軍區和三個地委、軍分區共約2.5萬人。考慮到陳粟大軍進軍豫皖蘇地區后,與這一地區黨政軍各方面力量的協調一致,以保障華野部隊在新地區的行動,中央軍委于9月22日電示:陳粟西線兵團改為晉冀魯豫野戰軍,歸晉冀魯豫中央局領導。陳毅、粟裕為晉冀魯豫中央局委員,并代表該局指導黃河以南、淮河以北、運河以西、平漢以東地區的黨政軍民工作。這樣,既明確了華東野戰軍在經略中原中主要負責的區域,也進一步明確了華野挺進豫皖蘇地區后的領導指揮關系。

        二、代表晉冀魯豫中央局指導與推進豫皖蘇解放區建設

        陳毅、粟裕于1947年9月26日從徐州至開封間越過隴海路,第一次進入豫皖蘇地區。28日即在夏邑縣東南的一個村莊,接見了豫皖蘇三分區中共夏邑縣委的正副書記鄭淮舟、姜克,聽取了情況匯報,并支援了地方武裝若干武器。10月8日,陳毅、粟裕首長在豫皖蘇二分區的鹿邑縣五臺廟又專門聽取了豫皖蘇區黨委書記、行署主任、軍區政委吳芝圃和豫

        皖蘇軍區司令員張國華的匯報,對豫皖蘇地區的建設與發展做出了重要指示:鑒于中原地區斗爭形勢的重大變化,豫皖蘇解放區要開創一個新局面。計劃在現有3個軍分區、3個地委的基礎上再擴建幾個分區和地委政權,迅速展開渦河和沙河以南、淮河以北及黃泛區以西的工作。

        10月12日,在陳粟大軍不斷深入,豫皖蘇大片地區獲得解放的形勢下,陳毅、粟裕指導中共豫皖蘇區黨委在柘城縣安平寨召開擴大會議,研究擴大解放區的具體方案。陳、粟首長在會上作了重要講話,會議決定在原有(一、二、三)3個軍分區的基礎上再建立(四、五、六)3個軍分區,并研究了具體組建方案。次日,兩位首長又聯名電報黨中央,匯報了豫皖蘇區黨委安平擴大會議情況,立即抽調部隊干部參加組建新的分區和地方工作。同時,考慮到豫皖蘇區原有的基礎,建議繼續保留豫皖蘇軍區。17日,黨中央復電,同意陳粟10月13日電意見,豫皖蘇軍區不改變。10月15日,毛澤東主席在電報中也要求陳毅、粟裕:“集中精力指揮西兵團及規定區域內一切武裝之作戰,該區1000萬人民群眾之發動,黨及政權之建立與發展,部隊給養之籌劃等事項。”并告“你們部隊對外仍屬華東野戰軍建制,對內則稱晉冀魯豫野戰軍,以利部隊補給及地方工作之統籌。”

        10月23日,陳粟首長再電黨中央,決定以第六和第八縱隊18個團分散配合豫皖蘇發展3個新區的工作;從各個縱隊抽調2000多名干部參加地方工作;抽調2個師部和4個團的全套干部作為發展地方的骨干。到10月底,各部分散殲敵1萬余人,解放了豫皖蘇地區的24座縣城。11月8日,陳毅返山東朝城華野后方基地,并到惠民與華東局同志會晤后,去河北武安邯鄲局(即晉冀魯豫中央局)商討華野部隊供給問題。

        11月20日,粟裕又向黨中央電告華野部隊進入豫皖蘇地區的工作情況,提出加快完成對部隊指戰員的土改教育,進一步加強部隊政策紀律教育,發動指揮員普遍參加群眾工作;要求每個縱隊分工負責一個分區做固定聯系區,為該區提供干部和武裝,給每個新開辟地區撥一個正規團作為該區地方骨干;除在華野各部繼續抽調干部到地方工作外,還建議華東局、邯鄲局繼續抽調大批干部到豫皖蘇工作。這些推進豫皖蘇根據地工作的意見,再次得到了黨中央、毛主席的充分肯定。

        11月22日至25日,粟裕主持召開由華野各縱隊代表參加的前委擴大會議,深入討論落實20日電中提出的各項任務。會議決定:通過形勢任務教育、土地改革教育,全軍一定要樹立建設根據地的思想,堅決支持農民群眾進行土地改革斗爭;加緊落實從部隊抽調2000名干部到地方工作,另抽調2個師部、3個整團和4個團的全套干部作為發展地方武裝的骨干;具體確定了各個縱隊負責聯系的固定聯系區。

        這些有力措施的實施,加快了豫皖蘇根據地的建設。到1948年3月,在1947年發展出來的(四、五、六)3個軍分區、地委的基礎上,又建立了豫皖蘇第七、八兩個軍分區和地委,至此,從開始的3個分區、地委發展成為8個分區、地委的豫皖蘇邊區,就真正成為發展我軍戰略進攻的堅強基地。從中,我們可以看出,粟裕司令員不僅深諳大兵團作戰的指揮藝術,而且也是發展開辟根據地的健將。他是從土地革命戰爭和抗日戰爭時期的贛東北、浙南、蘇中、蘇浙等根據地斗爭中成長起來的我軍杰出將領,深深地懂得我黨所領導的人民軍隊只有創造了鞏固的根據地,才能游刃有余地在此基礎上所向披靡,迭克強敵。

        三、以一系列勝利的作戰,使豫皖蘇解放區與鄂豫皖、豫陜鄂解放區連成一片

        開辟與發展一塊新的解放區,首先要依靠武裝斗爭的勝利。為了在豫皖蘇這一戰略要地站住腳,就必須在該地區及其相鄰地區的機動作戰中保持主動,以克敵制勝。從1947年9月下旬挺進豫皖蘇到1948年2月中旬撤離該區的近五個月內,華野部隊先后進行了四次較大規模的作戰,迭獲全勝。始終保持了在經略豫皖蘇、逐鹿中原過程中的戰略主動權。

        第一次較大規模的作戰,是挺進豫皖蘇之初的攻城拔寨、破路斷線。從1947年9月27日至10月2日,華野南下各縱隊在東西300公里的范圍內,向南推進150公里,攻克縣城13座和重要城鎮幾十處,切斷津浦、隴海兩條鐵路線,殲滅保安團等反動武裝5000余人,完成了在豫皖蘇區的戰略展開,初步站穩了腳跟。

        第二次較大規模的作戰,是隴海路和津浦路的破擊戰。從1947年11月8日至17日,粟裕指揮所部7個縱隊首先發起隴海路破擊戰,主要破擊隴海路徐州至蘭封段的鐵路,戰役于10日結束,攻克該線據點、車站、城鎮十余處,俘敵旅長以下官兵5000余人,控制鐵路200余里,并消滅援敵第五師1000余人。破擊隴海路期間,粟裕還使用4個縱隊轉而向東,破擊津浦路徐州、蚌埠段,至17日歷時10天的津浦路、隴海路破擊戰勝利結束。總計破壞鐵路150公里,殲敵1.1萬余人,攻克縣城9座,車站17個。對豫皖蘇區北面和東面鐵路干線的破擊,既威脅了戰略要地徐州,進一步溝通與隴海路北的聯系,也迫使敵人抽調15個旅前來增援,其中包括敵原先使用于圍攻大別山區的8個旅,從而使敵推遲了原定于11月20日圍攻大別山劉鄧大軍的計劃。11月19日,華野破擊隴海、津浦路的重大勝利,得到黨中央的電賀。

