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usu5y"></strike>

    <big id="usu5y"><nobr id="usu5y"><track id="usu5y"></track></nobr></big>
  • <center id="usu5y"></center>
    <code id="usu5y"><em id="usu5y"></em></code>

        紅色永城之十一 大戰保安山

        發布時間:2016/7/5 16:34:47       來源:本站      點擊次數:2373

        1944年10月13日,頑暫編1軍軍長王毓文率暫14師、騎8師、暫30師、頑第五縱隊魏振鐸部、第二十八縱隊劉子仁部、第二十九縱隊蔣心亮部、第十三縱隊劉瑞歧部和楊昆山部,以及津浦路東段海洲、苗秀霖部和路北的耿繼勛部、馮子固部共3個師、6個縱隊及其他地方頑偽合流的武裝2萬余人,企圖以南北合擊的部署,消滅新四軍4師西進部隊于永北薛家湖一帶,實現他們重新統治豫皖蘇地區的夢想。

        為了徹底粉碎頑軍的瘋狂進攻,我軍迫不得已實行自衛。根據中央軍委的指示和新四軍軍部的命令,第3師7旅和第4師9旅之26團立即西調,增援津浦路西4師主力部隊。同時成立路西戰役野戰司令部,指派韋國清副師長為司令,7旅旅長彭明治為副司令,張震為參謀長,吳芝圃為主任,以專職責,統一指揮路西部隊,進行一次大規模的反頑戰役。

        10月15日始,頑軍進抵到永城以東車集及其附近之小張莊、王樓、陳閣、曹河涯、陳大莊等地,他們勾結永城敵偽向我軍逼進。當日,頑劉子仁部由永西東犯,配合頑主力擾我側后。

        17日,集結于班莊偽據點的頑騎8師,旋又向永西北埋頭集(今順和)進擊;頑暫14師也于該日下午2時許,在永東北陳集、韓寨集結后繼續向薛湖方向進犯;其后衛團在陳集以北、大朱營以西地區向北開進,我9旅25團在劉集、王集、秦破樓地區予以阻擊,迫使頑軍向西北方向迂回。

        18日,頑騎8師及暫14師迂回到永城西北之太丘集、埋頭集一線。而頑劉子仁部2000余人,于下午2時許,由太丘集進抵到芒碭山西側夏莊、窯山集一帶;北路劉瑞歧殘部進犯到黃口以南、曲里鋪以北地區,企圖配合日偽合擊我軍。我軍及時識破頑軍陰謀,遂改變戰斗部署,搶占了芒碭山地區。我各部進入陣地后,當即抓緊構筑工事,堅守陣地,待冀魯豫八路軍到達后,從頑后出擊,力求一舉全殲王毓文部。

        19日午后1時許,頑軍在炮火的掩護下,步騎6000余人向我夫子山、呂樓、窯山集及保安山等陣地猛攻,待頑軍接近我前沿陣地時,我集中各種火力猛烈射擊,連續打退頑軍多次進攻。

        20日午后3時許,頑騎8師在炮火對我陣地轟炸后,再次向我后窯、芒碭山、保安山等地瘋狂攻擊,我9旅25團、26團和7旅20團集中火力奮起還擊,使頑軍無法接近我軍陣地,戰斗至黃昏,頑軍不得不再次龜縮回原地駐守。經過兩天的激烈較量,頑軍士氣大喪,而我軍卻越戰越勇。按照軍部命令,我軍為等待隴海路北八路軍援兵到達,集中力量殲敵,遂決定趁黑夜,以小股部隊進行武裝偵察,襲擊、消耗、疲憊頑軍。是日夜,我7旅20團一個營的偵察小分隊穿插到頑軍側后進行武裝偵察,目的是要查明頑軍側后的情況。我軍戰士機智勇敢,直至潛入順和集東北的王毓文指揮所,適值頑軍軍部與暫14師師部調整布防,我軍乘機猛烈襲擊,一下子打亂了頑王毓文的指揮機關,抓了數百名俘虜。頑軍誤認為我軍大舉出擊了,驚慌失措,全線崩潰,在自相胡亂打了一陣槍后,于當晚倉皇向南逃竄。騎8師騎著馬跑得更快,把步兵丟在后邊,王毓文怕當俘虜,也同騎兵一塊搶先狼狽逃走。我軍繳獲電臺、文件甚多。

        21日晨5時,路西戰役野戰司令部韋國清、彭明治、張震根據敵情斷定,敵人已全線潰退,果斷下令我軍全線出擊,徹底消滅逃敵。這時,作為預備隊的騎兵團從保安山南側繞過薛家湖,驅馬急急向南追去。沿途三大隊發現前面田野里有好幾百奔跑的敵人,立即追了上去。騎兵們個個奮勇當先,殺入敵群,馬刀在敵人頭上揮舞,很快,敵人死的死、傷的傷,不少人舉手投降,有的鉆進田邊溝里裝死。全殲敵人一個團,俘敵800余人,繳獲幾十挺輕、重機槍。五大隊也消滅了頑軍一個營和一個重機槍連。

        騎兵團繼續縱馬急追,一直追到永南麻冢集北的一條水溝邊,才發現了敵騎8師的人馬。我騎兵們縱馬疾馳,飛也似的沖到敵隊形前,攔住敵人去路。敵騎8師歷來作風強悍,具有較強的戰斗力,雖然撤退逃跑,隊形仍然不散,看到我騎兵沖殺過來,紛紛拔出馬刀準備應戰。我騎兵團小炮手立即在馬背上架炮向敵開炮,“嗵!嗵!”炮彈在敵人馬群中開了花,兩支騎兵隊伍在田野里展開了激烈的拼殺,戰馬互相沖撞,馬刀上下飛舞,刀鋒閃閃,馬刀相碰聲鏘鏘亂響。不久,敵人開始潰亂,有的被砍下馬來,有的四處亂跑,有的滾鞍落馬跪在地上求饒……一直追在前邊的一大隊順著騎8師的馬蹄印,急急向南追擊,到渦河岸邊,看見騎8師一部正在過河,一部還未過河。大隊長程朝先立即舉起駁殼槍帶著部隊沖了上去。我騎兵迅速跳下馬,集中全大隊火力向河水中的敵人射擊,大批敵人中彈,河水被染紅了,敵人的尸體,馬的尸體,還有馬鞍、馬被套等裝具,亂七八糟的翻滾著,順著東流的河水朝渦陽縣城漂去……一個騎兵團追擊一個騎兵師,這在中外戰爭史上是不多見的。

        至22日晚,各追擊部隊直到渦河北岸。23日,我軍攻占渦北龍山集,殲頑暫30師89團全部、88團一部,大部分頑軍紛紛逃向渦南。24日,我11旅控制渦陽北關及彭渡口以北地區截擊頑軍。我9旅、7旅及師騎兵團繼續向東清剿殘頑,師前指進至曹市集、壇城一帶。同日,我西征官兵與八路軍南援部隊王秉璋部會師曹市集。

        是役,擊潰了國民黨反共軍3萬多人的夾擊,取得了殲頑6000多人的勝利,繳獲輕重機槍200余挺、長短槍2000余支、大小炮百門、戰馬600余匹,其他戰利品甚多,打開了恢復豫皖蘇邊區抗日民主根據地的新局面。


        (責編:管理員)
        分享按鈕
        快三计划三期必中