        第三次規模較大的作戰,是平漢路鄭州、許昌段和隴海路鄭州、蘭封段破擊戰。這是向豫皖蘇區西面與北面鐵路干線的破擊。1947年12月13日,粟裕指揮所部5個縱隊,與陳賡、謝富治兵團密切配合,發起對平漢路鄭許段和隴海路鄭蘭段的破擊,到22日告一段落,破壞并控制鐵路200公里,攻克許昌、新鄭、蘭封、臨泉等縣城13座,車站、集鎮36處,殲敵1.6萬余人,切斷了平漢、隴海兩大動脈。黨中央于21日致電粟裕與陳賡、謝富治,慶祝破擊平漢、隴海兩路大勝。從此次作戰的文電中,我們可以看出,粟裕不囿于自身戰略區的發展,胸懷全局,密切關注三個區的配合行動。他根據對平漢路破擊的情況,分析判斷敵人“似有集中全力弄垮我大別山后,再轉移兵力以對付其它地區。因此,我們及陳、謝必須長期配合劉鄧行動,直至完全粉碎敵人對大別山之進攻為止。請陳、謝提出配合意見,并請軍委、劉鄧予以指示。”中央軍委“完全同意粟皓丑電見”,指示“粟及陳謝兩部長期配合劉鄧行動,直至粉碎敵人對大別山之進攻為止”。

        據此,粟裕又電令各縱隊:為直接有效配合劉鄧部隊作戰,更大量殲滅敵人,本軍決以一部殲滅敵暫編第24師5旅及84師之后,相繼圍殲商丘之敵,摧毀其兵站基地,破擊津浦路威脅徐蚌。繼以主力南下,配合陳、謝部,擴大平漢路破擊戰果,務求達到擊破蔣軍對大別山之計劃,以鞏固我爾后南進基地。這樣,在豫皖蘇區作戰的部隊于22日攻克了商丘以西柳河車站及柳河鎮,殲滅國民黨軍暫編第24師5旅旅部及其第2團團部,俘少將旅長陳扶民以下3200余人,斃傷1000余人,繳獲了大批包括榴彈炮在內的重型武器和汽車等軍用物資。而粟裕則親率華野主力從豫皖蘇區西向,依平漢路南下,進行了中原地區我三軍配合作戰的平漢路戰役,這也是第四次較大規模的作戰。

        1947年12月15日,粟裕統一指揮華野第一、三、四縱隊和陳謝集團第四、九縱隊,以及晉冀魯豫野戰軍第一縱隊等部,發起了平漢路戰役,經兩日激戰,全殲國民黨第五兵團部及所轄整編第3師于西平以南之金剛寺、祝王砦地區。接著,又于29日圍攻確山之敵整編第20師,戰至31日殲其一部。平漢路戰役共殲敵4.5萬余人,破擊鐵路800余里,攻克許昌、漯河、駐馬店、臨泉等城鎮50余座,并迫使蔣介石從大別山地區抽調13個旅回援平漢線,有力的配合了劉鄧大軍作戰,創造了中原三軍協同配合集中兵力打較大規模殲滅戰的經驗。中央軍委于29日發電,慶祝殲滅第3師的重大勝利。

        經過三個多月的艱苦作戰,陳粟大軍共計殲敵7萬余人,攻克縣城24座,幫助地方黨政機關建立20余縣的人民政權,發展地方武裝6萬人,與劉鄧、陳謝兩路大軍共同完成了經略中原的艱巨任務,豫皖蘇、豫陜鄂、鄂豫皖三大解放區連成一片,為進一步集中兵力打大殲滅戰,根本扭轉中原戰局,發展我軍的戰略進攻創造了條件。

        四、作戰與建立根據地的實踐,開始形成經略中原發展我軍戰略進攻的構想

        粟裕自1947年9月下旬進入豫皖蘇區,到1948年2月中旬,率剛組成的東南野戰軍一兵團北返河南濮陽整訓,通過近5個月的作戰和建設豫皖蘇解放區的實踐,使他對經略中原、發展我軍戰略進攻問題有了切身的體會。他認為,按照毛主席關于以主力打到外線去,把戰爭引向蔣管區的方針,我華野與劉鄧、陳謝三路大軍出擊外線并形成犄角之勢,再加山東和陜北我軍的兩翼牽制,我們已經在中原地區完成了戰略展開。敵人現在是盡可能爭取東北、力爭華北,集中力量與我爭奪中原,改“全面防御”為“分區防御”,實行所謂“總體戰”戰略。中原敵軍8個綏靖區,其主力組成邱清泉、胡璉、孫元良、張軫、裴昌會和張淦等6個機動兵團,分別由顧祝同、白崇禧和胡宗南指揮,以平漢、隴海路作為分割中原我軍的“十字架”和進攻中原我軍的依托,千方百計地阻我在大別山建立鞏固的根據地,以確保其長江防線與江南統治區的安全。

        粟裕認為,要一舉擊破敵人中原地區的防御態勢,就要把握敵人重兵集團依托鐵路、快速機動、相互馳援的作戰特點,其關鍵仍然在于逐步擴大打殲滅戰的規模,特別是要敢于并打好大規模的殲滅戰。他指出,我們的反攻與蘇聯不同,也與國民黨北伐時性質不一樣。我們的反攻基本上是以鄉村對城市,主要目的是發動群眾改變社會制度,不是單純的軍事性的反攻。所以“發動群眾和開辟地區,削弱與打擊敵軍主力”是兩大任務。全體指戰員必須“學會打仗,學會做群眾工作,學會籌糧款”。豫皖蘇區“地方工作以實行土改和建設財糧為中心任務”。他敏銳地看到,軍事上“我們的作戰方針是盡量使戰爭引向隴海線以南,引向敵人主要交通線,迫使敵人去守護交通線及要點,以分散敵人兵力,便于我在廣大農村及中小城市進行群眾工作與恢復建設根據地”。因此,我軍在中原地區首先要破擊隴海、平漢、津浦這些主要的鐵路線,并拔除交通沿線的城鎮與消滅駐守敵人。1947年11月11日,蔣介石與白崇禧等在南京召開蘇、皖、豫、鄂、湘等省聯防會議后,重新部署了對大別山區劉鄧大軍的重點圍剿,敵軍決以30多個旅圍攻大別山,以20多個旅守備隴海、平漢兩路要點,以11個機動旅在黃淮地區鉗制陳粟大軍。為擊破敵軍的戰略企圖,力爭在中原地區站住腳,黨中央、毛主席也在思考我軍的應對之策。最后,從以華東野戰軍為主,有陳謝、劉鄧軍參加的平漢、隴海路破擊戰的勝利進行,發展到華野南下殲敵,擴大平漢破擊效果,以求擊破蔣軍對大別山之圍攻計劃的平漢路戰役,使粟裕在指揮這些激烈交戰的實踐中,獲得了三路大軍協同配合、聯合作戰的初步體會與經驗。

        經過幾個月的研究探索,粟裕率先認為,殲滅戰不斷向更大規模發展,是解放戰爭我軍作戰的基本規律,改變中原戰局、發展我軍戰略進攻的關鍵,是集中更大兵力打更大規模的殲滅戰。為此,我們必需在作戰、建軍兩方面采取相應措施,改變數量上技術上敵強我弱的現狀。粟裕于1948年1月22日發出《對今后作戰建軍之意見》的重要建議電報,標志著經過中原戰場實踐的深思熟慮,初步形成了他改變中原戰局、發展我軍戰略進攻的最初設想。粟裕電報中指出,為進一步扭轉中原地區敵我反復拉鋸的形勢,我軍在作戰方面,因取“忽集忽分的作戰方式”。他明確講到,為能“較徹底殲滅敵人一路(我們一軍如不擔負打援,兵力是夠用的),只要鄰區能及時協調打援或鉗制援敵遲進,殲敵一路是很可能的。在此區殲滅戰結束,敵向此區集中,則我又分散或轉至鄰區,總以何區便于殲敵即向何處集中。如此能有兩三次殲滅戰,則形勢可能變化”。為達成這樣的作戰,更需要加強軍隊建設,加強根據地的建設。粟裕在電報中,在建軍方面也提出了象統一全軍建軍的思想,消除打破地域與界限的區別限制,反對本位主義,統一供應保障,發展技術兵種,以做全國軍隊之骨干等重要的建軍思想與方略。這封電報受到毛主席、中央軍委的高度重視,蘊含其間的作戰方法亦為后來中原作戰的勝利實踐所證明。

        五、指揮了改變中原戰局的豫東(開封、睢杞)戰役

        1948年2月,粟裕率部奉命組建東南野戰軍第一兵團,準備南渡長江,實行“第二次戰略躍進”。就在中央軍委、毛主席致電粟裕,命他統率葉(飛)、王(必成)、陶(勇)三個縱隊渡江南進,執行寬大機動任務,并提出三個渡江方案,讓其“熟籌見復”之時,他再度“斗膽直陳”,除提出渡江南進時間和路線兩個方案外,又一次重申了他在元月22日電中的基本想法,建議中原三軍(華野除葉、王、陶三個縱隊行動外,還有三到四個縱隊可以參戰)“由劉鄧統一指揮”,采取“忽集忽分”(要有突然性)的戰法,于三個地區(即鄂豫皖、鄂豫陜和豫皖蘇)“輾轉尋機殲敵”。粟裕堅定的認為,這樣做“是可能于短期取得較大勝利的。如是,則使敵人機動兵力大為減少,而我軍在機動兵力的數量上則將逐漸走向優勢,同時也可因戰役的勝利取得較多的休整與提高技術的時間。如果我軍再能在數量上及技術上取得優勢,則戰局的發展可能急轉直下,也將推進政治局勢的迅速變化”。在中央軍委、毛主席認真研究粟裕元月31日這封電報后,原定的南渡調動中原敵軍的決心與任務尚未作出調整改變。

        粟裕在離開豫皖蘇區,北渡黃河,抵達河南濮陽休整期間,第三次向中央軍委、毛主席發出建議電報,并奉召赴河北省阜平縣城南莊,直面陳述集中兵力在中原地區打大殲滅戰的條件已經成熟,終于使中央軍委原定意圖做出了調整。

        1948年5月31日至6月1日,剛剛擔任華東野戰軍代司令員兼代政委的粟裕,率華東野戰軍第一兵團(原東南野戰軍第一兵團番號撤銷)從范縣以南渡過黃河,進至魯西南之定陶、城武地區,拉開了豫東大戰的序幕。同年6月中旬,他率部又經沙土集等地南下,6月15日抵薛寨,進入豫皖蘇根據地。粟裕多次改變預定方案,機斷專行,定下決心,突發奇兵,指揮第三、八縱隊于北進中轉兵奔襲河南省會開封,同時以重兵阻援鉗制住邱清泉與區壽年兵團。從6月16日晚到22日晨,經五晝夜激戰,攻克開封,殲敵3萬,加上阻援方向殲敵1萬人,共計4萬余人。終于調動了邱、區兵團,創造出新的戰機。粟裕從“先打開封,后殲援敵”出敵意料的決心形成與實施,到與陳(士榘)、唐(亮)兵團會合直接指揮攻城,并研究第二步行動計劃,最后于26日指揮攻城部隊撤出開封,均在當時豫皖蘇軍區一、三分區所轄范圍內。

        就在我軍攻占開封之后,6月24日,黨中央、毛主席批準建立中共中央中原局豫皖蘇分局,同時將豫皖蘇軍區上升為二級軍區,任命粟裕為中共豫皖蘇分局委員兼軍區司令員(這一職務一直到1949年2月中共豫皖蘇分局和軍區撤銷為止)。

        在敵我雙方交戰越打越大的緊急情況下,中央軍委、毛主席和中原野戰軍劉伯承、陳毅、鄧小平,包括華野指揮員內部,經歷了緊張激烈的討論磋商。中野領導提出攻鄭(州)打援(殲擊西面的孫元良兵團)的計劃,并考慮殲擊南面的胡璉兵團,后又放棄。而中央軍委、毛主席也重申過“目前打很大規模的殲滅戰,主客觀條件都不成熟,故需避免”。在華野前指也有同志認為,攻開封一仗已打的太疲勞了,繳獲的大量武器和物質也需消化,可考慮適時轉入休整。然而此時的粟裕,十分敏銳的看到繼殲敵軍的良機已至,決不可輕易放棄。為了戰爭全局的利益,必須發揚我軍連續作戰、敢打硬仗的優良作風,繼殲援敵于運動中。他在起草好發往中央軍委的電報上首先簽名,以示負責,然后讓同意的同志簽名,電報立即發出,時間定格在6月24日19時。

        這時的中原戰場上,強敵多路進逼。既有正在與華野激烈交戰的邱清泉、區壽年兵團,也有從西向東、從南向北馳援之孫元良、胡璉兵團,東面還有正在徐州附近組建之黃百韜兵團,亦準備西來投入戰場作戰。

        在這萬分緊張激烈、錯綜復雜的情況下,迅速果斷,即下決心,不僅需要智慧,亦需過人之膽略,不但要深思熟慮,更需要機斷專行。就在電報發出后的第二天上午10時,中央軍委、毛主席復電:“敬(24日)19時電悉,部署甚好,我們有未電作廢”。再次給前線指揮員所定決心已放手支持。26日寅(3—5時)又給粟裕發來電報,指出:“蔣(介石)白(崇禧)似均判斷我粟(裕)陳(士榘)張(震)南進與劉鄧匯合打18軍,故令邱(清泉)、區(壽年)從民權、蘭封,開封之線向西南急進,以期合擊我軍,邱軍又以一部守開封。在此情況下,粟陳張部署在睢杞、通許之線(或此線以南)殲敵一路是很適當的。如能殲滅75、72兩個師當然更好,或者能殲滅75師也是很好的。敵指揮官中區壽年和我軍作戰較少經驗”。

        6月26日未(13—15時),粟裕與陳士渠、唐亮、張震聯名發出致中央軍委并華北局、中原局、華東局的電報,最終確定殲敵決心與部署:決于25日亥時(21—23時)放棄開封,“擬待邱(清泉)兵團入汴后,以三、八縱隊分割邱(清泉)區(壽年)之聯系,以一、四、六、十、十一、特縱、廣縱殲滅區兵團于杞縣以南。如邱入汴后,區又遲遲不進時,則我向北躍進,求得殲滅區兵團一部或大部與民(權)蘭(封)杞(縣)睢(縣)地區”。當日16時,發出殲滅區壽年兵團的部署命令。根據戰場態勢,預定6月27日或28日發起戰斗。

        此時,國民黨邱清泉、區壽年兩兵團分向開封攻擊前進,企圖夾擊我軍于開封地區。邱清泉急于西進,而區壽年動作稍緩,兩兵團之間出現約40公里的間隙,粟裕抓住這稍縱即逝的戰機,果斷下令發起睢杞戰役(又稱豫東戰役第二階段),他率華野指揮部進至杞縣西南之小湖崗,指揮華野主力插入邱、區兩兵團之間,以三、八縱隊與四縱一部和兩廣縱隊阻擊遲滯邱清泉兵團。6月28日未時,粟裕、陳士榘、唐亮、張震聯名向各縱隊發出指示,要他們堅決實施分割包圍,由四面八方向敵人攻擊,并明確了具體的作戰部署。6月29日,華野部隊完成對區壽年兵團部隊的分割包圍,正在圍殲之際,戰場情況又發生重大變化。中央軍委于7月1日電示:“25師(即黃百韜兵團)艷(29日)開始車運,估計本日可達商丘、柳河之線,許譚拖住該敵已來不及,你們于完全解決16旅及新21旅之后,應速以一部防御25師,主力則繼續殲滅區兵團”。由于東面黃百韜兵團快速馳援,已抵達睢杞戰場。粟裕即對部署稍加調整,以三、十縱隊和八縱一部在過莊、桃林崗地域堅決阻止敵邱兵團,并增調兵力遲滯黃兵團,集中力量猛攻駐睢縣龍王店的區壽年兵團部,經兩日激戰,全殲區兵團部、第75師師部及16旅一個團,活捉敵中將兵團司令區壽年、75師少將師長沈澄年等,并將第72師圍困于鐵佛寺地區。

        7月2日,粟裕簽發華野首長給全體指戰員的信,號召部隊:戰役已進至重要關鍵階段,只要我們堅持下去,就可以全殲守敵,改變中原戰局,進而掌握主動權,取得戰役的最后勝利。他再次調整戰場部署,令一、四、六、十一、兩廣縱隊完成對敵25師的分割包圍,準備先殲25師再殲72師。黃兵團遠道而來,又被我阻擊遲滯,再遭重拳出擊,先挫其銳氣,則其他敵人亦容易收拾了。粟裕在電報中還指出,明天發起攻擊黃百韜兵團之作戰,將殲敵72師等部適當推后。次日,他將整個部署決心報請劉陳鄧和中央軍委,再度要求“以有力一部鉗制胡璉兵團(該部正經商水向西華北來),使其在8日前不能到達太康地區。此后,粟裕還致電華野山東兵團和蘇北兵團,要求他們對徐州造成鉗制性攻勢。中央軍委也連續兩電致劉陳鄧,要中野部隊“決心不失時機尋殲吳紹周,借以拖回18軍,保障粟唐陳張取得完全勝利”。再次強調:阻止胡璉、吳紹周兩兵團北援,以保障粟裕部南邊安全極關重要。胡璉部今日已到商水(周口),我四縱即刻追上,應從正面阻止胡璉北進。對鄭州可能東援之敵,亦望嚴令九縱阻擊,不使東進。

        7月3日,粟裕率華野指揮部從杞縣小湖崗轉移到睢縣渾子集(現屬民權),指揮進攻黃百韜兵團的戰斗。被打的焦頭爛額的黃兵團一動也不敢動,困守于帝丘店地區。這是粟司令員作戰指揮藝術的高超之處。他決以第六、第八縱隊各一個師監視并解決榆廂鋪區兵團第16旅殘部,第一、四、六縱主力集中圍殲黃百韜兵團,而后再攻72師。為確保西面阻擊邱兵團的作戰,粟裕還令中原野戰軍第九縱隊攻占陳留,并向東南壓迫,威脅邱兵團側后。西線阻援部隊特別是由宋時輪指揮的華野第十縱隊,堅決扼守杞縣東南的桃林崗地區不退,有力的阻止了邱兵團東援。東面我軍也殲滅了敵快速第三縱隊和第40旅將近三個團。兩軍主力在豫皖蘇戰場進行了這場決定中原戰局命運的大戰。隨著我各參戰部隊傷亡增大,人員疲乏,彈藥不繼,攻擊能力也逐漸下降。在這緊要關頭,粟裕又決定將八縱主力從西線阻援集團中調出,使用于東面進攻黃百韜兵團的作戰。

        7月5日,我軍在部署調整后再度發起進攻,敵空軍大肆轟炸,掩護守敵防守村寨。經激戰,我軍又攻占王老集、余莊、何莊等地,殲敵一部。就在兩軍殊死拼搏之際,我軍偵知,敵5軍向東北方向迂回,繞過我桃林崗等防御陣地,東來救援。敵18軍已從南面迅速北上。東面74師已到商丘,粟裕在此關鍵時刻,沉著果斷地令進攻部隊向黃兵團余部再次發動猛攻,同時迅速撤離戰場,勝利結束了這歷時二十多個晝夜的豫東戰役。

        豫東戰役共殲敵軍一個兵團部、兩個整編師、四個正規旅、兩個保安旅共9萬余人。這是中原地區敵我主力的一次決定性會戰,毛主席批準調整戰略部署,朱總司令親臨華野進行戰前動員,中央軍委在豫東戰役發起后,又決定在作戰地區的中原野戰軍第九、十一縱隊和中原軍區的冀魯豫、豫皖蘇軍區部隊歸粟裕統一指揮,并多次在戰中電令中原野戰軍全力拖住南面馳援的胡璉、吳紹周兵團,終于取得了豫東戰役的重大勝利。

        豫東戰役的實踐表明,在中原地區,只要我軍集中兵力,密切協同,敢于打大規模的殲滅戰,是可以在一次戰役中殲滅敵軍一個兵團的。這就從根本上改變了原來的被動局面,使敵軍的幾個兵團不敢再象以前那樣,依托鐵路線,放膽攻擊與馳援。同時,中原地區的幾塊新解放區也完全連成一片,并日趨鞏固。所以,豫東戰役是南線我軍戰略進攻發展中的重大轉折,加快了我軍戰略進攻的勝利進程,為順利轉入戰略決戰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六、籌劃攻打濟南的準備工作,初步形成“攻濟打援”的戰役指導思想

        豫東戰役結束后,敵軍尾追我軍至隴海路北,為擺脫敵人,適時轉入休整,粟裕率華野指揮機關與第四、八縱隊,又掉頭從碭山附近南下,于7月16日轉至豫皖蘇軍區三分區境內永城以北的陳集一帶。途中接到中央軍委電報,明確“粟兵團應在現地區作戰至明年春季或夏季,殲滅5軍、18等部,開辟南進道路,然后南進。不殲滅5軍、18軍不走”。同時,軍委還考慮山東兵團攻占兗州后,“擬令許譚攻濟南”,準備8、9兩個月達成目的后,于“10月間南下,配合粟(裕)打幾個大仗,爭取于冬春奪取徐州”。接著,軍委又電告許譚兵團“應爭取于十天內外奪取濟南”,韋吉兵團“在可能條件下爭取攻占睢寧、靈璧及該區某些據點,控制徐蚌以東、隴海以南廣大地區于我手中,配合粟軍威脅徐州,援助許譚奪取濟南,不要馬上進行休整”。

        經過對中原和華東戰場形勢的分析,粟裕與陳士榘、張震聯名發出復中央軍委并報華東局、中原局、許世友、譚震林的電報:“軍委寒寅(14日寅時)令許譚兵團即進攻濟南兩電均悉。如果該部署主要是為了分散敵人,以幫助我們贏得時間休整,則我們意見不必如此。因此間各縱除四、八兩縱外,疲勞已大體恢復,僅彈藥尚未得到補充,正爭取分別補充中,半月至二十天內大致可完成。即或黃(百韜)邱(清泉)兵團仍全力轉向我們,我們亦可采分散或犄角形式以爭取休整。”“以許譚本身和今后作戰需要,目前亦以留兗濟休整為宜”。“如即以許譚一部搶占濟南機場,則恐部隊本身困難,難以連續作戰,且勢必迫敵北援,如是,兗濟仍有被敵占據可能。以許譚現有主力攻濟南與打援,勢難得手。如以許譚專任攻濟南,兵力雖可但時間需長,敵仍可能來援。如邱(清泉)劉(汝明)兩兵團北援,則許譚專任打援,亦感兵力不夠。因此建議許譚與我們爭取休整時間一月,而后協力攻打濟南,并同時打援,于打援中選擇有利陣地,求殲邱兵團之大部或全部,均屬可能。為求得迅速攻占濟南,必要時,此間可抽出幾個長于攻堅速決的部隊參戰(估計有半月時間即可)。只要濟南解決,打援方面又取得勝利,則戰局可能迅速向南轉移,今冬攻占徐州之計劃似屬極大可能。”

        這又是一封極為重要的建議電報,就在許世友、譚震林連發兩電給中央軍委、華東局、粟裕、陳士榘,決定以山東兵團7月22日攻擊濟南,請求粟陳兵團全力支持攻濟,拖住邱清泉、黃百韜兵團。而華野外線部隊亦準備攻擊碭山、黃口線,殲擊黃百韜兵團之際,中央軍委充分考慮各方面的意見,于7月17日酉時復電:“許譚所部暫在現地休息待命,看粟陳唐占領碭徐段即他部擊破徐蚌段后,邱兵團動作如何,再定是否提早攻擊濟南”。23日又明確電示許世友、譚震林并粟裕、陳士榘、唐亮、張震,指出:“按照粟部情況目前難于進行作戰,雨季又到,你們各縱應即進行休整”。“粟、陳、唐、張所部亦照此休整,韋吉所部何時開始休整,由粟、陳、唐、張規定令行。”在指示華野外線兵團、山東兵團、蘇北兵團統一休整,然后再行作戰的同時,中央軍委還明確指示:“休整完畢,或配合粟、陳、唐、張各縱在隴海路南北打幾仗然后攻濟南,或先攻濟南并打援,由粟、陳、唐、張依情況提出計劃并統一指揮。”

        據此,粟裕于7月26日簽發華野部隊休整計劃,次日率華野指揮機關和第四、八縱隊進至豫皖蘇區之渦陽、亳州地區休整。第一、三兩縱隊亦進至太康、杞縣地區休整,第六、十兩縱隊則北上,抵山東汶上、濟寧地區休整,許譚兵團集結于泰安、兗州地區休整。

        這時,國民黨政府國防部也于8月3日在南京召開軍事檢討會議,為挽救其“戰局危機”,做出新的戰略部署:“于東北在求穩定,在華北力求鞏固,在西北阻匪擴張,在華東、華中則加強進剿,一面阻匪南進,一面攻打匪的主力”,將戰略重心置于黃河、長江之間,決定將中原戰場的機動兵力組建為四個兵團,加上原有的三個兵團,共七個兵團:即邱清泉的第二兵團,張淦的第三兵團,黃百韜的第七兵團,黃維的第十二兵團,李彌的第十三兵團,宋希濂的第十四兵團,孫元良的第十六兵團。

        根據中共中央軍委的方針指示,粟裕在豫皖蘇地區休整時,深入思考了雨季休整后的作戰方案。他與陳士榘、唐亮、張震聯名于8月10日4時發出電文:“集中華野全部(包括許譚、韋吉共約30萬人),或先攻濟南、或先轉到外線進行大規模殲滅的方針”,提出三個可供選擇的方案,并“認為以執行第三案為最好”。這個第三方案是:“攻占濟南與打援同時進行,但應有重點配備與使用兵力”“使攻堅與打援有重點地進行,以達一箭雙雕之目的。”“此役如能取得決定性勝利,則對下一步全軍轉到隴海以南亦較有利。”“對下一步孤立徐州作戰的目的實行的可能性亦較大。”這是最早的關于濟南戰役的計劃,不但提出了休整后華野內外線部隊會師,以攻占濟南,孤立徐州,再轉至隴海路南作戰的戰略構想,還明確提出了攻占濟南與打援同時進行的戰役指導思想。隨即,粟裕代司令員代政委暫留三個縱隊于豫皖蘇地區,親率華野指揮機關和主力于8月13日越過隴海路,北上定陶、兗州地區,與華野山東兵團首長會商濟南戰役更詳細的計劃。

        此后,中央軍委與華野、中野、華東局、中原局諸方面反復討論,如華野攻濟打援時,劉鄧部如何有力配合的問題,華野攻濟打援戰役的發起時間問題,攻城部隊的攻擊時間與打援部隊進入阻擊陣地的時間問題;增調蘇北兵團主力參加濟南戰役的問題;選擇阻援打援的有利地域,布置若干防御地帶與防御陣地正面縱深的問題;確定攻城部隊指揮員問題等。一直到8月25日至29日,粟裕在山東曲阜主持召開華野前委擴大會議。他指出:“打下濟南,大量殲敵有生力量,將使戰局推進一步。去年一年東兵團不能到外線作戰,打下濟南后可出四至五個縱隊,中原戰場敵我力量對比將發生重大變化,我將占優勢。再打一二個睢杞戰役那樣的大仗,將使敵人在中原全部轉入專守防御。11月把戰爭推向長江沿岸,造成隨時可以渡江的條件。”會議期間,華野首長與中央軍委進行了最后的商議,于8月31日向中央軍委呈報關于濟南戰役的整個方案。中央軍委于9月2日復電:“完全同意未世(8月31日)電所提攻濟打援之整個部署”。這些都是后話了。

        關于攻濟打援最初的設想和整個戰役的籌劃,是從豫皖蘇區就開始了的。粟裕率華野指揮機關與部隊,從永城、渦陽、亳縣、太康向北機動,越過隴海路,前后在豫皖蘇區轉戰22天。同此前形成經略中原打大規模殲滅戰的深謀遠慮一樣,他在勝利指揮豫東戰役圓滿地實現了這一戰略構想后,緊接著又在這里籌劃了華野三軍會師,北上攻克濟南,然后再行南下,與劉鄧等部共同殲敵于長江以北的勝利藍圖。

        七、指揮華野全軍,在中原野戰軍協同配合下,取得淮海決戰的徹底勝利

        粟裕第四次率部進入豫皖蘇解放區,是在淮海戰役的第二階段。此前,他于徐州東南的江淮軍區根據地內,勝利指揮華東野戰軍圍殲了國民黨第七兵團(即黃百韜兵團),后又揮師東向,從徐州、宿縣段越過津浦鐵路,于12月2日抵達符離集西南15里之草廟孜,5日轉濉溪口東北之襄王城,15日到蔡凹,指揮了淮海決戰第二、三階段華東野戰軍的作戰行動。

        在攻殲黃百韜兵團的過程中,粟裕就在深入思考下一步打誰,怎么打的問題。是先打邱李兵團與野戰中,還是直攻徐州再殲邱李?根據南線敵情變化情況,是否轉換戰場重心,將殲擊目標轉向黃(維)、李(延年)、劉(汝明)兵團。是中野殲黃華野負責殲李、劉?還是華野殲黃中野負責牽制李、劉,或者配合中野殲黃,同時負責阻擊牽制李、劉。粟裕與中央軍委、劉陳鄧經過多次商討,曾經確定戰場重心轉南線,中野負責殲黃維,華野負責殲李延年并牽制劉汝明兵團的基本方針。據此,粟裕在指揮部隊全殲黃百韜部隊11萬人之后,迅速將徐東部隊南調,確定了華野新的部署,即區分南北兩個戰場。北線以第一、四、八、九、十二縱和三縱、魯中南縱隊、兩廣縱隊、冀魯豫軍區獨立旅編成,由譚震林、王建安指揮,牽制與阻擊北線徐州及其周圍的敵邱(清泉)、李(彌)、孫(元良)兵團南向。南線以二縱控制西寺坡陣地,準備阻擊李、劉兵團沿鐵路向西北進犯:王秉璋、張霖之縱隊(中野十一縱)沿湖溝向雙堆集突擊,求得與中野連接;六縱控制蘄縣集,以分割黃維與李延年之聯系;以華野十一縱控制宿縣,七縱加入突擊,十縱為預備隊(此三個縱隊可參加攻黃作戰),十三縱攻克靈璧后于大店、三鋪線待命(可與江淮軍區部隊等用于阻擊李、劉兵團)

        11月23日,蔣介石電召劉峙、杜聿明到南京開會,決定南北夾攻打通徐蚌線;北線邱清泉、孫元良兩兵團向符離集進攻,南線黃維、李延年、劉汝明三個兵團向宿縣進攻,企圖三路夾擊我軍,并與黃維兵團會合。25日,中原野戰軍在華東野戰軍一部配合下,將黃維兵團包圍于宿縣西南之雙堆集地區。這時,杜聿明集團自徐州南下,李延年、劉汝明兩兵團從蚌埠北上,以解黃維兵團之圍。粟裕一面指揮北線我軍堅決阻止南援之敵于孤山集一帶,一面號令南線我軍分割求殲李延年兵團。他敏銳的根據北線戰場敵人的攻擊勢頭,和南線李劉兵團南竄迅速等跡象,判斷敵有放棄徐州之可能,并全面分析、準確預判了徐州敵人的逃跑方向,把北線我軍主力集中部署在防止徐州敵人向西或西南逃跑的可能上。他指揮華野11個縱隊及豫皖蘇軍區部隊追擊、攔截,并令渤海縱隊進占徐州。同時,粟裕與陳士榘、張震聯名發出致豫皖蘇分局和軍區宋任窮、吳芝圃、張國華、畢占云并報中央軍委的電報,要豫皖蘇軍區各地方部隊在碭(山)、夏(邑)商(丘)、柘(城)、蘭(封)線布置,阻擊遲滯敵人,并控制渦河、沙河船只渡口,利用可能遲滯敵向西南逃竄之一切障礙阻延敵人,此外,并應將敵到達位置隨時急電上報,以便主力會殲。

        從12月1日申(15-17)時粟裕發給中央軍委、劉陳鄧、華東局的電報中,華野在豫皖蘇解放區內的追擊行動就更為具體了。該電指出:徐州之敵昨晚開始向西即西南突竄,十三兵團、第二兵團已進至蕭縣地區。華野9個縱隊已向永城、蕭縣、夏邑及徐州

        、蕭縣間急進,以3個縱隊沿渦河北岸西進占領渦陽,令豫皖蘇軍區部隊布防截擊,以渤海縱隊進占徐州,第六縱隊警戒蚌埠等地,第七縱隊仍參加殲滅黃維兵團作戰。12月3日午時,粟裕、陳士榘、張震發出致華野各兵團、各縱隊首長并報中央軍委、劉陳鄧電:“判斷敵似集團滾進、穩進突竄方針,即已被我阻滯于蕭(縣)、永(城)以北和碭(山)、永(城)以東地區,則有被迫現地固守尋機突竄可能。”“我決即趁立足未穩陣腳混亂之際,堅決截堵其向西南突竄道路,壓迫其向北、向西北,并先集中主力楔入其縱深,割殲其后尾一部,而后再分批逐次各個殲滅之”。并規定了各部第一步作戰任務。同時,粟裕還全局在胸,協調力量,考慮到南線戰場諸方面保障問題。他與陳士榘、張震連發兩電,一電致劉陳鄧并中央軍委,報告:“因情況變化急迫,我決全力對付杜聿明所率之邱、李、孫兵團。”“這樣,我所有兵力全力展開,對蚌埠北犯之敵已無力兼顧。”“建議除王秉璋縱隊遵令歸還軍部建制外,另以六、七、十三等3個縱隊及特縱大部均直接歸軍部直接指揮,參加對黃維之攻擊及阻擊李、劉之北援。”  

        在粟裕指揮下,華野第十二、一、四、九、八、三、十、魯中南各縱隊兼程西進;二縱由固鎮地區向永城急進,成為第二線截殲部隊;十一縱亦由固鎮一帶向渦陽、亳縣地區急進,成為第三線迂回部隊。這樣,從徐州突圍的杜聿明集團就被我滯阻于蕭縣西南、永城東北、碭山以南的豫皖蘇三分區境內。其中邱清泉兵團位于大茴村以北,張莊寨、王白樓一帶;李彌兵團位于王寨、祖老樓一帶;孫元良兵團位于袁圩、洪河集一帶。12月3日,杜聿明在孟集接到蔣介石的空投手諭,命令其部停止向永城前進。杜聿明知此時改變突圍的大方向有可能延誤時間,自取滅亡,但仍以邱兵團轉向濉溪口方向攻擊前進,李、孫兩兵團擔任側后掩護。并向蔣介石復電云:“職不論情況如何嚴重,決采逐次躍進戰法,兩面掩護,一面攻擊,向東南做楔形突擊,以與黃維會師。請加強李延年兵團向北采取行動,并飭黃維不斷轉取攻勢。請空軍助戰,并空投糧彈。”

        至12月4日拂曉,華野各部經三晝夜追擊,九縱已達永城以北埋頭集、薛家湖地區,八縱抵達永城以東苗橋地區;魯中南、三、四、一、兩廣縱隊和冀魯豫軍區部隊分別進至蕭縣西南青龍集以南及祖老樓、王寨、張壽樓、張新樓、袁圩、洪河集地區;十、二、十一縱分別進至永城以東大茴村以南及渦陽以北地區,把杜聿明集團包圍在永城東北、蕭縣西南方圓60華里兩百個村莊的李石林、青龍集、陳官莊地區,堵死了其向東南靠攏或向西南逃竄的去路。

        從12月4日至10日,邱清泉兵團在李彌、孫元良兵團掩護下,向鐵佛寺、濉溪口方向楔形突進,華野部隊即采取一面阻擊,三面攻擊的戰法,堵敵南竄,并楔入其縱深,打亂其部署,分別殲滅之。在粟裕統帥下,譚震林、王建安指揮一、四、九、兩廣、渤海縱隊和冀魯豫軍區部隊等由北向南,猛攻王白樓、孟集、丁樓、山城集、李石林方向之敵;韋國清、吉洛指揮二、八、十一縱由西南向東北,攻擊魏老窯、黃花園、石河、崔莊、陳官莊方向之敵;宋時輪、劉培善指揮三、十一、魯中南縱隊由東南向西北,攻擊劉樓、雙樓、高窯、楊小樓、魏小窯、左寨、趙樓、青龍集方向之敵。

        在華野部隊的猛烈打擊下,邱、李、孫兵團處處告危,杜聿明曾與邱清泉、李彌、孫元良商定,分頭突圍,到安徽阜陽地區集合。后又覺得四面重圍,難以突出,還是堅守待援為宜。但此時,孫元良兵團兩個軍約三四萬人已自行由孟集、歐廟突圍逃竄,被華野部隊一舉殲滅,僅孫元良率數十人潛逃漏網。至此,杜聿明集團所余之邱、李兩兵團16萬人,縮集于東西10公里、南北5公里包括陳官莊在內共80余個村莊的狹小地區。但蔣介石仍下令要杜聿明南進,企圖由青龍集、大茴村之間繼續向南突圍,以求得與黃維兵團合為一處。

        中原野戰軍自11月26日合圍住黃維兵團后,多次發起攻擊,殲敵一部。為保障攻黃作戰,粟裕也令華野二、六縱堅決阻擊李延年、劉汝明兵團由固鎮以南向西北增援,并盡量將阻擊陣地向東南推進,使李、劉兵團遠離黃維與宿縣地區。令華野十三縱攻殲靈璧之敵后,移三鋪、大店地區,加入阻擊李、劉兵團,江淮軍區兩個旅進至沱河集側擊李、劉兵團。還布置“除王、張縱隊已由中野指揮,再調七縱、蘇十一縱加入對黃維之作戰。該兩縱于明(宥)晚始可趕到宿縣以南及西南地區,十縱亦可于明(宥)晚趕到宿縣以東地區作預備隊,稍事休整后,準備加入殲滅黃維作戰。”

        黃維兵團利用平原地的村落和小山丘,用汽車等裝備構成了環形的防御陣地,負隅頑抗,收縮待援,兩軍激戰競日,相持不下。我軍久攻不克,粟裕于12月10日致電劉陳鄧并報中央軍委、華東局,指出:“目前,中野及華野已分成三個戰場作戰,兵力均感不夠。”“建議再由此間抽出一部分兵力,以求先解決黃維兵團(對邱、李暫采大部守勢,局部攻勢),而后中野負責阻擊李、劉(解決黃維后可能不敢北進),我們再集中華野解決杜、邱、李兵團,如何,盼即示復。”

        12月10日,華野召開縱隊首長會議,商討孫元良兵團被殲后下步作戰問題,并于辰時(7-9時)正在研究討論之際,接到陳毅打來電話,說殲滅黃維兵團可能還要7到10天。粟裕當即決定調整部署,首先集中力量解決黃維兵團,他與譚震林、陳士榘、張震于當日未時(13-15時)致電劉陳鄧并中央軍委、華東局:“我們決抽調三縱、蘇十一縱及魯中南縱隊(該三個縱隊可等于兩個縱隊戰力),外加一部炮兵,即晚南下,參加殲滅黃維作戰,統由陳士榘同志率領南來,請分配其作戰任務。”

        在此情況下,粟裕決定對北面敵人暫取守勢,并區分為三個兵團:以譚震林、王建安指揮一、四、九縱,以宋時輪、劉培善指揮十、十二縱、冀魯豫軍區獨立旅,以韋國清指揮二、八、十縱,堅決阻敵南竄。對南面的李延年、劉汝明集團也做了適當部署調整,除原來六縱、江淮軍區兩個旅外,又增調渤海縱隊一個師。同時,中原軍區已調豫皖蘇軍區獨立旅,使用于阻擊李劉兵團方向。這樣,南面戰場阻援力量也已足夠,只待黨中央、毛主席一聲令下,全殲淮海戰場殘敵的勝利即可到來。然而,黨中央、毛主席從戰略決戰全局考慮,使淮海、平津戰役相互配合,“為著不使蔣介石迅速決策海運平津諸敵南下,”電令“劉伯承、陳毅、鄧小平、粟裕殲滅黃維兵團之后,留下杜聿明指揮之邱清泉、李彌、孫元良諸兵團(已殲約一半左右)之余部,兩星期內不做最后殲滅之部署。”這樣,12月15日,在中原野戰軍的統一指揮和全力攻擊下,黃維兵團被殲,歷時21天的淮海戰役第二階段勝利結束。

        1949年元月2日,粟裕與譚震林、陳士榘、張震在蕭縣蔡凹聯名下達華東野戰軍全殲杜聿明集團的命令,決于元月6日16時發起總攻,首先分割攻殲李彌兵團殘部,壓縮對敵之包圍圈,而后乘勝擴張戰果,攻殲邱清泉兵團殘部,以獲得淮海戰役全勝。經四晝夜激戰,華東野戰軍全殲國民黨徐州“剿總”前進指揮部和邱清泉、李彌兩兵團以及孫元良兵團殘部共20萬人,生俘徐州“剿總”副司令官兼前進指揮部主任杜聿明,擊斃邱清泉,李彌化妝潛逃,淮海戰役第三階段于1月10日勝利結束。黨中央、毛主席在賀電中指出:淮海戰役消滅了南線國民黨軍主力。奠定了你們渡江南進、奪取國民黨匪巢南京、并解放江南各省的鞏固的基礎。

        八、描繪了突破長江天塹,實施戰略追擊,解放全中國的藍圖

        粟裕在豫皖蘇區的草廟孜、襄王城、蔡凹、趙山頭等地,指揮了淮海戰役第二、三階段華東野戰軍的作戰。緊接著,在這里研究制定了渡江作戰的方針。1948年12月18日,淮海戰役總前委鄧小平、劉伯承、陳毅、粟裕、譚震林在蔡凹召開了總前委第一次全體會議,這次會議的議題就是研究渡江作戰的方針及有關事項。此前,黨中央、毛主席于17日致電劉(伯承)陳(毅)鄧(小平):黃維已殲,李延年南撤,局面甚好。擬請伯承、陳毅二同志協前來一商;劉、陳、鄧即復電:“今夜到華野,會商一二日,然后劉陳二人即北來。”因而,在聽取了粟裕、譚震林同志關于南渡長江,解放全中國的初步想法后,19日晚,劉伯承、陳毅即離開蔡凹赴中央開會。

        1949年元旦,蔣介石發表元旦文告,提出在保存偽憲法、偽法統和保存國民黨軍隊等條件下與中共進行和平談判。3日,蔣下達讓杜聿明集團突圍的命令,杜聿明決定待空投足夠糧彈后實施。接著,蔣介石于元月21日宣布下野,由李宗仁接任。14日,毛澤東主席發表《對時局的聲明》,指出:為了迅速結束戰爭,實現真正的和平,減少人民的痛苦,中國共產黨愿意與南京國民黨政府及其他任何國民黨地方政府和軍事集團進行和平談判,并提出了作為談判基礎的八項條件。

        1月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通過毛主席起草的《目前形勢和黨在1949年任務的決議》,決定平津、淮海、太原、大同諸役之后,幾個大的野戰軍必須休整至少兩個月,完成渡江南進的諸項準備工作,然后有步驟的穩健地向南方進軍。

        粟裕率華野司令機關于蔡凹指揮華野部隊,解決了杜聿明集團余部后,親臨陳官莊、青龍集戰場查看,并于入夜后進至徐州西南25里之趙山頭宿營。他先是指揮六、七、十三縱南渡向蚌埠前進,然后召開華野前委會,討論制定部隊整訓計劃,研究部隊整編事項和渡江作戰的各項準備。元月15日,粟裕離開豫皖蘇區,進至徐州附近之大伯望。

        后來,黨中央、中央軍委又于2月3日發電,要求各部“應加速完成整編與渡江準備工作。”陳毅從中央開會回來時,正值華野在賈汪召開前委擴大會議,陳毅同志傳達了中央政治局會議精神,主要是當前形勢的6個方面和1949年的17項任務。這時,黨中央、中央軍委對敵情的判斷是:“國民黨有在京滬線組織抵抗及放棄該線將主力撤至浙贛路一帶之兩種可能。”我們的對付辦法是:如果“國民黨若采取在京滬線組織抵抗的方針,則我們應按原定計劃,華野、中野休整至三月底為止,準備四月渡江”;如果國民黨“將主力至浙贛線布防,則我們應做提早一個月行動的準備,三月即行渡江。”

        2月8日下午,粟裕與譚震林離開徐州,赴河南商丘附近的張菜園,參加討論渡江作戰問題的總前委會議。這次會議認為,渡江戰役的時間以三月半出動,三月底開始渡江作戰為最好。渡江部署以華野四個兵團、中野一個兵團為第一梯隊,中野兩個兵團除一個軍佯動外,其余作為總預備隊。渡江戰役突破的重點地段,預定為蕪湖至安慶段;對于三江營至張黃港段,究竟作為重點突破地段,還是作為輔助突破地段,要熟悉該地情況的粟裕做進一步考慮,做出決心和部署。9日,劉伯承、陳毅、鄧小平、粟裕、譚震林代表總前委將會議結果報告中央軍委并華東局。中央軍委于2月11日復電:“同意你們三月半出動,三月底開始渡江作戰的計劃,望你們按此時間準備一切。”此時,中原和華東野戰軍奉命改編為第二、第三野戰軍。豫皖蘇分局和軍區也已撤消。這樣,兩大野戰軍和四野一部百萬雄師渡江作戰的方針部署大體確定,部隊分路南下至江蘇、安徽沿江一線。后來,粟裕對渡江作戰部署又提出了十分重要的意見,由原來的分梯隊渡江變為沿江一線展開的渡江部署。這些都是后話了。

        粟裕在豫皖蘇解放區為全國解放戰爭的勝利作出了及其重要的歷史性貢獻。這是解放戰爭由戰略防御轉入戰略反攻,并由反攻發展到戰略進攻,最后與國民黨軍主力進行戰略決戰的重要時期。在這樣一個重要時期中,他率部由華東到中原,先后四次進入豫皖蘇區,在這里親身經歷了中國革命戰爭最為精彩也最為激烈的階段。嚴酷的戰爭實踐,鍛造了他“審時度勢,深思熟慮,機斷專行,出奇制勝”的大兵團指揮藝術,也形成了他關于進一步發展我軍戰略進攻,敢于并善于打大規模的殲滅戰,求殲敵人于長江以北的戰略構想。從一個豫皖蘇區到整個中原戰場,從中原戰場又擴大到整個華東戰場,他始終戰斗在第一線,親歷了戰區決戰到戰略決戰的全過程,尤其在那些關鍵時刻、樞紐節點和歷史關頭,粟裕以其高瞻遠矚的過人眼光,提出一個個具有真知灼見的戰略性建議,得到中央軍委、毛主席和總前委的支持和肯定,有的建議最終改變了上級原定的戰略意圖,從而做出了更加符合戰爭情況變化的新決策,大大加快了全國解放戰爭的勝利進程。這一豐碑永遠矗立在人民軍隊的光輝歷史中。


        (壽曉松系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戰爭理論和戰略研究部原部長)



        (責編:管理員)
        分享按鈕
        快三计划三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